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同性虚凰假凤:舌尖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那我不管,姐都不要贞洁了,我也不要了,姐,我求你了,你让我尝尝那个大家伙进入体内的滋味吧!我……我想试试,哪怕是让我吃一口也好!”
秋淑君摇晃着秋胜男的胳膊,像是在撒娇。
她从小就对她妹妹很好,最心疼她妹妹了,现在她妹妹这么求她,她竟然有些心软了。
“那……那就一次啊!”
这可

 文学

真把我吓了一跳,秋胜男竟然答应了,她到底什么想法?
“好好好,就一次!”
秋淑君仿佛还很高兴的样子,她似乎已经喜欢上我的驴货了,这简直太刺激了,她妹妹可是个二十岁的女孩子,情窦初开,竟然对我的驴货这么感兴趣,我的心都dàng漾了。
见两人即将出来了,我急忙躲到客厅的沙发上,木讷的看着电视。
我哪有心情看电视剧了,我是想看看这两个小妞到底想干什么。
很快,两女出来了,一个身材姣好,长相玲珑剔透,像个小姑娘似的,而另一个,则是身材匀称,长相俊俏,海透露着一种英气,气场十足。
“干嘛呢?”
秋胜男坐到我身边来,我们俩看起来倒不像是情侣,更像是兄弟俩。
她平时都是男孩子脾气,像个假小子,唯有到床上才会展现出一种小女人的样子,因为那时,只有我们两人,她可以完全放的开。
“我……我在看电视啊!”
我说起话来,云淡风轻的,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可谓是不要脸到极致了。
秋胜男清楚,我是嘴上糊涂,心里清楚。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秋淑君!”
既然我都不在意了,秋胜男一定也假装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毕竟挑明了会显得太尴尬。
“你好你好!”
我这才敢光明正大的打量着这个女孩,她长的的确很美,那小脸蛋简直是出水芙蓉,天然雕饰,太美了,太嫩了。
她微眨着杏眼,笑眯眯的说道:“姐夫好!”
她倒是随和,竟然一pì gǔ坐在了我的大腿上。
这声姐夫叫的我有点尴尬,都说小姨子是姐夫上辈子的情人,虽然我和秋胜男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她现在也算是我的小姨子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偷偷的私底下jiāo好,不让她姐姐知道?
想到那种偷情的滋味,我心里就是一漾,如果能把这对姐妹花尽收,我一定爽死了。
“哎呦,你这小嘴可真甜!”
我就像是在ktv和小姐嬉闹一样,把她抱在怀里,亲昵的亲着她的小脸蛋。
“咳咳!”
秋胜男好像吃醋了,她涨红着脸,提醒一声:“吃饭了,再不吃饭就凉了!”
她这句话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我已经猜得出来,她恨的是我,她那么疼她妹妹,绝对不会生她妹妹的气,所以咬牙也是给我咬的,待会儿她给我口的时候可要小心点,要不然她非要给我咬断了不可。
“好好!”
我和秋淑君面面相窥,同时去了饭桌前。
最可笑的是,本来她们姐妹应该坐在一起,秋胜男都把位置给她空出来了。
可是,秋淑君却没领情,坚持要做在我旁边。
“淑君,你……”
“姐,我要坐在姐夫旁边嘛!”
本来秋胜男还想责怪她,谁知道秋淑君突然撒娇,倒是让秋胜男无话可说了。
我这才知道,秋胜男厨艺不是一般的好,她是个自立的女人,山庄里这片属于她的院子被打扫的井井有条,花草不缺,饭也是自己做。
标准的六菜一汤,都是秋胜男为我精心准备的,谁知道却搞出了这么一场闹剧。
秋胜男可谓是给她打了一针强心剂,让她安心了。
我竟然忍不住叫出了声,倒是让这丫头一愣。
“怎么了?”
秋胜男也是一愣,她急忙说:“没事吧?”
“疼,好疼!”
她不敢往下坐,因为已经顶到了那层壁障,是处女膜。
果然,秋淑君还是处女,她的水儿很多,一浪接一浪,差点让我飞起来。
“现在知道疼了吧,那你考虑一下,到底做还是不做?”
秋胜男给她下了个难题,果然把这丫头给难住了。
都这时候了,她还纠结个屁啊!
于是,我突然睁开眼睛,抱着她的pì gǔ,紧接着一用力,我就硬挺着进了她的身体。
此时的我们,已经达到了yīn阳jiāo合。
“啊……好疼……”
两女同时一愣,完全没想到我已经醒了过来。
“武华,你醒了?”
秋胜男也当即一愣,她没想到就在这一瞬间,我保持了清醒,而且成功破了秋淑君的身子。
“淑君,你忍着点,我运功帮你调息!”
这时,我感觉我的体内越发的灼热起来,尤其是丹田附近,简直如火炉般灼烧,我又破了一个雏儿,以至于我的龙虎秘术真气更加精纯,丹田内完全充盈了。
很快,一股热流缓缓地冲进秋淑君的身子,她忍不住一dàng:“啊……好热,不……不疼了?”
真气果然有治愈伤口的效果,更何况,我的话儿正被她的sāoròu包裹,简直就是连接着我的丹田。
突然,一股吸力从我的话儿传来,大肆的吸收着她的精力。
“不好,我控制不住自己了。”
被吸住的秋淑君,小腹连连抖动,竟然被这股子吸力吸的gāocháo了。
“啊……好舒服,这就是男欢女爱嘛?好刺激啊!”
秋淑君跟她姐一样,简直sāo的一批,她的声音软绵绵的,现在这么一叫,简直又dàng又sāo,扣人心弦,叫得我心都跟着乱颤。
“姐,姐夫他好厉害,我快不行了。”
她竟然还像她姐求助,这哪能行?
我当即抱住了她的pì gǔ,更努力的挺动了起来。
不过几十下的撞击,她的身子就软了,还趴在了我的身上,酥xiōng紧密的和我贴合,她抱紧了我,咬住我的肩头,疼的嗷嗷乱叫:“啊……hǎoshuǎng……姐夫,你用力,再用力一点……”
“好啊!”
我答应她一声,继续挺动。
百十来下的功夫,突然间,一股热浪喷了出来。
“噗噗噗……”
整整喷了我一床单,就像是尿床了一样。
“对不起,我……我忍不住尿了,姐夫,我弄脏你了!”
秋淑君果然没什么经验,竟然不知道这是gāocháo,是女人最心动的时刻。
秋胜男半信半疑,她抓住我的话儿,轻轻地把小嘴凑了上来。
果然,她吃着吃着,就吃到了那残留的白浊。
我竟然看到秋淑君冲着我眨了眨眼睛,好像是故意让她姐帮我口的。
这……小姨子,也太极品了吧?
“姐,味道怎么样?”
秋淑君笑问道。
“咸咸的,涩涩的,味道没那么好吃,要是真能养颜,让皮肤变嫩,我一定把他榨干了,让他天天喂给我吃!”
这姐俩也太奇葩了吧!
一个男人,一天也没多少产量啊!
天天喂给她吃,那我岂不是要肾虚?
“好了,吃干净了!”
这时,她也不含着了,我才发现,上面全是两姐妹留下的口水。
即便是我刚泄过一次身子,可是,我一想到两姐妹共同侍奉我。
我就一直没软下去,还硬邦邦的。
“哎呦,还这么硬呢?是不是跟我示威呢?”
秋胜男发现,我的话儿竟然越来越硬,还是有一战之力啊!
“刚才chā我妹妹chā得那么起劲,现在该我了吧?”
秋胜男说起话来酸酸的,一看就是吃醋了。
作为男人,我当然哄着她了:“好了,胜男,我多爱你,你心里还没数嘛?”
“那你怎么证明你爱我?”
她十分生气的看着我,似乎是想等我的表现,故意给我个台阶下。

“就这么表现!”
突然,我把她压在身下,猛地把她的衣服给撕开了。
那曼妙的dòngtǐ又展现在我的面前,显然比昨天还有味道。
因为,今天她妹妹也在,刚好可以对比一下。
她的xiōng很白嫩,和她妹妹的大小差不多,常年习武,虽然瘦瘦的,但是她的小腹还有八块腹肌,大腿虽然又长又直,但是却有些小疤痕,就是因为这个,我还从没见过她穿裙子。
“你真美……”
“你……”
秋胜男大惊,完全没想到我这么粗暴。
即便这样,她却没有反抗,反而躺好了等我动作。
她和她妹妹不一样,平时倒是很强势,但是一到了床上,就没什么征服yù了,竟然还这么妥协,就像是小羊羔在嗷嗷待哺一样。
我端着话儿,在她的私处摩擦,那ròu缝间已经水渍漫漫,应该是早就动情了。
我猜就是在我和她妹妹最激烈的时刻,她就湿了,就像是男人看到这个场面会不自觉的硬起来一样。
“快点,别磨了,yǎng死了!”
就在我将要进入她身体的时候,院门外突然传来了喊声:“胜男,赵公子来看你了,快过来迎接一下!”
“糟了,我爹来了,你快躲起来!”
声音越来越近,似乎就在门外了。
“爹,你先别进来,我刚刚在洗澡,现在还没穿衣服!”
秋胜男慌张的喊道,那个赵公子一看她就色眯眯的,这要是一进院子,透过窗户,发现自己没穿衣服,那不就让他占了便宜了?
所以,两姐妹现在很紧张。
“嗨,你这丫头,大白天的洗什么澡,你快点,别让赵公子等久了!”
还好,他爹倒还是识时务,倒是没有硬闯进来。
秋胜男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指着那个柜子喊道:“武华,你躲在里面,无论发生什么,都别出来!”
“好!”
我胡乱的把衣服套上,钻进了柜子里。
此时,两姐妹已经穿好了衣服,等屋子里一切都整理好了后,她才出去迎接。
赵公子身穿黑色的西装,打扮的人模狗样,梳着大背头,长相倒是不错,可以用俊俏这个词来形容,可以说,他是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但是,秋胜男

喜欢的人是我,显然对他不是很感兴趣。
“给爹爹请安了!”
两姐妹上前,为秋老爷子请安了。
“淑君,你也在啊!”
看秋淑君走路姿势有点不对劲,秋老爷子一愣。
“是啊,刚刚摔了一跤,姐姐刚给我涂了yào!”
秋淑君也看出来老爷子的眼神不太对,所以急忙掩饰。
“那块回去休息吧,别打扰了你姐姐和赵公子聊天。”
秋老爷子十分看好这个所谓的赵公子,所以,他是千方百计腾出功夫来帮助二人促成好事,尽量给两人留出私人空间。
“哦……好……”
秋淑君很不情愿的离开了,毕竟老爷子虽然对她不是很严苛,但若是自己碍了他的好事,也是会挨骂的。
很快,几人到了客厅。
看着那一桌子的菜,秋老爷子疑惑道:“家里来客人了?”
秋胜男一愣,看着那三双碗筷,着实是证明家里来人了。
“奥,对,今天我们武术协会的副会长武华,来家里做客了,走了有两个时辰了。”
现在可是晚上九点多钟了,想不到我已经和他们折腾这么久了。
“胜男,你真漂亮。”
赵公子就像个花痴似的,盯着秋胜男的俏脸猛盯,好想她脸上长了朵儿花似的。
“哼!”
秋胜男暗哼一声,故意表现出不情愿的意思。
但赵公子好像没看见一样,依然笑道:“老爷子,这就是你们家窖藏的好酒吧?”
“是啊,赵公子也想小酌几杯?”
老爷子急忙搭话,像个tiǎn狗似的,完全就是配合赵公子呢!
“胜男,我可以跟你喝几杯吗?”
对于他的请求,秋胜男仿佛没看到似的。
可是,老爷子却不依不饶,他冷着脸,厉声道:“你聋了吗?赵公子跟你说话呢!”
这就是明摆着二打一,秋胜男家教本来就很严,她不得不同意。
“赵公子,我不胜酒力,只能喝一杯!”
秋胜男也明白,这么晚来找自己,玩一把自己灌醉了,那可怎么办?
这时,赵公子拿起酒瓶,轻轻地帮她斟酒。
不经意间,手指甲大小的粉末掉进了酒杯了,可是,秋胜男压根没看见。
可是,这一切,都在老爷子的眼里,他看到了,但是却并没有阻拦,反而若有所思。
“就一杯,我可不强迫你多喝,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少喝反而舒筋活血,对我们习武之人有诸多好处!”
人家都把话提点到这个地步了,秋胜男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她只好不情愿的接过酒杯,赵公子刚要上来碰杯,她却一饮而尽,还把酒杯摔在桌上,不耐烦的说道:“我喝完了!太晚了,我要休息了,我一个女儿家,不便留男人过夜!”
“好好好,我马上离开。”
赵公子笑了,反正这酒已经被她喝下去了,不出十秒,她一定会有反应。
就在二人即将起身之时,秋胜男脑袋有些发晕。
“我的头……你……是你下yào了……”
话刚说完,她的身体一歪,即将要倒地,可是赵公子却眼疾手快,踏步上前,就把秋胜男给抱住了。
“老爷子,多谢您给我的机会,今后我一定会对胜男好的!”
赵公子许诺道,原来,今晚老爷子带着赵公子来的目的,就是想让秋胜男和赵公子生米煮成熟饭。
他心里清楚,秋胜男脾气倔,如果不来硬的,恐怕永远不会同意。
倒不如让年轻人生米煮成熟饭,这样的话,说不定秋胜男就会选择妥协了。
“好,快去忙活吧,我还记着抱孙子呢!”
老爷子摆了摆手,作势就要离开了。
而此时,秋胜男被赵公子抱进了卧室,一把摔在了床上。
他大力的撕扯着秋胜男的衣服,还低头猴急的吻着她的粉颈,适以调情。
秋胜男并没有完全晕倒,只是脑袋晕晕乎乎的,浑身无力而已!
所以,被赵公子这么粗暴的对待,她发出了软绵绵的声音:“不要……不要啊……”
<听到里面传来的呼救声,秋老爷子非但没有进去救自己的女儿,反而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女儿啊,爹这都是为了你好,你要理解爹的良苦用心啊!”
做父亲的,都认为女儿嫁的好一点,赵公子家里有钱有势,一定能让秋胜男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顺便还能照顾一下秋家,令秋家的武术发扬光大。
他倒是想的美,但是此时,屋子里,情况紧急,赵公子已经把秋胜男给扒的只剩下三点式了。
再晚一点,恐怕就铸成大错了。
“砰!”
一声闷响发出,赵公子悠悠倒地,突然间没了神智。
“武华!”
秋胜男哭了,她的眼泪流的满脸都是。
她本是个强势的女人,可是直到我出现,打晕了赵公子的那一刻,她心动了。
“放心吧,不会有人伤害的了你!”
我搂住她,帮她盖上了被子。
她伏在我的怀里,眼泪打湿了我的xiōng头,她平时表现的那么强势,是堂堂武术协会的会长,但是现在,她只不过是个女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只想俘获我的爱,跟我快快乐乐的在一起。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疑惑的声音:“怎么没动静了?”
“糟了,我爹趴墙根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外面自己的父亲竟然在偷听,自己那可是差点被强bào啊!
“干我,快,不能让我爹发现不对劲!”
秋胜男急忙求着我,都这时候了,真的好吗?
她现在没有半点体力,但是却呼叫道:“快点啊,一会儿被我爹发现了,你肯定不能活着出秋家!”
“好!”
一开始,我认为她是寂寞了,图个刺激。
但是谁能想到,他是让我代替赵公子,完成他没做完的事。
此时,秋胜男的下面还是有些泥泞,借着这滑腻的感觉,我“呲溜”一声进了她的身体。
“啊……好哥哥……好舒服……我要被干穿了……用力……快……”
一个女儿家,竟然拿出自己所有的精力来叫床,就是为了让外面的父亲能听清楚,这简直太苦命了。
这绝对是我打的最沉重的一次pào,秋胜男为了不让她爹失望,竟然出此下策。
“啊……不行了……太厉害了……我爱你……”
床是由衷的叫出来的,也是在鼓励我。
她第一次喊得这么大声,yín声浪语不断,就是为了让屋外的父亲听清楚。
这时,透过窗帘,外面的那道黑影逐渐走远。
我也松了口气,看来,秋老爷子已经离开了。
这回,我终于放的开了,我扛着她的双腿,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
几万下的撞击,秋胜男不知道来了多少次gāocháo。
我也觉得很刺激,看着地上的赵公子,他一直想搞到的女人,现在却在我的胯下疯狂浪叫,羡慕吧!
“噗噗噗……”

武华,现在形势危急,你还是走吧!”
都说男人拔屌无情,现在,我们欢愉还不过五分钟,她竟然就要赶我走,难道她要嫁给这个禽兽赵公子,甘愿被他凌辱?
那可不行,我如果真走了,那才是畜生呢!
“你真要嫁给这个混蛋?”
我有点生气,我恨的是我自己,我不能给她名分。
“我……我现在还有得选嘛?过了今晚,我爹一定认为我和赵公子做过了,即便不是熟米,现在也是熟米了,今天还好你在,我没有被他强暴,可是下次呢,下下次呢,你还会在身边守护我吗?”
说着说着,秋胜男哭了,她又流出了眼泪。
我很心疼,却无能为力,她说的对,我总不能一辈子都在这儿守护她啊!
可是,就在这时候,地上的赵公子醒了。
他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捂着后脑,却看见床上盖着被子,赤裸的我们两人。
“卧槽?”
赵公子猛地一惊,下意识的指着床上,喊道:“你……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当着我的面做这种事!”
“狗男女,我要告诉你爹,你已经失了贞洁,还背着我偷人!”
赵公子起身,将要跑出去。
可是,刚到门口,一个赤身luǒ体,肌ròu健壮的男人出现了。
这不是我,还能是谁?
我连衣服都顾不得穿,就上前拦住了他,想出去胡说,简直痴人说梦。
“卧槽?这么大?”
赵公子看到我硕大的话儿正悬在双腿间,都快垂到膝盖了,他简直瞪大了眼睛。
“哼哼,现在知道秋胜男为什么喜欢我不喜欢你了吧?”
说着,我掰了掰拳头,传来了“咯咯”的响声。
很明显,我要动手了。
“你……你要动手,那就让你尝尝我赵家的形意拳!”
他摆出了战斗的姿势,打算跟我一决雌雄,我也正想看看他们赵家培养出个什么狗东西呢!
“咔吧!”
他的拳头猛地向我袭来,却被我出的掌法给拦住。
他的手腕当即被我掰断了,森白的骨茬都露了出来。
“啊……”
赵公子嚎叫一声,刚要跑,却被我一脚踢翻在地。
“我当你功夫有多好呢,想不到赵家的功夫就是花拳绣腿啊!”
我一脚踏在他的xiōng口,差点给他踩吐血了。
“你最好放了我,我要是有什么不测,我爹一定会跟你没完,我们赵家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事到如今,他都被我打成这样了,竟然还敢威胁我,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
“嘿嘿!”我满口答应了,人家是给我干活的,提点要求,还真不过分。
很快,我们坐上车,朝着东街驶去。
汇源市分为五大街,东街,西街,南街,北街,而龙爷正是在中街,最好的地段,所以它赚钱如流水,全部汇入他的金库了,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却是绝非偶然。
如果我早生个二三十年,是谁的天下还不一定呢!
东街虽然不是很繁华,但是却有一个车站,以至于这里的客流量还不小。
多少人都是奔着夜场ktv,红灯区,能潇洒,放纵而去的。
纹豹是这里的地头蛇,龙爷这些年没动他,可见他也还是有些斤两自保。
“华哥,我已经查清楚了,纹豹就在东宫ktv,他常年住在那里!”
听到这话,我倒是一愣。
“狡兔尚有三窟,他常年住那里,不怕有人报复嘛?”
我下意识的问道。
“华哥,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纹豹这个人多情,但她最喜欢的要属他心爱的情人,小桃红,那女人活儿太好了,他才舍不得离开呢!”
想不到这纹豹还有几分情谊,竟然还有固定的情人。
像他们这种当大哥的,不是应该夜夜做新郎才对嘛?
东宫ktv,派头果然不小,我们一行人进了里面,很快引起了保安们的注意。
见我们手里都拿着家伙事,那保安大喊道:“你们是干嘛的?”
他冲我喊,那我当然不客气了。
“砰!”
我一棒子打在了他脑袋上,震得我手都疼。
而那个保安,马上倒在地上,脑袋上渗出了鲜血。
“你……你们是来砸场子的?”保安还很惊讶,但我却没在意,反而看着段宇笑道:“已经一个了,别忘了我们的赌约!”
卧槽?这就开始了?”
段宇下意识的一愣,没想到赌约这就开始了。
由于我刚才动作太大,惊动了周围的马仔,他们纷纷涌上来,还大喊道:“兄弟们,有人来砸场子了,给我上!”
喊话的似乎是个混子头头,也正是应了那个道理,人怕出名猪怕壮,qiāng打的就是出头鸟。
他刚喊完话,段宇上去就是一刀,直接扎了他一个透心凉。
“我也一个了,接下来,咱们比比!”
他这明摆着就是像我挑衅呢!
我是没想到,他竟然下手这么重,说杀人就杀人,简直视人命如草芥。
后面周通等人还没来得及上,我们二人就已经解决了战斗。
这时,周通喊道:“华哥,我猜那纹豹就在楼上,咱们上去吧!”
我也点了点头,正所谓,擒贼先擒王。
抓了纹豹,就能劝退所有人,这场赌约我自然就胜了。
刚到三楼,便又看到一伙人。
他们似乎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手上皆是拿着家伙。
“嘶!”
我还没动手,就见段宇冲进人群,手起刀落,做掉了一名来势汹汹的马仔。
可能是他太凶悍了,后面的人连连后退!
周通等人也不想一点力不出,带着人就冲了上去,很快便打到了走廊尽头,那些人由于落了下风,很快便被来势汹汹的周通等人给打趴下了。
“我问你,纹豹在哪?”
我掐着其中一个人的脖子,大声呵斥道。
“在……在最里面那个房间,哥,放过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
“砰!”
他话还没说完,脑袋就被我开瓢了。
这bī是没睡醒吧,这套说辞背的也太熟了。
他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他哪来的八十岁老母?
就在这时候,楼梯口的周通喊道:“华哥,不好了,下面聚集了一大堆马仔,我们被包围了!”
“多少人?”
我下意识的一惊,东街的场子不是很凝聚,一下子涌过来一大群人,可见,他们的组织纪律xìng有多强,总部出事,马上就有人前来支援。
“大概两三百,下去就是个死啊!”
周通好像是有点怕了,今天这次行动,成功了还好说,失败了的话,估计会全军覆没。
他死也就死了,可是手底下那帮兄弟的后事,怎么jiāo代?
“跟我去找纹豹!”
事到如今,唯有抓住纹豹,才能让那伙人消停一些。
“好!”
段宇点了点头,跟我走到了走廊尽头。
而此时,周通等人则是守在楼梯口,牵制住下面的人,不让他们打上来。

很快,我们来到最里面的房间。
里面传来了均匀的鼾声,我一脚踹开门,正看到两团白ròu卧在床榻之上,一丝不挂,可能是刚刚欢愉过,所以睡死了过去。
我轻轻走过去,拍了拍女人的pì gǔ!
身材果然不错,她纤细的身子,却显得特别有ròu,尤其是那硕大的xiōng脯,和挺翘的臀部,无一不是男人喜欢的多ròu位置,她的长相也很美,就是妆画得有点浓。
这种女孩子,不能说她倾国倾城,只能说她床上功夫好,所以才讨人喜欢。
这女人,正是小桃红,纹豹的小姘头。
“你……你们是谁?”
看出我和段宇手里还拿着家伙,小桃红急忙推了推熟睡的纹豹。
纹豹醒了,他也不瞎,自然看到了我们手里的家伙。
“你们怎么进来的?”
纹豹懵了,他看到我们坐在沙发上,优哉游哉的样子,顿时傻眼了。“
“听说纹老大最近要对付我?”
我故意给他提个醒,让他死个明白!
“你是武华?”
终于,纹豹还是明白了我们来的目的。
“没错,你不是想帮送老虎报仇嘛,我提前送上门来了!”
我倒是一点也不怕,反而递给他棍子,让他打我。
“你……”
但是,机会摆在他面前,他却不敢动手。
“我数三个数啊!”
“三!”
“二!”
“一!”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