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四乳互相摩擦_使用双龙头的小说

  第二天一早,我送刘梦洁上了火车,回到单位时,单位里的同事胖子捧着茶杯晃到了我的面前,一脸猥琐的模样笑道:“莫哥,听说嫂子出差了,难得这么一个好机会,今晚我们到飞扬酒吧去放松一下吧!”

  我一向不太喜欢那种场合,当即拒绝了。

  盘子却不乐意了,一个劲的怂恿我:“嫂子在家时,我知道她对你管得很严,现在有机会了你还拒绝,我们哥们的情义到底还要不要了?”

  好吧,我承认自己最大的缺点就是心软,在胖子的再三纠缠下,我只好答应了他。

  到了晚上,我稍微打扮了一下,正准备出门,有人按响了门铃,我估计是胖子怕我不到场,带人赶上门来了。

  我嘴里骂骂咧咧的,想在开门之后还骂上两句,可是当我拉开大门看清门外所站的人时,我一下子愣在了那儿。

  门外站着一个长得特别漂亮的女人,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的年纪,染了酒红色的披肩长发,秀眉亮眼,完美无瑕的脸蛋上化了一层淡妆,红唇如同露水里熟透了的樱桃,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她上身是一袭黑色紧身吊带衫,两团饱满好像要裂衣而出;她下面是一条牛仔短裙,两条修长的美腿十分细白,手上拎着个包包,整个人显得既性感又可爱,就像一个惊世倾城的小妖精。

  那一刻,我看傻了眼儿啦,咽了咽口水。

  就在我犯呆的时候,站着的女人突然开口说话了,“姐夫,你是不是存心不让我进屋?”

  姐夫?

  她看我有些疑惑,开始自报家门,她说她叫林晓艳。

  噢!

  刘梦洁那个要住进来的闺蜜,不正是叫林晓艳。

 文学

  我一听这话,赶忙向旁边让开道:“没有没有,快进屋里来吧!”

  “那还差不多!”林晓艳扭着纤腰进了屋。

  我紧跟在林晓艳后面,仍然有些疑虑。

  林晓艳将小包包扔在了一边,很随意地靠在了沙发上,将两条大长腿直接放在了茶几上,一对美目忽闪忽闪的,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说实话,林晓艳的身材绝对超级棒,五官极其精致,而且她的眼睛好像是桃花眼,水汪汪的会放电,贼勾人。

  虽然我至今还没搞清刘梦洁从哪儿整出这么一个闺蜜来,但对于林晓艳的到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儿,显得特别的激动。

  此时此刻,我哪有什么心情和胖子到酒吧去玩,给林晓艳沏了一杯茶后,当即跑到阳台上给胖子打了一个电话,说家里来了人,走不开。

  “你家里来了什么人,还有比哥们在一起聚会更重要?”手机那边,胖子十分不满地吼嚷了起来。

  我脱口说道:“对不起,是我妻子的闺蜜!”

  手机那边胖子听了,大声道:“卧草,莫哥,你能不能给我介绍认识一下?”

  胖子这人就这德行,听到美女就情绪激动,我懒得再理他了,我挂了手机回到客厅,不由得一愣,人呢?

  这时,我听到从浴室传来流水声,循声看了过去,原来林晓艳去洗澡了。

  林晓艳洗澡居然没将门反锁上,开了一道缝,透过门缝,我隐隐约约看到弥漫的雾气中晃动着一道婀娜匀称,凹凸有致,曲线玲珑,就像是模特似的非常完美的白花花背影,尤其是她的臀部,高耸突兀,给人一种气势磅礴的感觉……

  一时间,我整个人不淡定了——难道这是林晓艳故意的?

  我不由得又暗咽了一口唾液,心想,林晓艳怎么能这样,她这不是存心想要勾引我吗?

 

  林晓艳第一次上我家门,洗澡竟然还留了一道门缝,特么的,是男人都会想入非非的吧?

  自从认识了刘梦洁后,我从来没有对其他异性有过非份之想,即使是夏天走在街上,不管什么美女穿得有多清凉,我绝对扫过一眼之后不会再看第二眼。

  在我的心目中,无论是相貌还是人品,没有任何女人能抢占得了刘梦洁的位置,除了她以外,我觉得真的没有哪个美女能打动我的心了。

  可是,我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什么,林晓艳的到来,竟然让我有些魂不守舍了……

  哗……

  从浴室里传来的流水声,怎么让我好像心跳加速了?

  有人说,做丈夫的,对妻子的闺蜜都有一种特殊的情结,特么的,这种无稽之谈不会应合在我的身上了吧?

  我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缓和过来,可不论我如何控制自己,目光总是不由得去瞄门缝,就跟做贼似的……可又不敢多看,这要是被林晓艳发现我偷看她洗澡,那真的是解释不清楚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稳定了一下心神,决定去沙发那儿坐着,好好看一会儿电视,以此来消一下心火。

  可我刚来到沙发前时,整个人顿时僵在了那儿。

  林晓艳脱下的内衣,竟然就这么大刺刺的扔在了沙发上。

  也就是说,她趁我到阳台上打电话的时候,她就在客厅里将衣服脱了,这……是不是有点随便了?

  好歹屋里还有我这么一个大男人,要洗澡也得到浴室里去脱身上的衣服,如果被我撞上了怎么办?

  我眼睛朝沙发上看了一下,林晓艳竟然穿的豹纹蕾丝边的内衣,那小内-裤,还是黑色丝质透明的。

  看着林晓艳的内衣,我承认自己内心邪恶了,随手拿起了那件内-裤,又回头看了一眼浴室方向,确定她没发现,就将小内-裤拿到了鼻子边,狠狠的嗅了一下,呃……好香,那种特别的味道我真的一时难以找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就在我仔细地品味着那种香味的时候,突然听到从浴室那边传来林晓艳娇嗲的声音:“姐夫,你在干嘛?”

  我被这突兀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抬起眼看过去,发现林晓艳从浴室里伸出脑袋来,正好奇地打量着我,而我的手里还紧紧地擤着她的那件丝质透明的小内-裤。

  那一下子真让我慌了神儿,老脸通红,慌忙搪塞地道:“哦,我……我正准备要看电视,顺手将你衣服给收拾一下。”

  只有我心里清楚,我找的这理由,真的***的蹩脚。

  好在林晓艳没再多问下去,冲着我嫣然一笑道:“姐夫,这次过来我没多带换洗的衣服,你能不能把梦姐姐的衣服给我找一套。”

  听到她这么说,我稍稍松了一口气,当即拔腿就往浴室跑,趁着这个机会,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心想我都做了什么事儿,是不是给鬼摸头了,这要是刘梦洁回来,林晓艳把我偷闻她小内-裤的事情往她那儿告上一状,说我是个大变态,我特么的岂不是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刘梦洁一直在外面夸我为人正派,憨厚老实,这也是她最喜欢我的一方面,我可不能让她对我失望。

  我又听到林晓艳在那儿催上我了:“姐夫,快一点儿,怎么拿套衣服这么慢吞吞的!”

  我定了定神,“快了,快了,马上给你送过来!”

  我打开衣橱,四处翻找,总算寻找到刘梦洁的一套内衣。

  来到客厅,我将内衣放在沙发上,冲林晓艳说道:“衣服放在沙发上了,你自己换吧!”

  话刚出口,我顿时有一种要抽自己耳光的冲动了,尼玛,不是她自己换,难道还要我替她换!

  我急忙退进了卧室,没过一会儿工夫,就听到从客厅里传来林晓艳惊喜的声音:“呀,姐夫,这套睡衣真漂亮,你出来看看!”

  听林晓艳这么一说,我只得出来了,当我看到她那一身穿着时,我又有一种要揍自己的冲动了。

  这是一袭粉红色吊带缀有蕾丝滚边的情趣内衣,丝质透明,时尚性感,是今年情人节的当天,为了和刘梦洁玩情趣,我特意给她买的。

  但刘梦洁生性害羞,一直不肯穿,哪里想到会阴错阳差的,拿出来给林晓艳穿上了。

  这件内衣穿在林晓艳的身上,几乎全透了,穿了跟没穿一样,她那两团雪白的挺翘,以及堆雪砌玉一般的曼妙娇躯,完全呈显在了我的面前。

  我简直特么的是昏了头了,怎么将这种衣服拿给她了?她嘴上说好看,还指不定她内心是怎么看我这个做姐夫的呢。

  一时间,我整个人僵立在了那里……

  其实,自从我和刘梦洁结婚后,她一直没有买多少衣服,估计在出差时,她将自己那几件少得可怜的内衣都带走了,我一时间手忙脚乱的,误将这一套情趣内衣翻出来拿给林晓艳了。

  就在我尴尬得一筹莫展时,林晓艳说话儿了:“姐夫,这件内衣是你替我姐买的吧?”

  当然是给刘梦洁买的,难道还是专门给你买的……再说,我也从来不知道还有你这么一个人!

  心里这么想着,我嘴上连忙说道:“是,情人节买的,可你姐一直没穿,你放心吧,是全新的!吊牌都还没拆。”

  林晓艳在听了我的话后,突然仰头一笑,道:“我姐可真会装正经!”

  听林晓艳这么说刘梦洁,我有些不开心了:“你可不能这么说你梦姐,她是一个正经人!”

  “是吗?”林晓艳的嘴角上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她上前几步靠近了我,在我的身边故意扭了扭纤腰,将左肩的吊带往下拉了一下,侧过身子,摆了个极其……诱惑的造型,一个媚眼朝着我飞来,娇声滴滴地问我道:“那姐夫,你看我这样子,是不是有一点儿不正经了?”

  呃……她怎么问我这话?

  我真后悔拿出这一套内衣给她穿了,当我看到她那胸前的一对几乎快要完全跳出来的兔子,我感觉自己两腿快站立不稳了……

  就在我想着如何回答她问话的时候,她冷不丁地向将身子贴了上来,一对桃花眼溢满无限的风情,她笑着问道:“哈,姐夫,别一个劲地发愣,我问你,梦姐姐以前在你面前,有没有提到过我?”

  许是刚刚洗过澡,林晓艳的身上有着沁人的香味,非但一点不浓烈,淡淡的有着清新的气味,特别的好闻,我一下就慌了神了,急忙应付道:“这……好像有提到过,是我忘了……”

  毕竟刘梦洁和林晓艳是好闺蜜,若我说刘梦洁从未在我的面前提过有关于她的事,这不是影响了两人的感情吗?万一自从后她们绝交了怎么办?

  “哈哈,姐夫,我们之前从未见过面,我突然住进了你家来,你是不是有点意外?”

  讲真,的确是很意外,我也不瞒她,说:“是有一点儿意外!”

  林晓艳说:“姐夫,如果我说我的出现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或是在石头里蹦出来的,你会不会相信?”

  “我……”

  我当然不会信。

  唉,你当自己是孙猴子,还从石头里蹦出来,特么的,这个小妖精还真会折腾人!

  当时,我根本不知道在林晓艳的那种话里面,却隐藏了另一种的深意,如果我对她有半点了解的话,就不会发生后面那种不堪的故事了……

  就在我疲于应付这个林晓艳的时候,想不到她吧唧一声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她跑到卧室门口推开了门,又是回首一笑百媚生地说道:“姐夫,你真的好可爱。好啦,不逗你了,我累了,今晚我睡在这间屋里,你就到副卧睡去吧!”

  汗,林晓艳这刚来这里,就要霸占老子的床。

  林晓艳说完话,直接进了卧室,临关门时还冲我丢了一个媚眼儿:“亲爱的姐夫,祝你今晚好梦!”

  什么,还亲爱的……

  好吧,我承认自己被这个林晓艳打败了!

  刚才林晓艳那突如其来的一个吻,差一点儿让我魂飞九天了,真是一个绝品,如果刘梦洁在家,她肯定不敢这么做的。

  看着紧紧关闭的卧室门,一个邪恶的想法在我心里升腾了起来,这夜黑风高,孤男寡女,我是不是可以和林晓艳干点什么?

  当然,这仅仅局限于我的想象中,哪怕老天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动了刘梦洁这闺蜜。

  时间不早了,我刚回到那间小卧室,身上的电话响了。

  我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刘梦洁打来的。

  刚刚按开接听键,就听到从手机那边传来刘梦洁娇滴滴的声音:“亲爱的,你在干嘛呢?”

  呃,这是要查岗?

  “没有干嘛,我正准备睡觉呢!”我连忙笑道。

  接下来刘梦洁又问道:“老公,这两天你和晓艳相处得如何了,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你跟我说说呗。”

  刘梦洁问这话是几个意思,这让我如何回答?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刘梦洁娇笑道:“老公,我可提前跟你说,晓艳的性子有点古怪,你尽量不要得罪她,免得她为难你,知道吗?”

  我怎么听着刘梦洁这话中好像有话的意思,我心中纳闷,林晓艳有什么古怪的地方?根据我今天对她的观察,倒是看着挺正常的。

  女人嘛,特别容易吃醋,故而我不敢在刘梦洁的面前询问太多关于林晓艳的事情,免得让她以为我格外关心林晓艳,我只应着道:

  “知道,知道了!”

  但我心中还是有些好奇,忍不住问刘梦洁,“梦洁,我以前没听你提过关于你这闺蜜的事,怎么突然之间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