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胴体翘臀喘息呻吟*扶着他的巨龙慢慢坐了下去

   陆漫边吃边说道:“她总会接到紧急任务,说走就走,我都习以为常了!”

    “哦…”梁烨点点头,心想宋韵都这个年纪了,还要这么频繁地出任务?于是他继续问道:“是你外公安排的?”

    陆漫若无其事道:“对啊!自己姑娘,用得放心…唉,以前还担惊受怕的,但是我妈可是很厉害的,从没失手过,所以现在我都习惯了,没啥好担心的了!”

    梁烨随声附和了一下,暗想这宋局长果然是无人可用了,连亲闺女都屡屡被推到前线,相比之下,梁烨自酌是不是格局小了些呢?

    算了…不管怎么说,先安顿好了父母再说吧!

 文学

    住得近了只是第一步,毕竟梁烨平时还要去医院上班,不能时时守着二老,这空窗期该怎么办,也是问题。

    很久没和父母住在一起,所以搬家后的最初几天,梁烨还特意回到爸妈家住,一家三口过得还算是其乐融融,可新鲜劲过去之后,梁烨的人生大事就会时不时地被老两口挂在嘴边。

    所以梁烨最终还是被扫地出门了…

    夜深人静时,梁烨毫无倦意,独自上了楼顶,对月而坐,记得上次还是和于瑾一起,此时于瑾应该正和陆漫在双排吧…

    调匀了气息后,梁烨便借着月光,重拾血明王上宝经,修炼起来,自从接手了林林总总的事情,难得有如此清净的时刻。

    内视时,那一片血色山河愈发波澜壮阔,而在那悬浮于血海之上的孤岛内,金毛犼睡得正酣…

    “喂!大神!你怎么还不醒啊!”梁烨大喊着,“有事要问你啊!”

    金毛犼虽仍闭着眼,但他的眉梢却挑了挑,这细微的动作让梁烨十分欣喜,然而过了好久他才发现,自己只是空欢喜一场。

    梁烨尽力控制着意识,使自己处于一种入定与出定之间的模糊状态中,同时他左手保持着血明王上宝经入定手印,右手则举过头顶,掌心对月…

    这是他的突发奇想,如同灵光一现般的举动,却突然出现了神奇的一幕:只见一道肉眼可见的白光从月亮上划着优美的弧线落到了梁烨的右手心。

    与此同时,内视下那血色山河的世界,也有一道白光从天而降,直落到金毛犼栖身的浮岛。那白光柔和温婉,铺在浮岛上的卍字符表面,缓缓向内渗透,最后竟莹莹点点地落在了金毛犼身上…

    “呣…月华?”金毛犼半睁眼睛,含糊道,“居然把月华引到了这来…你小子还真是能给本尊些惊喜!”

    梁烨喜出望外:“你醒了!太好了!”

    金毛犼仍旧卧在原地道:“似醒非醒…只能说一会话罢了。看起来你有事找本尊?怎么总是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梁烨嘿嘿笑道:“有个问题,我想保护我爸妈,但是我还不能寸步不离地守着他们,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您给我出出主意?”

    “这个容易…”金毛犼说着,又有些昏昏欲睡,“你…用点自己的血…在他们内关穴…种下你的印记…呼呼…”

    梁烨哭笑不得道:“大神,您别睡啊!没说完呢!什么印记?怎么种啊?”

    金毛犼没有一点回应,而梁烨刚要再问,忽然在脑海中流浮现出一个咒诀,他赶紧记下,同时他察觉到自己的右手也在不知不觉间,掐成了一个特殊的手印。

    梁烨舒活着筋骨,微笑自语道:“大神就是大神,靠得住!”

    第二天一早,梁烨特意在楼下买了早餐,然后敲开二老家的门。

    父亲梁盛义一见儿子这么殷勤地送早餐来,纳闷道:“呦!你这大忙人今天竟然这么有空?”

    梁烨把油条豆腐脑递给老爸,笑嘻嘻道:“这不是弥补一下孝心嘛,嘿嘿!”

    母亲李华一听儿子进门了,从卧室出来道:“这小子前几天还不耐烦我絮叨他,今天主动上门肯定有事!”

    “还是我妈了解我!哈哈哈!”梁烨嬉皮笑脸地进门后,大咧咧坐在餐桌前,“不过咱们先吃饭啊,我都饿了!”

    二老坐下后,梁盛义直接开吃,李华瞪了老头一眼,然后对梁烨道:“别吊胃口,你有话不说,我咋能没心没肺地吃得下?”

    梁盛义略显委屈地放下了筷子和碗,梁烨则顺势以金毛犼传授的手印,将手漫不经心地搭在老爸手腕上。同时用拇指指甲尖刺破食指指腹,悄毫无声息地将血滴按在了手腕的内关穴上。

    随着梁烨心里默念咒词,梁盛义突然把手猛缩回去…

    “嘶—”梁盛义倒吸了口凉气,“什么东西?像针扎似的!”

    梁烨赶紧把手收回,佯做要拿筷子,同时道:“没…没什么啊…”

    三口人同时看向梁盛义的手腕,只见内关穴上,一个像是某种神秘字符的红色印记正在缓缓消失下去…

    李华惊讶地看着儿子:“你…你对你爸做了什么?”

    梁烨装作无辜道:“没做什么啊!”

    “不对!”李华笃定道,“你肯定瞒着我们什么事!那天我俩被绑架,也是因为有人要找你,而且那天晚上虽然黑,但是你和那些人打得很凶,我还看见你变得跟鬼一样!”

    梁烨抵赖道:“真的啥事都没有!您别疑神疑鬼的好不好!”

    李华的眼神愈发怀疑,她抓着梁烨的手,一眼就看见了梁烨食指上尚未愈合的血孔。

    她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对了,你都二十多了,怎么一下子比以前高出那么多,身体也更强壮了,连这张脸仔细看,都有点不一样…天呐!你究竟是不是我儿子啊!”

    梁盛义看着妻子紧张的样子,连忙安慰道:“别一惊一乍的了!这小子是有些变化,但也没变得离谱啊!他咋就不是儿子了?随我,发育得晚了!”

    李华瞪着梁盛义道:“你二十几岁就结婚生子了,我咋没见你再长个头?”

    梁盛义脸色稍有些黑了,沉着声音道:“你还吃不吃了?这一大早上的,不够你嚷嚷的了!天塌了咋的?”

    梁烨一看二老马上就要发动战争,赶紧圆场道:“别这样,别这样,咱赶紧先吃饭吧啊,咋我一回来就天翻地覆的呢?那我以后还回不回来啊?”

    梁盛义看了看儿子,用筷子在桌上稍用力气地敲了一下道:“吃饭!”

    李华白了梁盛义一眼,然后冲儿子嘟囔一声,赌着气继续吃了起来,而在梁烨看来,既然这印记会引起疼痛,还真不能硬来,那就伺机而行吧!

    吃过早饭后,梁烨见没机会动手,也只好暂时作罢,先去医院正常上班,晚上回来看情况再说。

    圣慈医院院长办公室里,于瑾已经帮梁烨把待签阅的文件按顺序摆好,另外还把当天需要院长亲自主刀的手术罗列在了提示板上。

    一个本来生活在百年前的女子,如今每天都能把院长助理的工作做的井井有条,不能不让人赞叹她的接受能力和聪明伶俐。

    签阅完所有文件后,梁烨稍事休息便要准备当天的第一台手术了,而这时江十五走了进来。

    江十五进门先朝于瑾抛了个飞眼,然后才对梁烨道:“梁哥,我师父今早来了个电话,说想约你去茅山做客,让我跟你商量一下,看看什么时候有空。”

    梁烨有些意外道:“哦?怎么老人家忽然想起我来了?”

    江十五大咧咧地往沙发里一坐:“现在掌门在闭关,茅山大小事务目前由我师父代理,偏巧这时候宋局长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想让我去帮个忙,师父爽快地答应了…”

    “那你就去呗,我给你假!”梁烨一边忙着,一边道,“这宋局长啊,找不来我,就找自己女儿,现在又找到你师父那…怎么就这么急呢?”

    江十五摆弄着手机道:“因为宋局长说,他们发现一件事,跟茅山有关,所以想找一名茅山弟子出面,老一辈的人不愿意掺和俗事,年轻一代的,可不就数我最拿的出手么。”

    梁烨收拾差不多了,在江十五旁边坐下道:“跟茅山有关?什么事?他们不是在查东海龙宫的事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