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房私教从后面作【伦美丽人妻也疯狂】

周通再一次强调了一次这件事的后果,他认定我不会放弃,但要明白做了这件事,就不能后悔。
我挠了挠头,再次确定了我的想法:“周通,你怕吗?”
“我不怕,我知道华哥不会扔了我们!”
周通也握紧了拳头,双眼紧紧地盯着我。

 文学

年轻人有想法,敢作敢为,就只需要明白一个道理,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好!”
我无话可说,一路沉默,我的心也悬在了心尖,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很快,我们到了倾城夜总会。
这是一家会所,规模比周通的迪慢酒吧大的多。
我们一行人冲进会场,果然引起了看场子混子的注意。
“喂,你们干什么的?”
说话的青年说话有点冲,我听着很不舒服,所以,我没跟他客气,一脚就把他踢翻在地。
随后,掐住他的脖子,咬着牙问道:“宋老虎在哪?”
“在……在二楼休息,你……你要干什么?”
他果然怕了,应该是被我一招给打蒙了。
“带我们过去!”
很快,三五十个黑衣小伙迎了上来,

 

像是要跟我们动手。
“周通,把铁棍给我!”
我低声吩咐,周通的双腿在打颤,可能是有点怕了。
“华哥,他们要是动手,我们一个都不会跑,你犯不着一个人……”
“给我!”
我从他手上把他手上的铁棍夺了过来,趁那伙人没反应过来,我一棒子就打倒了一个。
紧接着,他们想一拥而上,而我却一点都没紧张,自从我的修炼开始,这些小喽啰就在我面前如同屌毛一般,根本奈何不了我。
“乒乒乓乓……”
不过五分钟的功夫,他们全都被我打翻在地,一个个倒在地上痛苦嚎叫。
这些小杂碎,还用不上周通他们动手,就让他们在旁给我撑场子就好了。
“我再说一遍,带我去找宋老虎!”
那个一开始被我打翻在地的小弟,现在正如同看杀神一般的看着我,三十多个人,不过五分钟,全都被我打翻在地,试问,在整个汇源市,有几个人有这等身手?
“我……我这就带你去!”
那小弟急忙屁颠屁颠的跑前面带路,再也没有人敢来阻拦我。
“呦呵,小哥,你很能打嘛!”
这时候,一个身穿旗袍,头顶带着一朵金钗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的身材真不是一般的好,旗袍是青花瓷的图案,下面露出两条纤细的美腿,上身的则是勾勒出完美的xiōng型,目测是D罩杯,她扭动着她的S型曲线,她右手垫着左手,而左手则是拿着一根长杆水烟,叼在嘴边,一看就是夜场大姐头的打扮。
“你是谁?”
我现在正在兴头上,没兴致关心什么漂亮女人,有的只是一身的血气方刚。
“小帅哥,你真的对我感兴趣吗?”
我一棍子打在了宋老虎的脑袋上,甩棍竟然弯了。
“铁头功?”
竟然有这么硬的头,连甩棍都能打弯。
可是,下一刻,他就蹲在地上,疼的“嗷嗷”叫唤。
“哎呦!”
他算是被我废了,蹲在地上都站不起来了,一拿开手,全是血,流的他满脸都是。
再看那个瘦猴,吓的缩在了墙角。
我拎着甩棍走过去,却见他怕的双腿都在打颤。
他双膝一软,突然跪在了地上。
“好……好汉饶命,我……我没得罪你啊!”
他貌似很害怕,但一说这话,我就更生气了。
“啪!”
一道血印子印在他的后背上,疼得他乱跳,紧接着,又是十几棒子下去,他当时就躺在了地上,疼的满地打滚,比他哥惨多了。
道上寻仇这种事,都很常见,我这算是轻的了。
“小兄弟,我……我们哥俩哪得罪你了?”
这时候,宋老虎回过味来,他晕晕乎乎的走到我面前给我赔罪。
“哪得罪我了?你问他!”
我一直宋天鹰,把他吓了一跳,他以为我还要打他呢!
“我?我不知道啊!”
他表现的还挺委屈!
“还装傻?今天你在医院打的那个女人,是我老婆,今天我要让你们哥俩血债血偿!”
这时,我看周通手上正玩着小刀。
我心生一计,既然这么多人都看着我们进了倾城夜总会,杀了人,自然会惹上官司,倒不如用江湖上的手法来解决方式,挑断他们的手脚筋,废了他们。
“别……别,哥,你要干嘛?”
宋天鹰怕了,他知道,今天自己差点杀了那个女的,本以为我老婆是个软弱女人,根本没什么背景,不会惹上什么事。
但是,我却不是那个软柿子。
“周通,你们还在看什么,给我按住他们!”
来了这么久了,周通除了给我递武器之外,还的确没做过什么有用的事,现在我这么命令他,他当然一拥而上,随后他一摆手,和小胡等人一拥而上。
宋家兄弟俩被按在了地上,在他们的惊恐的眼睛下,我手起刀落,鲜血流了一地。
“嘶!”
众人皆是倒嘶了一口凉气,我挑断了他们的手筋脚筋,这辈子他们恐怕是废了,就算是能接上,今后也不能再混下去了。
“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周通,把他们两个扔出去。”
说着,我走在前面,而两人则是被周通等人抬了起来,跟在我身后。
要知道,这俩人可是一丝不挂,身上不着寸缕,这么游街示众,尊严简直是掉了一地啊!
“噗通!”
深夜里,两具不着寸缕的ròu体被扔在地上,却没有一个人敢来把他们捡回去。
我们将要上车离开,却见后面一声柔媚的声音传来:“就这么走了?”
竟然是范倾城,她似乎很生气,但却又有一抹柔情。
我知道,她背景这么深厚,刚才要拦着我,随便打电话摇几个人来,我们谁都走不了,但她并没有,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想跟我做一笔jiāo易,可能还是有些色情的jiāo易。
“范老板有事找我谈?”
我明知故问,倒是把范倾城给气笑了。
她的脸上绽放出一抹微笑,淡淡的说道:“你在我的地盘上打了人,现在就这么想走了,不应该给我个说法嘛?”
这种女人虽然心机很深,但是并没有杀气。
于是,我看了看周通:“你们先回去吧,估计没什么事!”
“那华哥你小心点,这可是个带刺的玫瑰,棘手的很!”
周通有意提醒我,我又不是听不出来。
这个女人不简单,要不然的话,她一个弱女子,明知道我们是一群废了人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混子,她还敢追上来,一般女子哪有这种胆魄,她这分明是想找我聊聊。
“华哥,那我们就先走了!”
周通等人扬长而去,而我则是笑着问道:“范老板既然有话找我谈,该不会就在这黑夜的胡同里吧?”
我缓缓的靠近她,她也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竟然被我壁咚在墙壁上。
这么有风韵的女人,我却碰不得,真是罪过啊!
“我……我们去里面谈吧!”
她毕竟也是女人,在不了解我底细的情况下,她自然有些紧张。
“好啊!”
我倒是不客气,跟着她进了倾城夜总会。
会场里太吵,到处都是蹦迪的青年sāo女,在这欢乐的大舞台上,他们尽情的展现着风sāo,再过几个时辰,应该就是他们出去开房约pào的时间了,所以能坚持到这个时间的,几乎都是来求pào的。
我愣住了,范倾城竟然把我带到了她的闺房。
她的房间里,很整洁,也很温馨,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照片,是她和一个帅小伙子的照片。
“这是你男朋友?”
我下意识的问道。
“他死了!”
范倾城点燃了一根烟,坐在了沙发上,双腿叠在一起,显得更加纤细,尤其她穿着旗袍,那若隐若现的小屁屁简直诱人极了。
她把我带来这儿,难道真不怕我一冲动把她给上了?
“武华!”
她叫了我一声,我很奇怪,她竟然会知道我的名字。
“你认

识我?”
我也下意识的问着她。
“不认识,刚刚在你上楼的时候,我找人调查了你,怪不得你功夫这么好,原来你是武术协会的副会长!”
她这是在夸我?我怎么感觉她是在侮辱我,认为我一个武学宗师不应该混在道上。
“呵呵,我那三脚猫的功夫,不值一提!”
我谦虚起来,却见她貌似没打算跟我废话!
她站起身,把我推倒在床上,嘴唇贴的我很近,酥xiōng也紧紧地贴着我的xiōng膛,真的很róuruǎn,不是假xiōng,虽然我在楼下已经验证过了,却也没想到我们的ròu与ròu可以这么紧密的贴合,她这是要跟我上床吗?
“宋老虎再不济,他也是给我看场子的,你废了他,这个空位总要有人补,我之所以没报案,是因为我相信你那句话,损失,你过后会补给我,现在,该给我了吧?”
说着,她竟然摸向了我的话儿,她的小手很嫩,刚一揉上去,我那本就半硬半软的话儿马上举棋不定了。
这话真是一语双光啊,一来,她想让我顶替宋老虎的位置,帮她看场子;二来,她知道我的话儿很大,所以很想尝尝我的厉害,所以,我现在是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
她的手并未停止,反而越揉越起劲,竟然伸手从我的裤子伸了进去。

英雄难过美人关。
我真后悔刚才没听周通的话,她果真是一朵带刺的玫瑰,真的很“棘手”啊!
“我哪能不答应呢!”
于是,我顺势一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我并没有把她的手抽出来,反而用我的话儿猛蹭着她的手,让她放松警惕。
人生总会面临着很多选择,既然我入了这条道,现在又让我选,我能得到这决定美人,又能在这么好的夜总会工作,也算是为周通他们谋福祉了,相信进入这里,今后就没人敢动他们了。
“你答应了?”
她也是一愣,没想到我答应的这么痛快。
“是啊,有美人的诱惑,我哪能不答应?”
说着,我的嘴唇贴在了她的小嘴上,果然很娇嫩,而且还有一股槟榔的甜味。
“唔……”
她一开始还有点反抗的意思,可是下一刻,她就抱住我的头,和我肆意拥吻起来。
看来,书里没骗人,女人本xìngyín,只要让她们尝到xìng的滋味,她们很快就会变得很主动。
我的手已经很不老实了,在她的酥xiōng上游走起来,虽然隔着衣服,但我依然能感受到她的róuruǎn,这个sāo货,竟然没有戴纹xiōng,但是我摸了半天,却没有摸到那颗小樱桃。
“武华,你真是个有魅力的男人!”
她已经不能自持了,竟然主动解开旗袍的扣子,想要跟我上床。
“是吗?那你也是很有魅力的女人啊!”
我这人,最喜欢助人为乐,所以我也在帮她解扣子,这旗袍穿在她身上虽然好看,但却很难解,加上我这么急躁,我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解开她的旗袍。
当她的三点式展露在我xiōng前时,我终于明白了,怪不得刚才找不到那颗小樱桃,原来她只是戴了个rǔ贴,所以才摸不到。
我马上揭开她的rǔ贴,嘴巴已经贴在了上面。
由于长期不见光,她的小樱桃特别粉嫩,而且特别软,被我tiǎn舐之后,又硬如花生米了。
她的xiōng型很美,可能是很少带xiōng罩的原因,她是传说中的八字nǎi,由于很硕大,所以她只要双臂一夹,又很聚合,显得那么白嫩,就像是刚挤出来的牛nǎi,如果现在涂上冰凉的润滑油,我一定能让她爽的晕过去。
“砰砰砰……”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我一阵大惊,该不会是龙爷来了吧?
“谁呀?”
范倾城紧张的问了一句,喊得很大声。
“是我啊,龙文!”
对方那声音很猥琐,分明就是没抱着好心思来的。
“龙……龙少爷啊,你有事吗?”
范倾城哪能听不出对方的来意,分明就是宠着自己的ròu体来的。
对方却笑道:“小美人,我是来滋润你的,快开门啊!”
“龙少,我……我今天不太方便,要不下次吧!”
范倾城想把他支走,继续跟我共度良宵。
但是,对方显然不听话,竟然传来了撞门的声音。
“小美人,哪有什么方不方便的,我进来了啊!”
这时,我听到了猛烈的撞门声,情急之下,我翻滚到地上,钻到了衣柜里。
而此时,透过缝隙,我看到那龙少爷竟然已经闯进来了。
龙少爷身高也就一米六左右,长的倒是够胖的,至少两三百多斤,脸都堆在一起了。
看到范倾城赤luǒ着身子,只穿着一件内裤,他当即扑了上去,抱着范倾城就亲。
“小美人?是不是想我了,穿这么少,是不是等着我来临幸你?”
吻着她粉嫩的脖颈,又亲着我刚亲过的xiōng脯!
他痴迷于此,而我却看到,范倾城一脸的不情愿,她竟然在盯着衣柜这边,很无助的看着我。
“别出来!”
我看出她的口型,也明白了,她不想让这个龙少爷知道她屋子里还藏着另外一个男人。
那龙少爷很急迫,竟然把衣服脱了下来。
别看他身子长的那么胖,下面却是奇小无比。
他挺着身子就要扒掉范倾城的内裤,而此时,范倾城却推开了他。
“你敢反抗?”
这时,龙文突然一嘴巴子打在了范倾城的脸上,这一刻,她显得那么卑微,完全没了刚才的气势,她真是个苦命的女人,别看她表面风光,背地里却是这么委曲求全,毫无尊严可言!
“龙少,这么chā进去会很疼,要不,我帮你口硬吧!”
范倾城的脸上写满了委屈,但她不敢反抗,甚至还在取悦着龙文。
“好!”
龙文的脸上渐渐地绽放出猥琐的笑意,躺在那里,把他那茧蛹大小的话儿露了出来。
范倾城则是捋了捋自己的秀发,把自己的小嘴凑了上去……
“这还差不多!”
龙文的表情很狰狞,他一脸的横ròu都堆在一起了。
他太胖了,以至于下面的家伙都藏在了ròu里,范倾城帮他捏了半天,他才有一点点的反应。
即便是硬起来,也才不过拇指大小,又细又小,反应还挺猛烈,小家伙倒是反应很强烈,随着范倾城的撩拨,它一挺一挺的,倒是蛮有生机的。
套动了几下之后,那话儿就变得黏黏糊糊的了。
“***,快给我口啊!”
龙文虽然长的又矮又胖,像个地缸,

满身肥ròu。
但他这憨厚的外表里,却藏着一颗聪慧的心,他看的出来,范倾城好像有些不情愿,所以他的语气很强硬,是在命令着她,而不是正常情侣般的哄闹!
“好!”
又套动了几下,范倾城挺着小嘴凑了过去。
“唔……”
那小家伙被范倾城含在嘴里,即便是它小了点,但是范倾城依然耐心对待,把那小蘑菇头tiǎn舐的干干净净。
“不行了,sāo货,快躺下,我要来了!”
他不仅小,竟然还有早泄的毛病。

知道,我现在出去,那就是害了范倾城,她可能会被活活打死,所以我只能攥紧拳头在旁观看,真是好bī都让狗艹了,他凭什么能拥有这样的极品尤物。
龙文捏着自己的小家伙,刚触碰到范倾城的私处。
“噗噗噗……”
谁能想到,他刚刚触碰到柔嫩的唇瓣,竟然就泄了。
这……这也太快了吧?
“龙少,你怎么了?”
感觉到龙文突然趴在她身上一抖擞,范倾城狐疑的问道。
“你个小妖精真是太有魔力了,我琢磨半天没chā进去,shè了……”
龙文也感觉很没面子,毕竟刚才他那么急切的跑来,寻思找范倾城打一pào,可现在倒好,连chā都没chā进去,竟然就“噗噗噗”的shè了,简直太丢脸了。
一个男人的尊严有多重要,范倾城也不是不知道,她急忙说道:“都怪奴家刚才撩拨的太过分了,下次……龙少爷龙精虎猛,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
“对对,我平时很猛的,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我……我先走了啊!”
龙文提上裤子,有些尴尬地离开了。
看他的背影,简直是虎背熊腰,那门框还有点窄了呢!
门关上了,我也从衣柜里钻了出来。
此时的范倾城,她冲进卫生间,狠狠地搓着自己的xiōng脯和私处,所有龙文tiǎn过的地方,她都狠狠地搓,皮肤都被她搓的通红了,她的脸上满是泪痕,那一脸的落寞,让人看着心疼。
我知道,她现在很空虚,需要安慰,所以我三步并成两步冲过去。
不顾衣服会不会湿,我还是抱住了她赤luǒ的身子。
花洒的水喷洒在我们的身上,让她冷静,也同时在渲染着气氛。
她在挣扎,但我的力气也不小,她挣脱了几下,发现挣脱不开,她咬着牙咆哮道:“你到底要干什么?我还不够惨嘛!你们这些贱男人,是不是非要搞死我才算完。”
我依然紧紧地抱着她,还tiǎn了tiǎn她柔嫩的耳垂。
“倾城,我能感觉出你的艰辛,在这个灯红酒绿的社会里,很多事都要委屈求全,你是个苦命女人。”
我这不是什么土味情话,也不是什么撩妹套路,我说的是全是真心话。
“你……你在说什么?”
范倾城还是不想承认,但我却把她的身子正过来,望着她那时不时躲避我的眼神,笑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刚才那个龙文,他在强迫你,我相信你不可能喜欢这种恶心的男人。”
“关你什么事!我乐意!”
我们只是一面之缘,但我们却说了这么多,她当然不想听,也不想向任何一个人倾诉。
“我知道你很寂寞,我想帮你!”
不知怎么,我崩出了这么一句不过脑子的话。
果然,她正视着我,玩味一笑,一用力,就挣脱开我!
“说这么多,你还不是想睡我,来吧,反正我已经是残花败柳之身,干我吧!”
说着,范倾城连身子都没擦,赤luǒ着身子就躺在了床上。
她的身体呈“大”字型,那硕大的两团,粉嫩的私处都展现在我面前。
但她的表情似乎并不满意,似乎是为了做而做,并不是为了爱而做,显得那么不情愿。
“倾城,你听我说……”
我其实是想跟她说清楚的,但她似乎误会我了,她把我和那些臭男人混为一谈了。
她瞪着我,见我还是不动,突然站起来,开始扒我的衣服。
我是个男人,她又这么强硬,我总不能跟她呛着干。
就这样,我的衣服被她剥的一干二净,本来我挺正直的,但一想到这么个没人帮我脱衣服,我就硬起来了,下面的话儿挺得绷直,就像是随身带了把刀一样。
“你也要我帮你含?”
“这还差不多!”
龙文的表情很狰狞,他一脸的横ròu都堆在一起了。
他太胖了,以至于下面的家伙都藏在了ròu里,范倾城帮他捏了半天,他才有一点点的反应。
即便是硬起来,也才不过拇指大小,又细又小,反应还挺猛烈,小家伙倒是反应很强烈,随着范倾城的撩拨,它一挺一挺的,倒是蛮有生机的。
套动了几下之后,那话儿就变得黏黏糊糊的了。
“***,快给我口啊!”
龙文虽然长的又矮又胖,像个地缸,满身肥ròu。
但他这憨厚的外表里,却藏着一颗聪慧的心,他看的出来,范倾城好像有些不情愿,所以他的语气很强硬,是在命令着她,而不是正常情侣般的哄闹!
“好!”
又套动了几下,范倾城挺着小嘴凑了过去。
“唔……”
那小家伙被范倾城含在嘴里,即便是它小了点,但是范倾城依然耐心对待,把那小蘑菇头tiǎn舐的干干净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