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校花被校长双伦,好紧是不是欠C

 乔夫人自然知道现在不是指责这个女儿的时候,她打断乔欢的话,伸手指了指隔壁乔默的卧室。“先下手为强。”

  “你是说……”

  乔欢母女俩一合计,眼里闪过一道恶毒的光芒。

  乔默抱着厉战辰的外套呆呆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她想着刚才厉战辰跟她说的话,只有三天时间,这三天她上哪找个女人去?

  想到这,她急得有想哭。

  要不干脆带着妈妈远走高飞算了?

  可是就算离开了这里,她也还是得给妈妈治病啊!

  她哪来的钱……

  对了,要不跟那个人借一笔钱好了?

  如果是他的话……应该会肯借这笔钱给她吧……

  想着,乔默抱着怀里的衣服,躺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医院,病房里。

 文学

  柳兰看着这两个闯入病房的不速之客,心里涌起一股不安。

  “你们怎么来了?”

  只见乔欢母女俩走进病房,不屑地打量了眼病床上的柳兰后,乔夫人冷笑道:“看来乔振东对你这个***是旧情未了啊,居然让你住这么好的VIP病房。”

  “妈,怎么说柳阿姨都是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我们乔家心善,看在她给乔家生了个窝囊废儿子的份上,爸爸给她安排个好点的病房,也算仁至义尽了,咱们就不跟她计较这些了。”

  两人旁若无人地当着柳兰的面,说着一些难听的话语。

  柳兰越听,脸色越是苍白。

  尤其当听到他们诋毁乔默的时候,柳兰想反驳,可想到乔默才刚回到乔家,还没有站稳脚跟,她就默默咽下了到嘴边的话语。

  见柳兰不敢反抗,乔欢母女俩更加得意了。

  “你知道乔默在乔家过着什么日子吗?你真以为他回了乔家是过大少爷的日子?”乔欢嘲笑道:“不过是个私生子,真以为回了乔家就能抹掉这个不光彩的身世了?我告诉你,乔默不止是在乔家,在整个上流圈子,他都是被人指着鼻子骂小三生的种的货色!”

  “你……”话落,柳兰颤抖的手捂着心口,脸色煞白得快要晕过去了。

  “我怎么了?我实话实说您还不爱听啊!”乔欢看柳兰越难受,心里越得意。“有些事知道难以承受,当初就不应该做。什么样的人生出什么样的儿子来,也难怪啊,乔默那么窝囊。”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

  柳兰可以忍受他们随意地践踏自己,可却无法容忍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当着她的面,辱骂乔默。

  “我偏要说!”乔欢却不肯放过她。“像你这样的存在,对乔默来说就是人生中最大的污点!只要你多活一天,就提醒着乔默,他是小三生的种!就算他进了乔家的大门,也永远洗脱不了这个出身!”

  “啊!”柳兰尖叫一声,不顾虚弱的身体,赤脚下床来,抓着乔欢的头发,伸手扇了她一巴掌。

  乔欢捂着被打得红肿的脸,不敢置信地看向乔夫人。“妈,她打我……”

  “你这个***!居然敢打我女儿!”

  乔夫人见乔欢被打了,哪里还坐得住,上前来对着柳兰就是一巴掌。

  柳兰本就身子虚,这一巴掌扇得她跌倒在床边。乔欢母女俩还不解气,对着柳兰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病房里的动静惊动了外面的护士,护士们冲进来拉开了施暴的乔欢母女。

  “住手!你们在对病人做什么!”

  乔欢母女俩被拉开,乔欢伸手捋了捋被弄乱的头发,冷笑着看向柳兰。“呸,我要是你啊,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省得拖累自己的儿子!”

  说着,带着乔夫人大摇大摆地出了病房。

  柳兰毫无血色地倚在床边,任凭护士怎么叫她回到病床上,她都不肯。

  脑海里不停地回荡着乔欢对她说的那些话,如一把锋利的刀般划在她心口,割得生疼。

  想到乔默的处境,她不免问自己,她真的做错了吗?

  她的存在,是真的在拖累乔默吗?

  出了病房的乔欢回头看了看柳兰的病房,不是很放心的问道,“妈,你说这样有用吗。?”

  乔夫人信心十足的笑了下,“宝贝,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距离厉战辰给的三天时间,已经过去两天了。

  乔默原本是想着先找那个人借点钱,好带着母亲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让厉战辰找不到她。

  结果那个人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

  就在她焦急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时,医院却给她打来了电话。

  “乔少爷,请问您今天有没有来过医院,并带您母亲离开医院呢?”

  乔默一愣,“怎么了,我妈不是在医院待得好好的吗?”

  她今天一整天都在学校上课,根本就没有去过医院。

  “是这样的,今早在护士查房的时候,发现您的母亲柳兰女士不在病房,且一整天都没有回来过,我们找遍了整个医院,都没有找到您母亲的身影,所以想问下……”

  “你说什么?”乔默打断了护士的话,“我妈不见了?”

  她扔下手机,顾不得再听护士说什么,飞快地奔出教室,跑到校门口,拦了辆计程车,直奔医院。

  一路上,她的心都慌得不得了。

  妈妈怎么会不见了?

  她不在医院,还能去哪里?

  乔默不明白一个肾衰竭晚期的病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在医院失踪。

  因为医院门口不能停车,司机将车子停在医院对面的马路上,乔默手忙脚乱地付了钱,推开门下车。此时刚好绿灯,她想也没想地就飞快地过马路。

  完全没有注意到一辆大货车正不顾红灯,朝着她开了过来。

  “呲——”

  只听一声刺耳的声响,卡车贴着乔默的手臂惊险地擦过,乔默整个人摔倒在马路边,而她的腰上一双温暖的大掌正紧紧地禁锢着她。

  惊魂未定的她,呆滞地转头看向腰身上那双大掌的主人。

  只见厉战辰以人肉坐垫的姿势将她牢牢地护在自己怀里,脸上的神情带着些愠怒。

  “乔默,你是傻的吗?车子朝你撞过来也不知道躲!”

  乔默呆呆地看着他,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是厉战辰救了她一命。

  “刚才谢谢你了。”她匆忙起身,一双修长的腿因被货车刮碰到,正汩汩流着鲜血,将她的蓝色校服裤子染成了红色。

  她顾不得疼痛,执意地往医院走去。

  厉战辰看着那一抹鲜红,怎么看都觉得刺眼。

  他上前去抓着乔默的手臂,道:“没看到你在流血吗?”

  “一点点血,不碍事的。”乔默苍白着脸,将自己的手臂从厉战辰手中抽了出来。

  想到失踪的母亲,她完全没有心思在这跟厉战辰周旋。

  “抱歉厉少,我还有急事,下次有时间再跟您好好道谢。”

  说着,她继续往前走去。

  厉战辰看着她的身影,那纤细单薄的身子,好似随时都能倒下。

  他眉头微皱,手中还停留着刚才握着乔默胳膊时的触感。

  这个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瘦弱。

  一点也不像个男人。

  乔默一瘸一拐地走到住院部楼下,刚好负责照顾她母亲的护士下楼来,看到她,惊讶道:“乔少爷,您这是怎么了?”

  乔默没说什么只是问道:“我妈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我们整个医院都找遍了……”护士正说着,突地身后传来一声尖叫。

  “快看!有人跳楼!”

  乔默一惊,下意识地抬头往楼顶看去。

  只见烈日下,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人正站在二十层楼高的天台上,一只脚已经伸到了栏杆外头。

  乔默只看一眼,就感觉到心脏被人猛地揪住,痛得她两眼晕眩。那个站在楼顶上的女人,不是她母亲又是谁?!

  她双眼一红,大喊道:“妈——”

 一切都来不及等她反应,天台上的人已经两脚踩空,朝着地面狠狠坠落下来。

  砰地一声,扬起一片尘埃。

  乔默就站在那儿,看着她母亲的尸体鲜血淋漓地倒在离她只有几步远的地方,周围闹哄哄的,很快就响起了警笛声,可她却什么也听不见了……

  好似她的世界漆黑一片,她只看得到,她的母亲,在楼顶纵身一跃,将她活在这世上的所有希望都带走了。

  乔默无力地晕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厉战辰本是来医院探望生病的奶奶,没想到会遇到有人在医院跳楼。

  等他走近时,刚好就看见不远处的乔默晕倒在了地上,他下意识地上前去,将晕倒在地的乔默拦腰抱起。

  周围人的议论声闯入他的耳朵里,他这才知道这个跳楼的女人,是乔默的母亲。

  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在自己眼前,那种滋味肯定不好受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