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打开—点—点进不去“疼轻点等—下就不疼了”

我早就猜到了,既然小桃红是他固定的情人,那他肯定就是动情了。
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这么卑微的跟我对话!
“果然有情有义,就在刚才,我还在想要不要做掉你,但是现在,我似乎改变主意了。”
“恩?”

 文学

我并没有解开他的疑惑,反而笑道:“跟我出去,平息一下你那帮兄弟的怒火,到时候兵戎相见的话,我的兄弟们但凡有损伤,我都不可能让你活着!”
“好好,我这就出去!”
此时,纹豹已经穿好了衣服,迈着八字步,朝着楼梯那边走去。
楼梯口处,下面乌泱一片,全是手拿家伙事的混子,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了,看来纹豹所有人的人也都到齐了。
但是,目前有一个现象,倒是让人一愣。
下面的人,竟然分为了两伙,一伙两百人,一伙则是七八十人,难道他们还不一条心?
“华哥,你来了!”
周通还在这守着,生怕打起来。
我抓着纹豹的身子,走下了楼梯。
“华哥,你……”
要知道,这下面可是两三百人,下去就是九死一生,现在我独自一人,带着纹豹就下去了,那简直就和找死没什么区别了,可我不怕,这些人,还真奈何不了我!
“别慌!”
我用手抠着纹豹的脖子,走到楼下。
那些人很快便腾出一片空地,眼睁睁的看着我。
这两百多人的一伙,带头的是一个油头粉面,穿着一身黑西装的男子,给人的感觉就是说不出的yīn柔。
他高傲的昂着头,冷冷的说道:“小子,放了我们纹老大,你还有活命的机会!”
“喂,你搞清楚状况没有,现在是我在威胁你!”
我又狠狠地掐着纹豹的脖子,示以威胁,可这家伙,非但没有半分恐惧,还笑呵呵的说道:“哈哈,你最好是掐死他,你不掐死他,我怎么当大哥呢?哈哈哈……”
一阵狂放的笑声传来,让我有些毛骨悚然。
我似乎赌错了,纹豹在他心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哥,反而是一个傀儡。
“纹老大,我来救你了!”
他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弹簧刀,猛地刺了过来,他瞄准的目标不是我,而是纹豹!
“噗呲!”
“你……”
纹豹的肚子上挨了一刀,身体也不自觉地有些软了。
“纹老大,你安息吧,放心,东街的生意我会帮你照顾好的!”
yīn柔男又仰头笑了起来,看来,他早就有了造反之心,今日,我带人来闹事,反倒是成了他造反的导火索。
我急忙扶住纹豹的身子,在它他的伤口处猛chuō了几下,不至于让他的伤口流出太多血。
“纹豹,你现在看清楚了吧?你这些所谓的小弟,个个都想让你死呢!”我有些无语,早知道道上的人为了利益什么都干得出来,没想到,纹豹这么个重情重义的人也会遭此劫难。
“丧狗,你竟然杀了豹哥,我跟你拼了!”
这时,另外一伙人的大哥,满脸大胡子的家伙,竟然朝着油头粉面的人喊了起来。
果然,他们有忠有,有效忠于纹豹的,也有天天盼着纹豹死的。
“怎么?灰熊,你难道还看不清局势?纹豹死了,我这个二当家的就是你们的大哥,你还不快点tiǎntiǎn我,今后我还能给你口饭吃!”
丧狗很狂妄,而且,他这个人心狠手辣,仗着人多,简直为所yù为。
“去***个bī,老子就是死,也不会拜你这种以下犯上的人当大哥!”
说着,灰熊一招手,带着兄弟们打算跟丧狗等人拼个你死我活!
很快,他们便打了起来,刀qiāng无眼,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反正他们打起来,我们坐收渔翁之利就好了。
我背上纹豹瘫软的身子,上了楼,刚才我已经封住了他流血的伤口,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可能还是会死。
“来,你躺在这儿仔细看看,你昔日的兄弟,到底谁忠谁奸,你说他们谁能打赢?”
我笑呵呵的问道,满脸的嘲讽之意。
可是,纹豹却死死地抓住我的手,咬着牙说道:“

 

武华,只要你帮我杀了丧狗,只要我今天没死,今后你就是我大哥,整个东街都是你的!”
“此话当真?”
如果我真帮了他,那东街就是我的了?
这笔买卖,划算!
“当然,我命不久矣,只求能平息这场内斗!”
纹豹即便是心凉了一片,可他明白,一切都是丧狗挑的事,如果把他杀了,那他们也就打不起来了。
“好,这是你说的!”
我给段宇打了个眼色,一左一右,突然从楼梯口跳了下去。
整整一层楼的高度,我们俩根本没有觉得这算什么高度,反而十分同步的在地上打了个滚,来到了丧狗身边。
此时,丧狗正和灰熊打的不可开jiāo,他虽然长的不如灰熊那么壮。
但他招招夺命,而灰熊出招慢,只能防守,一瞬间,丧狗当时占了上风,而且不出几招之内,他一定能杀了灰熊。
但是,事情远远没他想的那么简单。
我和段宇同时抓住他的肩膀,使劲一掰,他的两条胳膊当时就无力地悬在空中,已经断了。
“你……你们……”
丧狗当时就傻眼了,他距离成功只有一步,却怎么都没想到,我们会chā手他们的内斗。
“抱歉,我们也看不惯以下骑上,敢对自己大哥下狠手的人!”
说着,我的手已经拧上了他的脖子,人的脖子是最脆弱的部分,只听“嘎巴”一声,他的脖子就被我扭断了,死的时候是那么的不甘,但是,他还是死了。
“都***给我住手!”
我踩着丧狗的尸体,大声喊道。
但是,他们似乎都没鸟我,还打的难舍难分。
毕竟丧狗一伙人两百多人,而灰熊那边只有七八十个,三个打一个,再过几分钟就必败无疑了,他们哪肯轻易罢手!
“丧狗已经死了,你们打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我再一次的大喊道,这回,可是起作用了,两伙人马上分开了。
只见灰熊一伙人全部挂了彩,有几个甚至直接躺在地上了。
“狗哥死了,是你干的?”
那伙人可能是杀红眼了,一听我做掉了丧狗,他们竟然要跟我拼命。
“丧狗死了不假,可纹豹还活着呢,是他求我杀了丧狗,清理门户,你们还有异议?”
我摊了摊手解释道,这些烂番薯臭鸟蛋想杀了我,似乎还费点功夫。
“灰熊,送你们纹老大去医院!”
见这伙人张牙舞爪,却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攻击我,我就更不把他们当回事了。
灰熊也很听话,上楼背起纹豹的身子,就出了门。
“华哥,咱们就这么走了?”
见我要离开,周通觉得很不满意,他的本意是把这些军心溃散的混子给打服,然后顺理成章的抢了东街的场子,但是,他哪里知道,打江山容易,守江山才难。
“走吧,我相信纹豹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完,我们离开了。
这次,还真没白来,兄弟们没几个挂彩的,还救了纹豹,总之不亏。
当晚,我去了医院,已经在外两三天了,却还没去医院看看老婆,我真是个不称职的丈夫。
医院里,老婆还在病房里熟睡,平时吃喝都成问题,输的全是营养yè。
医生说,她现在和植物人没什么区别,现在可能需要某种刺激,才能重获新生。
“妈,娟儿她还没醒嘛?”
这时,我看到丈母还在一旁守护着老婆,一脸的落寞,让我有些心疼。
“华子,娟儿可能永远醒不过来了,要不,我们把她接回家吧,在这里,我总觉得心里堵得慌!”
丈母的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她亲生女儿,血浓于水的亲情,能不哭嘛!
“好,明天一早我就把娟儿接回家!”
对于丈母的要求,我没打算反驳,我对她一向都是百依百顺。
她趴在我的xiōng口,眼泪都打湿了我的衣服。
“华子,如果娟儿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你不会跟她离婚吧?”
丈母还是有些担忧,她知道我xìngyù强,可能会出去找女人,万一三玩两玩,动了真感情,那岂不是要改娶别人,那势必会离婚啊!
“妈,你想哪去了,娟儿和我磕过头拜过天地的,她只不过是受了伤,我怎么可能会抛弃她?”我也马上表态了,就是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会跟老婆离婚,也不会不管这个家!
“妈知道,你还年轻,有些耽误你了,你一个大男人,得不到释放,终归会去找别的女人……所以……”
“妈,你别胡说八道,我不是还有你吗?”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捧住了脸庞,很认真的说道。
“华子,吻我!”
两天没有和丈母温存了,看来,她又想要了……
此时,老婆还躺在旁边,我确实不该这么做。
但是,丈母似乎已经动情了,她突然把小嘴凑上来,吻得很动情,竟然还把他的小香舌伸了进来,她在撬着我的牙齿,而且非常用力,我生怕牙齿刮疼了她,急忙抱住她的身子,忘情地和她吻了起来。
我能感觉到她的主动,而且,她好像憋的太久了,想向我索取些什么。
“华子,你不在的这两天,可把我憋坏了!”
她竟然在主动解开我的衣服,在我的xiōng膛上tiǎn来tiǎn去,那小香舌非常软,上面还沾着湿润的口水,tiǎn在我身上酥酥麻麻的,这简直太刺激了,我从来没想过丈母敢这么放肆,看来,她的确是憋坏了。
好在现在已经是深夜,医院里也没什么人,而我们这件又是独立病房,一般没什么特殊情况,也不会有人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