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种让男生爽到叫的方法|双性男生被老师摁着调教

当她注意到我的校服时,不禁吃吃一笑:“哟,是市一中的呀。”

 文学

一时间我有些凌乱,更带着错愕,那一张脸上熟悉的眉眼和笑容,让我不自觉的朝着她靠近。

似乎她也很享受这一点,头晕目眩的沉重感愈发的严重,手不自觉的抓住了她的手,她略微有些吃惊,听着我喊出张琪的名字并没有应答。

过了良久,她才跟我说看我喝醉了,让我跟她走。

脑子混乱的我此刻只想要回家去,回到我和张琪的那个家,在家里有张琪,更有曾经的点点滴滴,我是她费尽心力照顾的弟弟,而她,更是我的精神支柱。

“咯咯咯……”

如同银铃一般的笑声传来,艾美薇站起身来,跟随在她身旁的那几个女孩子扶着我,一边紧皱着眉头一边抱怨说我太重了。

午夜的凉风吹来,吹得我不禁睁开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出租车停在路边招揽着生意,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不禁让我有呕吐的冲动。

艾美薇用充满玩味的眼神看着我,但此刻我的脑海里却浮现出张琪的面容,与艾美薇的笑容重叠,那意思好似是在说,张扬,你原本就没有能力守护住你姐姐,她所为你做的一切,你却没有办法还回来。

“不!”我歇斯底里的狂吼,我从不知张琪如此痛苦,而她的脆弱却在另一个男人的面前展现的淋漓尽致,我的脑子一定出了问题,我看到的不是真的!

艾美薇被吓了一跳,略微皱了皱眉对着她身边的几个女孩诧异的说这小弟弟是怎么回事?

我踉踉跄跄的走上前抓着艾美薇的手,喘着粗气说姐跟我回家!

艾美薇眉毛一挑,没有答话。

我心里有些恼怒,更有些悲凉,难道张琪现在都不愿意跟我回家了?亦或者说我们姐弟之间的亲密无间,从此之后就要打破?

“跟我走!”我不禁狂吼出来,仿佛是在宣泄内心的不满,猛然拉起她的手,一步一步踉踉跄跄的朝着我的家走去。

基本的方向感我还是有的,虽然已经醉眼惺忪,但凭借着本能的直觉,我知道我的家在哪里,那是我和张琪相依为命的地方,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

艾美薇朝着身后的几个女孩摆摆手,示意她们各自回家,然而此刻的她竟然扮演着张琪的角色,任由着我拉着她的手,一步一步朝着我们的家走去。

头脑越来越沉闷,甚至已经睁不开眼睛,血腥玛丽浓重的酒精刺激着我的神经,靠着心中那一股子执念不断地前行。

天空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小区……家……张琪……

重复再脑海里的三个词汇不停地交替,我只知道我要回家去,只有那里才是我的归宿,也只有那里,才可以让我感受到刚刚失去的温暖。

一个趔趄,站不稳的我险些崴了脚,然而一双手却是费力的扶住我,我回头看了一眼,张琪的笑容就在我的眼前,我脱口而出,姐,这个世界上只有你疼我……

不记得是怎么回的家,更不记得我是如何昏昏沉沉的睡去,只记得在极度的燥热之中,额头和胸口那片片的凉意,这凉意就好似是上天赐予,让我在无尽的沉沦之中逐渐地解脱出来,继而安然入梦。

翌日清晨时,一声极重的关门声震醒了我,脑袋还在疼痛当中,我不禁下意识地回过头去,我的床上趴着一个女人,长长的刘海遮挡住了她的脸颊,是张琪?

自从我开始进入青春期,张琪就已经跟我分开睡,久违的感觉浮上心头,我伸出手来想要如同小时候一样摸一摸她的脸颊,却赫然发现,那刚刚开门进来的人,就是张琪!

这一下我彻底的懵了,如果说刚刚从门外走进来的那个人是张琪的话,那么趴在我旁边睡着的人是谁?

心中顿时浮现出一抹不祥的预感,我看着张琪那一张怒气冲冲的脸,不由得心里一惊,更是慌乱无比,“姐我……”

张琪此刻脸色阴沉如水,这还是我头一次看见她愤怒的模样。

“你给我起来说清楚!”她的声音冷冽如冰,而我愣了大约几秒钟,一股脑儿的爬起身来。

掀开被子的瞬间,感觉下身一凉,再下意识地摸了摸我的身上,衣服早不知道哪里去了!

面对着张琪的怒色,我只好随手套了一件睡衣,站在张琪的面前。

她的脸色很差,眼睛里全都是血丝,似乎一整夜都没睡。

“她是谁?为什么会在我们家里?”张琪的话让我整个人一愣,但关于昨天晚上的细节,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我在问你她是谁!”张琪心里的愤怒似乎已经压抑不住,我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怒气,看着她浑身湿漉漉的模样,昨天晚上下了雨,这是我记忆之中唯一还记得的地方。

张琪出去找我了。

想到这里,心中不禁一暖,昨天晚上她一定找的很辛苦吧?心里萌生出愧疚感来,但她那尖锐和充斥着愤怒的问题,我却是瞠目结舌,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依旧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她看我不回答,扭过头去,我依稀看见她的眼角噙着泪。

我焦急的对着她辩白,我说姐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什么事情都没做。

但张琪只是摇了摇头,昨天晚上睡在我旁边的艾美薇,身上衣服很完整,我偷偷地看了一眼,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的名字,我还记得,而仅剩不多的记忆里,却只有喝醉酒之前的事,关于之后,一个字都想不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