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巨龙被她的喉咙包裹着_污到湿光的学校

   云星慕重新开车进入家门,此时,陈四一家三口已经到了。

    陈绝色手中的礼品被佣人接走,她跟着父母一起礼貌的步入谢家客厅。

    谢长溯呼出一口气,他搂着小妹子的肩膀,“记得看手链。”

    溺儿一脸问号。

    接着,门口逆光而入一名妙曼女子,步伐轻盈,像是踩在花儿上的蝴蝶,挽着母亲的胳膊,出现了……

===https://www.AiyyzX.com/ 第2452章 嫂子===https://www.AiyyzX.com/

第2452章 嫂子

    “你说你来都来了,你还带这么多礼物。”谢夫人在门口数落陈四,“你小时候和你姨也没这么客气啊。”

    云舒也在一边接待,“就是啊,你说你来你哥家,你还买礼物,见外了啊。”

    陈四还像是二十多岁那年一样,在谢夫人面前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儿,“小时候那都不知道礼节,每次上门空着手就来找你蹭吃蹭喝了,现在得给我闺女做个榜样。绝色,来,介绍一下。这是爸和你说过的……绝色?绝色?”

    李藏言看到女儿像是一个木头桩子一样站在那里,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惊吓得瞳孔扩大。

    “绝色,你爸喊你呢。”李藏言推推女儿的胳膊,提醒她发什么呆。

 文学

    谢长溯起身,就站在陈绝色的对立面,微微而笑,看着他逃了五天的女朋友!

    这不,出现了!

    陈绝色一度怀疑自己是受到了阿宿给她的惊吓,害得她在谢家竟然凭空出现了幻觉。

    直到……

    “阿花,欢迎你来我家。”

    客厅陷入安静。

    云舒正热情地在接待,听到名字,她呆愕住。

    谢闵行早先也猜到儿子对四弟家有所图谋,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儿子看上了四弟手中的辽阔海域,想做些什么试验。可……谢闵行的视线落在了侄女身上。

    溺儿在中间,可爱的来回扭头。

    她仰脸看着谢长溯,又扭头看着绝美容颜女子。

    她眼球转来转去,最后落在了陈绝色的手腕上……绿色的,手绳!

    “嫂子!”

    安静的客厅,伴随着溺儿自信又胆大的那声嘹亮的叫声,客厅的安静加深,更加寂静。

    溺儿的眼睛看着陈绝色。

    在她天真的喊完后,客厅的人好像都被点穴了。

    只有溺儿,懵懵的。

    她又看着谢长溯,抬手捏住谢长溯的西装衣摆,“大哥哥,我叫错了吗?”

    客厅,溺儿是唯一的发言体。

    谢长溯看着没白疼爱的小妹子,他在所有人的瞩目下,望着陈绝色的眼神,嘴角勾起,他字字清晰开口,“没有。”

    一瞬间,谢家客厅所有人表情各异。

    谢闵行看着被雷劈的定在原地的侄女,他明白了一些,震惊之余,他低笑。

    云舒望着那个只有几面之缘的孩子,站在那里,骨美皮相好,眉目如画,灼灼耀眼的孩子,她惊喜的过去,“绝色,我是长溯的妈妈,咱俩通过话的。”

    陈绝色已经被吓的浑身冰凉了,云舒的声音和那日的声音……一模一样!

    谢夫人不解,这咋回事?

    云舒指着陈绝色,“妈,绝色是你孙媳妇。”

    “啊!不,不不不,是,认,认错人了!”陈绝色这辈子没这么结巴过。

    陈绝色看向屋内正中,站着的绅士贵公子,她恨得牙痒痒,该死的谢长溯竟然骗她!

    她指着谢长溯,“我,我不认识他。”

    一边的陈四和李藏言满脸的震惊,甚至,两人都没反应过来。

    不可能啊?

    怎么可能啊?

    她女儿和谢长溯都不认识,不会啊!

    陈绝色看谢家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仿佛闪着精光,这地儿她待不下去了,也不敢再待了。

    陈绝色转身就跑,可是,转身刚好和刚回家的云星慕迎面撞上。

    云星慕看到室内情景,他看着中间惊恐的陈绝色。

    向来稳重的他看着陈绝色也突然开口喊了句,“嫂子,你来了。”

    如果说溺儿人小鬼大乱喊人,但是!谁能解释一下,云星慕一个最靠谱,最让人放心的人也给陈绝色喊“嫂子”意味着什么?

    陈绝色想死!

    从未有过像这一刻,想死的愿望如此强烈!

    宇宙为什么还不毁灭?!!

    她今天第一天登谢家门,刚来就两个人喊她“嫂子”。

    “啊!”跑啊!

    陈绝色丢开父母,转身要逃离这魔幻之地。

    谢长溯立马迈着大长腿,快速越过茶几,追上要跑却没跑成功的女朋友,一把拦腰抱着她。

    他单臂裹住陈绝色的小细腰,手臂用力把她锁在自己怀里,让她后背贴着自己的胸膛,谢长溯微微附身,他低头,唇落在陈绝色的耳边,磁性的声音刻意压低,却故意让整个客厅的人都足以听到,他故意魅惑的语调,问她:“跑什么?五天没见了,也不想我了,嗯?”

    陈绝色在男人怀中,她懊悔的闭眼,此刻祈求上天,宇宙不毁灭,就让我爆炸吧!她这辈子高傲冷酷,果断狠辣惯了,从未想过人生会有如此一幕。

===https://www.AiyyzX.com/ 第2453章 致命一击===https://www.AiyyzX.com/

第2453章 致命一击

    陈四反应过来了,他指着抱闺女腰,身子紧贴着闺女后背的谢长溯,“谢长溯,你爪子给我拿开,看我今天不把你手剁了!

    妈的!谢长溯的女朋友竟然是他闺女,陈四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他恨不得口中有唾液,对着谢长溯呸呸几口。

    这小子,怪不得最近对他献殷勤,还上门探望他,邀请他们来a市,好啊!原来,是他闺女!

    陈四看着他防了二十年的闺女,火一下子蹿到了脑门。

    陈绝色转身,看着和她男朋友一摸一样的男人。小声咬牙质问,“家境普通小白领?”

    谢长溯看着她笑的肆无忌惮,“微商之女陈阿花?”

    两人都瞪着彼此,不同的是,一个火苗熊熊,一个浅笑淡淡。

    都到这个地步了,陈绝色挣脱开谢长溯,她抬手拨拉了一下脸上的碎发,斜眸瞪着骗自己的谢长溯。

    他这反应,一点都不像是,刚知道自己的身份!

    陈绝色眯眼,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谢长溯一眼就看穿了女朋友的心思,他转身,看着陈四,又给了陈四致命一击,“爸。”

    陈四:“……”

    陈绝色这辈子的震惊都用到今日了!

    “我打死你。”

    陈四扬手追着谢长溯去追,敢喊他“爸”,找死呢!

    他这辈子就当三个人的“爸”,季夜酒儿和绝色,谢长溯算那根葱。

    溺儿双手捂眼,小丫头片子也被吓到了。

    她小跑去到二哥哥身边求保护,“二哥哥~”

    云星慕伸手搂住小妹子的肩膀,他也同样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一幕。

    后来,是谢闵行出面叫停。

    “老四,行了,好了。”谢闵行好好喊话,四弟不听。

    谢老大重拾当年威势,“青耒!”

    谢闵行淡淡喊了一声,只是语气带着压迫,陈四不得不站在那里,他火气未下,指着谢长溯,“大哥,咱事儿不是这样办的。你说你儿子他办的是人事吗?”

    谢闵行看了眼儿子,护犊子的说了句,“长溯带着绝色出门提前熟悉环境,我和你四叔聊聊。”

    聪明人都知道,谢老大用词过于精准,一个“提前”,表明了他的态度。

    谢长溯就知道关键时候还得他爹出马,他拉着陈绝色的手腕,“爸,谢了。”

    “你给我手松开,谢长溯,你爪子碰我闺女,我……”

    “老四,坐下。”谢闵行拍着陈青耒的肩膀,示意一边的沙发。

    陈四这辈子没这么无语气恼过。

    室内安静,溺儿看到大嫂好漂亮,年纪小小的丫头片子不喜欢男人,就喜欢美女。她想去看新嫂嫂,“二哥哥,我们去看嫂子吧?”

    云星慕轻轻抚过小妹子的后脑勺,“你自己去吧。”

    溺儿立马开心的跑开。

    熟悉的凉亭。

    陈绝色一点逛的心情都没有,她坐在椅子上,谢长溯亲自为她斟茶,她直接拿着茶杯倒扣在桌面上,“你真有意思啊,普通职员谢阿宿,首富之子谢长溯?”

    谢长溯笑着只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那你呢,继续当你的微商子女陈阿花,还是叫你,黑道千金陈绝色?”

    陈绝色脑海搜罗二人的点滴,突然,她脑海中捕捉到那个具有代表性的手环。身为谢氏长子,他不可能不认识。而且,谢长溯又是四大家族小辈中,唯一一个前往地狱窟并且未伤分毫出来的人。

    怪不得他那次之后,总隐约拐着弯的刺激她,“我在绝色公寓住。”“阿花,你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不叫绝色,你爸给你起了个阿花的名字。”

    “是那日你见到我手环,怀疑我的?”陈绝色问。

    谢长溯摇头,“一直怀疑。”

    陈绝色还是太嫩了,竟然不知道从和他在一起后,他一直怀疑自己。

    “为什么不查?”

    男人本性,谢长溯说道:“我更喜欢隔层雾纱和你谈情。”

    饮完杯中茶,谢长溯伸手拿起陈绝色倒扣的茶杯,为二人重新斟茶。

    “重新认识一下,谢长溯,男,25,谢氏长公子,长夏集团创始人,无不良奢好,平生仇敌……你哥。”

    “陈绝色,女,21,雇佣军大小姐,性格不好,心有点狠,手有点辣,人生志趣,玩儿。”

    谢长溯举起茶杯,“正式追求你,陈绝色,愿意做我女朋友吗?谈婚论嫁的那种。”

    陈绝色看着手边的茶杯,她迟迟不举。“你妹妹是我哥的女朋友。”

    “没关系,你哥的妹妹也是我女朋友。”

    陈绝色:“……”

    细想好像没什么问题。

===https://www.AiyyzX.com/ 第2454章 撮合哥哥嫂嫂的溺儿===https://www.AiyyzX.com/

“绝色,别忘了,是你先追我的。”

    谢长溯提醒。

    她泡他,她追他,她设计他,一些可都是她主动的?

    怎么,她玩儿够了,想逃了?

    没门!陈绝色手绕着杯沿,她依旧不举。

    草丛中喂蚊子的小溺儿都着急了。

    谢长溯看她不答应,他放下茶杯,对空气说了句,“溺儿,闭眼。”

    溺儿下意识闭上眼睛。

    陈绝色还没反应过来,男朋友说的是谁。

    接着,她男朋友便以迅雷之势,去到自己面前,拦着自己的腰,扣着她的脑袋,头微侧,直接吻了上去。

    谢长溯的喉结滚动,她都能感受到。

    草丛中的小溺儿歪歪头,心中好奇,我大哥哥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她睁开眼,看到凉亭中在拥吻的一对璧人,她又立马双眼紧闭,双手捂住眼睛。

    怪不得大哥哥要自己闭眼,原来是要亲亲啊。

    老宅内,陈四激动起身,“不行,大哥,这事儿没得商量。”

    “坐下!”

    谢闵行道。

    陈四带着不服气,他坐下,然后继续说:“这事儿我得回去听我闺女的,这事儿我不认。”

    谢夫人对陈家过分热情,云舒和李藏言亲热的不像话。

    谢闵行在和陈四聊,云星慕在一旁听。

    凉亭,吻过后,谢长溯问陈绝色,“你的身份,除了我,谁能配得上?”

    陈绝色纤纤十指抵在谢长溯的肩膀处,她被吻得面红心潮。

    谢长溯又开口,“承认吧绝色,你是为我而生的。”

    说完,他再次吻上还没开口说话的陈绝色。

    溺儿以为亲完了,她睁开眼,结果发现两个人还在亲。

    在草丛中被秋蚊子叮咬的受不了的小溺儿从草丛中跳出来,她一边挠痒痒,一边打断亲吻的两人。

    “嫂子,你和我大哥哥在一起把,他做饭可好吃了。”

    吻未深入,中途横跳出来的小溺儿而中断。

    两人快速分离,谢长溯看着溺儿,“你出来做什么?”

    “大哥哥,蚊子快把我吃啦。”

    溺儿又在继续抓痒。

    陈绝色面颊粉红,她看着初次见面就直接在众人面前大声喊她“嫂子”的小丫头,要说没人教她,陈绝色绝对不信。

    “我不是你嫂子。”

    溺儿上前,看着陈绝色:“你咋不是我嫂子,你送给我礼物,我还收着呢。”

    陈绝色回头,看着谢长溯忽然想起,初恋爱时,两人去的游乐场,走时她确实给男朋友的妹妹送了个礼物。

    “而且,你们亲都亲过了,好意思分手吗。”

    陈绝色急了,“你懂什么?”

    溺儿:“我都懂,你和大哥哥教坏小孩子,我现在回去对我爸爸妈妈讲,你们两个教坏我,然后要我……”“回来!”

    陈绝色立马起身叫住溺儿。

    她可没忘,此刻谢家老宅都有谁。

    谢长溯在一边淡笑,看着慌乱不淡定的女朋友,又看着他真没白宠的小妹子。

    溺儿果然回去了,她去到凉亭里,“嫂子,我们家一点都不事儿的,你放心嫁到我家吧。”

    陈绝色:“……”她看到溺儿胳膊上的几个大包,有的已经被她抓破皮了。

    “看到没有,这就是报应,让你偷听。”

    说完,陈绝色拿起茶壶,取出里边的茶叶捏起来直接放在溺儿被叮咬的地方,减少她的难受。

    “嫂子,你真温柔。”

    陈绝色冷笑,“你是第一个夸我温柔的。”

    她记得谁说她是黑道大姐来着?

    “绝色,你很温柔。”

    谢长溯立马又说了一句。

    陈绝色:“……你们兄妹俩有病?”

    溺儿举起小爪子替她家人发誓,“嫂子,我家没有遗传病也没有基因病,身体健康心理也健康,无不良癖好无生活坏习惯,我们全家人脾气好,性格好,什么都好。”

    为了替大哥哥留老婆,溺儿也是拼了。

    “嫂子,你觉得不觉得我哥是改善后代基因的最佳选择?”

    这次,谢长溯都愣了一下。

    陈绝色看着她早有耳闻的谢家小丫头,“听说你是你家最难伺候的?”

    “我有佣人伺候,不需要嫂子伺候。”

    陈绝色发现,这小嘴还挺伶俐。

    “谢千宠。”

    “嫂子可以叫我小溺儿,我家人都这样叫我,我二哥哥的女朋友也这样叫我。”

    “为什么让我当你嫂子?”

    溺儿看向谢长溯,“大哥哥,你为什么喜欢她?”

    “人美,路子野,脾气差,胆子大。”

    溺儿看着陈绝色,“嗯!我也是。”

    陈绝色再次无言以对。

    她拿起桌子上,谢长溯刚才给她倒的茶,直接端起一饮而尽。

    一切不言而喻。

    谢长溯也端起,饮进,他看着陈绝色笑的肆意。

    只有溺儿单身狗不懂什么意思,她还在绞尽脑汁想如何帮大哥哥助力,结果她的哥哥嫂嫂一杯茶定了终身。

===https://www.AiyyzX.com/ 第2455章 亲上加亲===https://www.AiyyzX.com/

陈四后来憋屈着从谢家走了,陈绝色回去要面对自己的暴风雨了。

    一家三口回到酒店,看到没有处理干净的玫瑰花,陈四气的双手掐腰看着沙发上坐着双臂环抱的闺女。

    “怎么在一起的?”

    “偶遇。”

    “天下这么大,你偶遇谁不好,你去偶遇他?

    陈阿花怎么回事?

    我和***什么时候做微商的?

    还有,你给我解释解释,溺儿和星慕都喊你嫂子又是怎么回事?”

    陈绝色是所有女儿中,最出息的一个。

    她不怕老爹暴脾气,“我也没想偶遇谢长溯,我追他的时候,他叫谢宿。”

    “你还追他?

    ?”

    陈四的音调拔高。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