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吃我—个吃我下面:校霸和小仙女的校园文

我依然紧紧地抱着她,还tiǎn了tiǎn她柔嫩的耳垂。
“倾城,我能感觉出你的艰辛,在这个灯红酒绿的社会里,很多事都要委屈求全,你是个苦命女人。”
我这不是什么土味情话,也不是什么撩妹套路,我说的是全是真心话。
王爷在花丛中要了她
“你……你在说什么?”
范倾城还是不想承认,但我却把她的身子正过来,望着她那时不时躲避我的眼神,笑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刚才那个龙文,他在强迫你,我相信你不可能喜欢这种恶心的男人。”
“关你什么事!我乐意!”
我们只是一面之缘,但我们却说了这么多,她当然不想听,也不想向任何一个人倾诉。
“我知道你很寂寞,我想帮你!”
不知怎么,我崩出了这么一句不过脑子的话。
果然,她正视着我,玩味一笑,一用力,就挣脱开我!
“说这么多,你还不是想睡我,来吧,反正我已经是残花败柳之身,干我吧!”
说着,范倾城连身子都没擦,赤luǒ着身子就躺在了床上。
她的身体呈“大”字型,那硕大的两团,粉嫩的私处都展现在我面前。
但她的表情似乎并不满意,似乎是为了做而做,并不是为了爱而做,显得那么不情愿。
“倾城,你听我说……”
我其实是想跟她说清楚的,但她似乎误会我了,她把我和那些臭男人混为一谈了。
她瞪着我,见我还是不动,突然站起来,开始扒我的衣服。
我是个男人,她又这么强硬,我总不能跟她呛着干。
就这样,我的衣服被她剥的一干二净,本来我挺正直的,但一想到这么个没人帮我脱衣服,我就硬起来了,下面的话儿挺得绷直,就像是随身带了把刀一样。
“你也要我帮你含?”我其实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以后有我在,会跟她一起面对,迟早能摆脱她被人控制的命运。
但是,她好像理解错了,她认为我和那些臭男人一样,最终目的还是想上了她。
我没说话,她就认为我要被她口。
只见她半跪在地上,捉住我的话儿,痴迷的吃了起来。
“武华,干我!”
当我的话儿上满是她留下的口水,她突然躺在了床上。
依然是“大”字型,她妥协了,她似乎早就像这个社会妥协了。
也罢,那就彻底征服了她,再跟她商量今后的路怎么走。
于是,我端着自己的话儿,在她柔嫩的私处摩擦起来,她已经很泥泞了,看来,刚才她给我口的时候,脑袋里已经意yín出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
我的大家伙挤进她的私处,sāo水一浪接一浪的往外流,她想到了那一幕,所以她湿了。
“啊……”
当我chā入的时候,才发现,里面真的很紧,虽然不是雏儿了,少了那层膜,但是依然可以断定,她的xìng经验不是很丰富,已经没做过几回。
我感觉到,她的玉洞很深,一般人恐怕不能延伸到底,因为我的话儿都已经进入大半了,才刚刚接触她的huāxīn。
“好大……好像还从没有人进入到这个深度……武华……你的确和他们不一样!”
她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骂我呢!

 文学

若是以这种形式做下去,那我和那些猥琐到只想上她的男人有什么区别?
“我和他们的确不一样!”
我扛着她的双腿,在她的下面进进出出,而她私处的sāoròu也紧紧地包裹着我,简直爽的我差点泄了。
“我问你,那个龙文跟你什么关系?”
我一边挺着腰身,一边问着至关重要的问题。
“他是龙爷的公子,他是龙文,他哥龙武,他爹是龙耀,现在你懂了吗?”
范倾城以为我识得三人,把他们的名字说出来了。
“不认识!”
见我如此冷漠,范倾城顿时一愣:“你不知道龙爷是谁?”
“我都说了,我今天刚出来混,怎么知道龙爷是谁!”
范倾城很舒服,她襟襟着脸,冲着我浪叫:“啊……hǎoshuǎng……龙爷,是咱们汇源市的龙头,手底下最大的社团,青龙堂,做的都是见不得人的生意,他权势通天,他很宠幸我,但他练武伤了身子,只能在我身上磨磨蹭蹭,说我是他的鼎炉!”
“鼎炉?”
我当时就愣住了,这个词汇,不是用在修炼者身上的嘛?
难道说,龙爷也是个修炼者,怪不得混的这么好,能坐上龙头的位置。
可能是我想的出神,也不自觉地用力大了一些,速度也快了一些,像是机械人一般。
“啊……不行了,要尿出来了……”
范倾城突然小腹一抖,一股sāo水喷了出来,热流喷洒在我的肚皮上。
那私处简直就是泉眼一样,sāo水止不住的往外冒!“
“啊……尿出来了,爽死我了,武华,你真是太会干了……”
范倾城的声音本就柔媚,所以叫起床来,那声音又柔又媚,简直好听极了。
“他一般什么时候找你,多久找你一次?”
我狐疑的问道,因为古书上有记载,只有修炼邪门歪道的人才会需要鼎炉,这位龙爷,能闯出今天这个地步,一定很不简单。
“一个月一次吧!我记得很清楚,每个月的yīn历十五,他都会找我去龙家一趟!”
范倾城如实告诉我,这就对了,在一个月最yīn的时日找修炼鼎炉,一定是邪功。
“那龙文怎么回事?他和他爹抢女人?”
我有点气不过,那个死胖子,竟然对范倾城那么粗暴,完全就没把她当人看,就是个泄yù的工具。
“他……他是龙家的少爷,我不敢得罪,所以我只能认命!”
说到这儿,范倾城的面色一暗,是这个社会侵蚀了这个女人,把她祸祸成这个样子。
“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今后,我不允许你再和任何一个人做这种事!”
也不知道我哪来的胆子,我竟然想和权势通天的龙爷作对。
不是因为爱,而是,我想颠覆这个地下王朝,我想推翻龙爷!
“你……”
“你一定是傻了!”
这时,范倾城好像缓过来了,见我在想事情,所以突然把我推倒,自己便蹲在我的小腹上,用我的话儿摩擦着她粉嫩的私处,她似乎并不关心我说的什

 

么,她竟然沉浸在xìng爱中无法自拔了。

知道,我现在出去,那就是害了范倾城,她可能会被活活打死,所以我只能攥紧拳头在旁观看,真是好bī都让狗艹了,他凭什么能拥有这样的极品尤物。
龙文捏着自己的小家伙,刚触碰到范倾城的私处。
“噗噗噗……”
谁能想到,他刚刚触碰到柔嫩的唇瓣,竟然就泄了。
这……这也太快了吧?
“龙少,你怎么了?”
感觉到龙文突然趴在她身上一抖擞,范倾城狐疑的问道。
“你个小妖精真是太有魔力了,我琢磨半天没chā进去,shè了……”
龙文也感觉很没面子,毕竟刚才他那么急切的跑来,寻思找范倾城打一pào,可现在倒好,连chā都没chā进去,竟然就“噗噗噗”的shè了,简直太丢脸了。
一个男人的尊严有多重要,范倾城也不是不知道,她急忙说道:“都怪奴家刚才撩拨的太过分了,下次……龙少爷龙精虎猛,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
“对对,我平时很猛的,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我……我先走了啊!”
龙文提上裤子,有些尴尬地离开了。
看他的背影,简直是虎背熊腰,那门框还有点窄了呢!
门关上了,我也从衣柜里钻了出来。
此时的范倾城,她冲进卫生间,狠狠地搓着自己的xiōng脯和私处,所有龙文tiǎn过的地方,她都狠狠地搓,皮肤都被她搓的通红了,她的脸上满是泪痕,那一脸的落寞,让人看着心疼。
我知道,她现在很空虚,需要安慰,所以我三步并成两步冲过去。
不顾衣服会不会湿,我还是抱住了她赤luǒ的身子。
花洒的水喷洒在我们的身上,让她冷静,也同时在渲染着气氛。
她在挣扎,但我的力气也不小,她挣脱了几下,发现挣脱不开,她咬着牙咆哮道:“你到底要干什么?我还不够惨嘛!你们这些贱男人,是不是非要搞死我才算完。”
我依然紧紧地抱着她,还tiǎn了tiǎn她柔嫩的耳垂。
“倾城,我能感觉出你的艰辛,在这个灯红酒绿的社会里,很多事都要委屈求全,你是个苦命女人。”
我这不是什么土味情话,也不是什么撩妹套路,我说的是全是真心话。
“你……你在说什么?”
范倾城还是不想承认,但我却把她的身子正过来,望着她那时不时躲避我的眼神,笑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刚才那个龙文,他在强迫你,我相信你不可能喜欢这种恶心的男人。”
“关你什么事!我乐意!”
我们只是一面之缘,但我们却说了这么多,她当然不想听,也不想向任何一个人倾诉。
“我知道你很寂寞,我想帮你!”
不知怎么,我崩出了这么一句不过脑子的话。
果然,她正视着我,玩味一笑,一用力,就挣脱开我!
“说这么多,你还不是想睡我,来吧,反正我已经是残花败柳之身,干我吧!”
说着,范倾城连身子都没擦,赤luǒ着身子就躺在了床上。
她的身体呈“大”字型,那硕大的两团,粉嫩的私处都展现在我面前。
但她的表情似乎并不满意,似乎是为了做而做,并不是为了爱而做,显得那么不情愿。
“倾城,你听我说……”
我其实是想跟她说清楚的,但她似乎误会我了,她把我和那些臭男人混为一谈了。
她瞪着我,见我还是不动,突然站起来,开始扒我的衣服。
我是个男人,她又这么强硬,我总不能跟她呛着干。
就这样,我的衣服被她剥的一干二净,本来我挺正直的,但一想到这么个没人帮我脱衣服,我就硬起来了,下面的话儿挺得绷直,就像是随身带了把刀一样。
“你也要我帮你含?”
“这还差不多!”
龙文的表情很狰狞,他一脸的横ròu都堆在一起了。
他太胖了,以至于下面的家伙都藏在了ròu里,范倾城帮他捏了半天,他才有一点点的反应。
即便是硬起来,也才不过拇指大小,又细又小,反应还挺猛烈,小家伙倒是反应很强烈,随着范倾城的撩拨,它一挺一挺的,倒是蛮有生机的。
套动了几下之后,那话儿就变得黏黏糊糊的了。
“***,快给我口啊!”
龙文虽然长的又矮又胖,像个地缸,满身肥ròu。
但他这憨厚的外表里,却藏着一颗聪慧的心,他看的出来,范倾城好像有些不情愿,所以他的语气很强硬,是在命令着她,而不是正常情侣般的哄闹!
“好!”
又套动了几下,范倾城挺着小嘴凑了过去。
“唔……”
那小家伙被范倾城含在嘴里,即便是它小了点,但是范倾城依然耐心对待,把那小蘑菇头tiǎn舐的干干净净。
“不行了,sāo货,快躺下,我要来了!”
他不仅小,竟然还有早泄的毛病。
范倾城愣是被她推倒在床上,那猥琐的样子简直令人恶心。
我知道,我现在出去,那就是害了范倾城,她可能会被活活打死,所以我只能攥紧拳头在旁观看,真是好bī都让狗艹了,他凭什么能拥有这样的极品尤物。
龙文捏着自己的小家伙,刚触碰到范倾城的私处。
“噗噗噗……”
谁能想到,他刚刚触碰到柔嫩的唇瓣,竟然就泄了。
这……这也太快了吧?
“龙少,你怎么了?”
感觉到龙文突然趴在她身上一抖擞,范倾城狐疑的问道。
“你个小妖精真是太有魔力了,我琢磨半天没chā进去,shè了……”
龙文也感觉很没面子,毕竟刚才他那么急切的跑来,寻思找范倾城打一pào,可现在倒好,连chā都没chā进去,竟然就“噗噗噗”的shè了,简直太丢脸了。
一个男人的尊严有多重要,范倾城也不是不知道,她急忙说道:“都怪奴家刚才撩拨的太过分了,下次……龙少爷龙精虎猛,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
“对对,我平时很猛的,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我……我先走了啊!”
龙文提上裤子,有些尴尬地离开了。
看他的背影,简直是虎背熊腰,那门框还有点窄了呢!
门关上了,我也从衣柜里钻了出来。
此时的范倾城,她冲进卫生间,狠狠地搓着自己

xiōng脯和私处,所有龙文tiǎn过的地方,她都狠狠地搓,皮肤都被她搓的通红了,她的脸上满是泪痕,那一脸的落寞,让人看着心疼。
我知道,她现在很空虚,需要安慰,所以我三步并成两步冲过去。
不顾衣服会不会湿,我还是抱住了她赤luǒ的身子。
花洒的水喷洒在我们的身上,让她冷静,也同时在渲染着气氛。
她在挣扎,但我的力气也不小,她挣脱了几下,发现挣脱不开,她咬着牙咆哮道:“你到底要干什么?我还不够惨嘛!你们这些贱男人,是不是非要搞死我才算完。”
我依然紧紧地抱着她,还tiǎn了tiǎn她柔嫩的耳垂。
“倾城,我能感觉出你的艰辛,在这个灯红酒绿的社会里,很多事都要委屈求全,你是个苦命女人。”
我这不是什么土味情话,也不是什么撩妹套路,我说的是全是真心话。
“你……你在说什么?”
范倾城还是不想承认,但我却把她的身子正过来,望着她那时不时躲避我的眼神,笑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刚才那个龙文,他在强迫你,我相信你不可能喜欢这种恶心的男人。”
“关你什么事!我乐意!”
我们只是一面之缘,但我们却说了这么多,她当然不想听,也不想向任何一个人倾诉。
“我知道你很寂寞,我想帮你!”
不知怎么,我崩出了这么一句不过脑子的话。
果然,她正视着我,玩味一笑,一用力,就挣脱开我!
“说这么多,你还不是想睡我,来吧,反正我已经是残花败柳之身,干我吧!”
说着,范倾城连身子都没擦,赤luǒ着身子就躺在了床上。
她的身体呈“大”字型,那硕大的两团,粉嫩的私处都展现在我面前。
但她的表情似乎并不满意,似乎是为了做而做,并不是为了爱而做,显得那么不情愿。
“倾城,你听我说……”
我其实是想跟她说清楚的,但她似乎误会我了,她把我和那些臭男人混为一谈了。
她瞪着我,见我还是不动,突然站起来,开始扒我的衣服。
我是个男人,她又这么强硬,我总不能跟她呛着干。
就这样,我的衣服被她剥的一干二净,本来我挺正直的,但一想到这么个没人帮我脱衣服,我就硬起来了,下面的话儿挺得绷直,就像是随身带了把刀一样。
“你也要我帮你含?”我其实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以后有我在,会跟她一起面对,迟早能摆脱她被人控制的命运。
但是,她好像理解错了,她认为我和那些臭男人一样,最终目的还是想上了她。
我没说话,她就认为我要被她口。
只见她半跪在地上,捉住我的话儿,痴迷的吃了起来。
“武华,干我!”
当我的话儿上满是她留下的口水,她突然躺在了床上。
依然是“大”字型,她妥协了,她似乎早就像这个社会妥协了。
也罢,那就彻底征服了她,再跟她商量今后的路怎么走。
于是,我端着自己的话儿,在她柔嫩的私处摩擦起来,她已经很泥泞了,看来,刚才她给我口的时候,脑袋里已经意yín出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
我的大家伙挤进她的私处,sāo水一浪接一浪的往外流,她想到了那一幕,所以她湿了。
“啊……”
当我chā入的时候,才发现,里面真的很紧,虽然不是雏儿了,少了那层膜,但是依然可以断定,她的xìng经验不是很丰富,已经没做过几回。
我感觉到,她的玉洞很深,一般人恐怕不能延伸到底,因为我的话儿都已经进入大半了,才刚刚接触她的huāxīn。
“好大……好像还从没有人进入到这个深度……武华……你的确和他们不一样!”
她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骂我呢!
若是以这种形式做下去,那我和那些猥琐到只想上她的男人有什么区别?
“我和他们的确不一样!”
我扛着她的双腿,在她的下面进进出出,而她私处的sāoròu也紧紧地包裹着我,简直爽的我差点泄了。
“我问你,那个龙文跟你什么关系?”
我一边挺着腰身,一边问着至关重要的问题。
“他是龙爷的公子,他是龙文,他哥龙武,他爹是龙耀,现在你懂了吗?”
范倾城以为我识得三人,把他们的名字说出来了。
“不认识!”
见我如此冷漠,范倾城顿时一愣:“你不知道龙爷是谁?”
“我都说了,我今天刚出来混,怎么知道龙爷是谁!”
范倾城很舒服,她襟襟着脸,冲着我浪叫:“啊……hǎoshuǎng……龙爷,是咱们汇源市的龙头,手底下最大的社团,青龙堂,做的都是见不得人的生意,他权势通天,他很宠幸我,但他练武伤了身子,只能在我身上磨磨蹭蹭,说我是他的鼎炉!”
“鼎炉?”
我当时就愣住了,这个词汇,不是用在修炼者身上的嘛?
难道说,龙爷也是个修炼者,怪不得混的这么好,能坐上龙头的位置。
可能是我想的出神,也不自觉地用力大了一些,速度也快了一些,像是机械人一般。
“啊……不行了,要尿出来了……”
范倾城突然小腹一抖,一股sāo水喷了出来,热流喷洒在我的肚皮上。
那私处简直就是泉眼一样,sāo水止不住的往外冒!“
“啊……尿出来了,爽死我了,武华,你真是太会干了……”
范倾城的声音本就柔媚,所以叫起床来,那声音又柔又媚,简直好听极了。
“他一般什么时候找你,多久找你一次?”
我狐疑的问道,因为古书上有记载,只有修炼邪门歪道的人才会需要鼎炉,这位龙爷,能闯出今天这个地步,一定很不简单。
“一个月一次吧!我记得很清楚,每个月的yīn历十五,他都会找我去龙家一趟!”
范倾城如实告诉我,这就对了,在一个月最yīn的时日找修炼鼎炉,一定是邪功。
“那龙文怎么回事?他和他爹抢女人?”
我有点气不过,那个死胖子,竟然对范倾城那么粗暴,完全就没把她当人看,就是个泄yù的工具。
“他……他是龙家的少爷,我不敢得罪,所以我只能认命!”
说到这儿,范倾城的面色一暗,是这个社会侵蚀了这个女人,把她祸祸成这个样子。
“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今后,我不允许你再和任何一个人做这种事!”
也不知道我哪来的胆子,我竟然想和权势通天的龙爷作对。
不是因为爱,而是,我想颠覆这个地下王朝,我想推翻龙爷!
“你……”
“你一定是傻了!”
这时,范倾城好像缓过来了,见我在想事情,所以突然把我推倒,自己便蹲在我的小腹上,用我的话儿摩擦着她粉嫩的私处,她似乎并不关心我说的什

么,她竟然沉浸在xìng爱中无法自拔了。

我不想听你解释,今晚来我家喝汤,我们好好聊聊……”
她低着头,在我耳边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果然是个强势的女人,连约人都这么强势,看来,今晚我是难逃宿命,得去找她一趟了。
“我们走!”
秋胜男虽然很生气,但却并不打算给我添麻烦,所以她带着人离开了。
此时,段宇已经缓的差不多了,他坐在台阶边,深深地叹了口气。
“说吧,你想让我干什么?”
段宇这个人心高气傲,就像是山上的老鹰一样。
熬鹰,鹰最拿手的就是几天几夜不睡觉,人一旦把他熬睡了,鹰就会全心全意的听主人的。
现在,段宇就是那只鹰,他最引以为傲的功夫都被我给击败了,所以,他今后可能会听我的。
“不急,倾城,你定一家饭店,我们酒桌上慢慢谈!”
我刚刚步入这一行,对于道上的事,就是个小白鼠,什么都不懂。
所以,我还需要范倾城和周通等人的帮衬。
很快,范倾城在御膳房定了一件包房,一桌上公坐着五个人,除了我们三个,周通和小胡也来了。
“华哥,您窜这个局,恐怕是有什么话要说吧?”
周通倒是聪明,见大家始终没动筷子,他便试探xìng的问着我。
“是,我找你们来,主要是商量一下今后的路,周通,我说过,只要你帮我报了仇,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决定,做你们的大哥,我们可能会过上刀口tiǎn血的日子,脑袋也别在裤腰带上,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你们真的想好了吗?”
我说的可不是假话,既然我决定和龙爷作对,那就必定会有伤亡。
周通几人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沉吟片刻,笑道:“华哥,从我们跟着你干那天起,我们就已经不怕了,你继续说你的!”
“好!”
对于他的表态,我很满意。
“你也看到了,昨晚我和倾城聊的很愉快,既然我们废了宋老虎,给人家造成了损失,那今后,你就把兄弟们都调过来,咱们给倾城夜总会看场子。”
这算是命令吧,我相信周通应该明白,在倾城夜总会捞的钱,可比迪慢酒吧多的多了。
“倾城身份特殊,和龙爷有些关系,所以,我们今后可能会有打不完的仗,只要我们挨过去了,那今后的地下势力就是咱们的了!”我这不是画大饼,这是我的想法,既然混了,那就要混出头,站在金字塔的顶端。
“你要和龙爷做对?”
这时,段宇的眉头拧在了一起,似乎有些不情愿。
“你怕死?”
“我?我倒是不怕,我就是怕你们不得好死啊!”
段宇放下酒杯,翘起了二郎腿,似乎知道些什么。
“你什么意思?”
周通火了,他从后腰里拔出一把刀,作势就要去砍段宇。
本来挺有气势的,但是段宇依然吊儿郎当的,好似没看见周通手里的那把刀,根本没有一点怕的意思。
“你们啊,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那龙爷功夫高深莫测,做的生意也是黑的白的通杀,他赚的钱,就像流水似的,他手底下风雨雷电四个分堂的堂主,随便叫出来一个都能轻轻松松的灭了你们,你们想跟他作对,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段宇的话有道理,但这条路既然走了,那就要一条路走到黑,畏首畏尾,到不如趁早散伙算了。
“这个不需要你担心,我就问你一句,比武之前你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我冷冷的看着他,想从他的眼睛里找出答案。
“好啊,既然你要玩,我陪你,但是吃了亏,我可不能保证你这班兄弟能全身而退!”
段宇这个人很讲信誉,比武之前许诺的话,他也不想违背。
他看了范倾城一眼,头又埋低了。
“周通,最近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更多的场子,这一切,都要在龙家不知道的情况下进行!”
我的话已经很清楚了,就是最近,多招些小弟,把汇源市不收帮派管制的地盘全部纳入囊中,等到龙家发现的时候,已经初具规模,不至于像段宇说的,随便一个堂就能把自己这股势力灭掉。
“你是说,让我做你的打手?”
段宇一愣,自己的身手好歹也是一流,去干这种下三滥的勾当,她还有些不耻。
“你不愿意!”
我又问道,他要是不去,那就是违背了诺言。
“哼,老子就给你个面子!”
一时间,虽然气氛有些尴尬,但总算是谈妥了。
为了我们美好的宏图大业,一下午的功夫,就多喝了几杯。
现在脑袋还晕晕乎乎的。
直到晚上,我才将将醒过来。
这时,我接到了秋胜男的电话。
“武华,我看你是长本事了,答应今晚来我家喝汤,这都几点了?”
一看时间,已经晚上七点了,我暗道不好。
晃了晃脑袋,洗了把脸,我就直奔着秋家而去了。
我知道秋家是武术世家,像我这种屌丝,还真没法进去,但是今天,我是秋胜男的客人,所以就很轻松的进来了。
秋家在郊区,是一处山庄,名叫秋月山庄,足足占地十几亩地,简直就像个皇宫一样。
要不是那个家丁的指示,我还真不晓得这一处小院竟然是秋胜男的住处。
院子里,芳香宜人,花园里的花朵真鲜艳。
我趴在窗外,看着一个女孩正

在床上睡觉,我就知道,这一定是秋胜男了。
她等我等的太着急,都睡着了,正好这儿没人,我一定要跟他好好温存一番。
于是,我翻进窗子,慢慢的把衣服脱了下来,由于是夏天,不过几秒钟的功夫,我就脱的一丝不挂了,我爬上了床,从后面偷偷抱住了床上的没人。
很大,很柔,很软,她的身材还是那么好!
“恩……”
她忍不住娇吟一声,好像是被我摸出感觉了。
这已经是我们第二次做了,所以我也不管那么多,当即撩开他薄薄的睡裙,抚摸到她柔嫩的私处。
“啊……不要……”
她背对着我,却显得那么娇羞,还把我的手给扒拉开了。
“嘿嘿,你说不要就不要?”
她好像还没清醒,迷迷糊糊的想要拿开我的手,但被我摸着摸着,她就不打算拿开我的手了,竟然拿着我的手,在她柔嫩的小豆粒上摩擦。
sāo水一浪接一浪的流出来,热乎乎的。
“好yǎng……我快不行了……”
她迷迷糊糊的娇哼着,竟然还是那么小女人的一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