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学长一起淦哭我;宝贝儿流了那么多还说不要

说真的,能听到何华这话,周锐便明白他是想通了。
只不过自己也不能操之过急,周锐这才没有笑出声来。
无所谓的道了一句,周锐也不怕何华跑路,当下便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外走去。
也不知道那些人究竟在外面要打量多久,在等候什么时机。
但自己都跟何华说了这么久了,这群人......”
边在脑海里面想象着外面的情况,周锐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了出去。文学“什么人?”来者倒也蛮警惕的,周锐刚走出来,便有人打算赏他一棍子。
又不是傻子,周锐又怎会站在原地让他打。
速度极快的闪到了一旁,周锐双手环胸,目光阴森的盯着跟前这群人。
没错,周锐是好色,但他绝对不会强奸任何一个不甘心情愿的人。

哪怕是起先有不甘的,但最后也会沦陷,与自己达到快乐巅峰。
而目前的这群人,如果周锐没有猜错的话。
他们只会顾着自己爽,至于女人们的心情与身体上的创伤,这压根就跟他们没有任何一毛关系。
这么想着,周锐望着跟前的这群人,脸色越发的不好了起来。
“呦,没想到何大小姐那么贱啊,什么人不找,偏偏找上了这么一个黑木炭。”
占着人多的优势,领头的那个人哪怕是察觉到了周锐的怒气,却还是挑衅的道了这么一句。
老大都开口了,作为小弟,哪有不拍马屁的道理。
“是啊是啊,老大,你说这小子会不会怕何大小姐的处给破了?”
“他敢。”
马屁拍错了位置,开口的人被那名老大打了一巴掌,直接掀翻在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老大,我错了。”
据目前所见,这名老大说不定还是爱慕着何华的,只不过.....
“你知道吗?她何大小姐就是本大爷跨下的一条狗。”
“本大爷都没发话呢,她又怎敢去交配。”冲着周锐吐了一口气,领头人的话开始不甘不净了起来。
“你说我是狗?”
不怒反笑的道了这么一句,放在身侧两旁的手渐渐的握起了拳头来。
“没错。”
简单的回了这么两个字,领头人便煽风点火了起来,鼓动士气道:“大家觉得他想不想狗?”
“像,真像。”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周锐不用想都清楚,回话的这群人都是依靠那个老大生活的,不然,也不会这么的乖。
正所谓抓人先抓头。不作丝毫犹豫,周锐突然动了起来,大声喊道。“骂我是狗是不是?哪老子今天还真想看看谁是狗。”
话落,周锐人已到了领头人跟前,一把便扯住了他的领带。
这家伙也真是怂,周锐的拳头刚一挥起来,这家伙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不是吧,这.....”有些无奈的摸了摸头,对于这种人,周锐还真有些下不去手。
不是心疼,而是嫌弃。
“小心,登徒子,嗯唔.....”
就在周锐失神的空档,属于何华发春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家伙,周锐下意识的往着领头人的方向撇了过去,顿时便见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竟然多了一根匕首。
“没想到你这人不但下流还无耻啊。” 怒火冲天的骂了一声,周锐脚步轻移,轻轻松松躲过匕首的同时还给了领头人一脚,不屑道。
“什么狗屁玩意,就凭你,也敢动老子。” 话落,不给这家伙开口的机会,周锐一把便把人按在地上打了起来。
一拳接着一拳,直接把人给打得趴在地上,“不能打了不能打了,再打就出血了。”
这家伙的手下还算忠诚,在此时这种情况之下,竟然还有人站出来维护。
不过,随着周锐一个杀伤力很是十足的目光过去,这家伙也不敢吭声了。
周锐的发狠的魄力十足十的镇住了这些小罗罗,当然,他也不会真的把人往死里打。
快速的挑着不伤人性命的地方打了起来,周锐仿佛杀红了眼一般,直接把人打得浑身血淋淋的,这才停住了手。
从地上站了起来,周锐的目光扫射了众人一圈,里面充满煞气。
没有多作犹豫,众人纷纷往后退了一步,但周锐似乎不打算放过他们。
再次的跨前一步,周锐刚想有所动作,不料,鼻子一嗅,竟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
“何华。”对于何华此时身体状态非常了解的周锐,此时一闻到这种味道,立马便反应了过来。
快速的一个回头,如他所料,何华不知何时竟然来到了他背后,一把便抱住了他。
“那个,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再打就出认命了。”对于何华的作为周锐感觉到了万般不解,他拳头冲着众人挥了挥,便大声道:“何华,你傻了吧,他们刚才是怎么说你的难不成你忘了吗?”
“我......”犹豫了一下,何华摇了摇头,再次出口劝道:“我没忘,但是他们罪不至死啊。”
不亏是唱戏的,这话说着说着就成古董了。
“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周锐不想为难此时的何华。
“行,既然何大小姐替你们求情了,那我便扰你们一命。”
“只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在场的所有人早就见识到了周锐的厉害,此时又有何人敢反驳他的话。
见没人吭声,周锐便自认为他们是同意了,瞬间便为难了起来。
“那行啊,既然如此的话,你们便原地转圈学狗叫三声吧。”
“这......”随着他这话一落,对面那三个人立马便犹豫了起来。
没错,他们是很不想学狗叫的,毕竟这是关于尊严的事。
“大侠......”在这三人里面,有一个自认为自己很,竟然还想讨价还价。
“心存侥幸,不知悔改。”暴喝了一声,周锐上前几步,一把便把这人掀翻在了地上。
一脚踩了上去,周锐不给丝毫情面道:“要么学狗叫,要么老子让人见识一下什么叫爆头。”
周锐那一闪而过的嗜血那人是看在眼里的,他非常担心周锐会不会在狂躁之下......
不敢再想下去,那人头一低,当下便“汪汪汪”的叫了起来。
三声一落,周锐便直接把人踢了出去,这才晃着大脚丫,目光犀利的射向了其他二人。
有了刚才那个人的结局,其他二人自认为自己打不过周锐。这二人还算识相,不想挨揍的他们直接往地下一趴,卡巴卡吧的汪了起来。
“没志气,无骨气。”冷冷的道了这么两句,周锐看他们的眼神就好像看自己家的宠物一般,挥手恩赐道。
“行了,趁老子现在心情还算不错,带着你们的母亲走人吧。”
得,这羞辱,直接把他们的老大形容成了大母狗。
这..... 三人对视了一眼,却还是不敢吭声,乖乖的把人扯了起来便走人。

不知道是药效到了极点又或者何华刚才是在硬撑。
反正在周锐一脸狂傲的目送着那三个人的背影时,何华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周锐,你不是想要我吗?”
“嗯。” 头点得飞快,周锐上前几步扶住了何华。
“你怎么了?”
目光里面所带的担忧何华看在眼里,然而,一想到周锐之前所说的话,她便有些苦笑。
他不可能成为自己男朋友的,他只是想找自己打炮而已。
目光深情的看了周锐一眼,何华承认,她确实是一眼忠情了。
就在刚才,周锐因为自己而放过那些人的时候,何华便对他有好感了。
伸手推了周锐一把,待他离自己稍微有点距离后,何华这才喘息道。
“如果你想要我,那就找个酒店。”
没错,哪怕是知道这人不爱自己,哪怕是知道自己和他之间只有一炮之情。
一炮能有多久,不过就是一夜,一夜便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