他扒开我的裙底把舌头伸进去#4攻一受同时作宿舍

 大兰眼中噙着泪,却笑着用力点头:“没事了没事了,我闺女挺过来了!”

    旁边人就算是傻子,这会子也都看明白了。

    但他们却拉不下脸跟沈萤儿这打听咋治,于是便接着跟大兰那询问:“大兰,药方子是啥呀?也给咱说说呗!”

    大兰听到这话,立马换了张面孔。

    她转过身去,一脸嘲讽的望着这些人,脆声道:“药方子是萤儿给我的,一长串,我可记不住,你们想要就跟萤儿打听呗,她不就在这站着嘛!”

    众人你推我,我推你,没人好意思张那个口。

 文学

    “里正叔,看在孩子们生疹子遭罪的份上,您帮咱问问呗?”

    有人凑到王善宝那,跟他小声求助。

    王善宝把这一切看在眼底,暗叹口气。

    这帮村民,现世报啊!

    但作为一村里正,这事儿他不能不管,更何况,他自家婆娘翠花身上也有不少疹子呢!

    “老四媳妇儿,这事儿你看能不能……”

    王善宝刚跟沈萤儿这启口,沈萤儿便面无表情的打断了他的话,“不能。”

    她淡漠的目光扫过面前的村民,“这些人欺我辱我,他们的事情不与我相干!”

    王善宝:“……”

    沈萤儿不在门口逗留,转身回了院子。

    喜梅和大兰跟了进去。

    留下那帮村民们杵在院门口,茫然无措。

    “里正叔,她这意思是不管咱死活啦?”

    “沈氏还学会摆架子啦,看把她给能的!”

    “就是,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

    大家伙儿你一言我一语,结果,换来了王善宝的一顿臭骂。

    “你们这一个个的,脑子咋就转不过弯呢?都这当口了还在数落人沈氏,求人都不晓得说句软话?人家该你们的啊?”

    “你们要是拿不出求人的态度来,就自个掏腰包去镇上瞧大夫!”

    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瞅瞅你,有人哼哼着小声道:“这都有现成的药方了,谁还那么傻还跑去瞧大夫?诊金也是一笔冤枉钱啊!”

    王善宝彻底无语了,这些人就想着占便宜,却又不想付出,怨不得沈氏不想搭理他们,王善宝自己都不想管了。

    目光一转,王善宝发现周松霞还伙在人群里喋喋不休。

    王善宝当场就炸了,指着周松霞痛骂:“还有你周松霞,净给那煽风点火,你要真为大家好,就拿出药来给大家治,啥忙都帮不上就剩一张破嘴到处添乱!”

    人群中也有机灵的,见状立马倒戈将矛头指向了周松霞:“都怪你,到处败坏老四媳妇的名声,把她惹毛了迁怒给咱,你可真坏!”

    当有第一个人指责周松霞,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周松霞躁红了脸,梗起脖子嚷嚷道:“不就是治疹子嘛?有啥了不起的?回头我就去镇上把妙灵喊回来给你们治!”

    人群中又有人提出了质疑:“周妙灵行不行啊?上回来旺他们的脚差点折她手里!”

    “就是,半吊子哦,比她爹差老远了……”

    周松霞听到这些话那比杀了她还恼火,“你们瞎扯,我家妙灵可厉害了,回春堂都准备高价聘请她过去坐诊!”

    她又指着茅草屋那边大声说:“沈氏的土方子来路不明,大兰家那丫头是凑巧,你们要是不怕死就找她去!”

    “我可把丑话说前头,回头谁要是用了她的土方子坏了事,可别找我家妙灵收拾烂摊子!”

    撂下这话,周松霞也赌气跑回了老萧家后院。

    留下的村民顿时陷入了两难……

    ……

    屋子里,喜梅和大兰正安慰着沈萤儿,里正王善宝和火生也进来了。

    沈萤儿立马起身,招呼他们二人坐,自己则站到一旁。

    王善宝打量着这小屋,屋里一贫如洗。

    他的视线又落到墙角那些白色的粉末上,王善宝微微皱眉。

    “老四媳妇儿,我看你做事有条理,不是个糊涂人。”

    “你能跟咱说说,为啥要往屋里撒石灰粉么?”

    沈萤儿听出王善宝语气里的真诚和困惑,于是实话实说:“其实那天我就跟喜梅和大兰两位嫂子说过了,石灰粉比草木灰好用,不仅能吸附屋里的潮湿,驱除霉味儿,还能消毒杀菌,不让人被瘟疫邪祟侵扰。”

    喜梅和大兰都点头:“没错,萤儿确实说过这话,可咱那当口都不信呐!”

    王善宝苦笑,别说她们这些妇人不信了,就连他这个四十来岁,多少见过一点世面的里正都没听过这种说法。

    可是,事实却又摆在眼前。

    全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状况,唯独沈氏母子安然无恙。

    难道真是这石灰粉的功劳?

    王善宝又想起在溶洞的时候沈萤儿帮火生来旺他们治脚,周妙灵撂下的烂摊子都是沈氏给收拾的。

    这次来旺闺女用了沈氏的土方子很快就痊愈。

    这个沈氏,好像真有几把刷子。

    可妇道人家生来便心胸狭窄,尤其先前她还受了委屈,他该如何才能劝动她将土方子拿出来,帮帮大伙呢?

    就在王善宝纠结得如同便秘的当下,一块刻写在树皮上的药方子送到了他面前。

    王善宝顺着那手看到了手的主人沈萤儿。

    她面容恬静,目光清澈,并没有因为手里握着村民们心心念念的药方子而得意忘形。

    “里正叔,这是药方子,你拿去给翠花婶子抓药吧。”

    “一般的红疹和水泡,都能治。”她说。

    王善宝愣了下,随即站起身,接过沈萤儿递过来的药方子,神色复杂。

    他如实道:“老四媳妇儿,你可想清楚了?你把这药方子交付给我,倘若其他人过来打听,我身为里正是不可能故意隐瞒的……”

    沈萤儿明白他的意思,她淡淡一笑:“先前在门口,我说的是气话。”

    “大家都是乡里乡亲,我也不忍心看他们遭罪。”

    “这药方既然给了里正叔,就由里正叔来安排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