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猛攻体育生猛,细水长流流过我胸口

杀手不是小说里,电影里的角色?
显示生活中也有?

 文学

“今天你杀了那个带头的保镖,夏三刀一定按耐不住了,现在竟然悬赏来对付我,真可恶!”
她捏着拳头,端起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输入了一长串链接。
果然,探出来一个网页,黑色系的。
上面正挂着一个横幅,写着:“南街不夜城孙二娘,价值一千万!”
“看不出来,你还挺值钱的嘛!”
说实话,连我都有点心动,毕竟她就在我面前,我随便来上一掌,她肯定就嗝屁了。
道时候,拿了赏钱,嘿嘿……
“怎么着?连你都心动了?”
她看着我怪异的眼神,在我的腰间抓住了一块软ròu,狠狠地拧了一圈。
“你还真想对我下手啊,我在你眼里,还不值那一千万?”
孙二娘咬着牙问道,可把我疼坏了,我不就是开个玩笑,她至于下手这么狠嘛!
“停停停,我……我没打算对你下手,松手!”
我好不容易挣脱开,却发现,ròu都被她掐紫了,真是最dúfù人心,她真是手下不留情啊!
“真是个狠心的女人,以后谁要是娶了你,那就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我正吐槽,却发现她那只手又伸上来了,我又急忙改口:“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快看看有人接单嘛,一千万的杀手,应该挺猛吧?”
“你……”

 

 

她的酥xiōng很软,隔着那一层布料,倒是显得更娇柔了
我胡乱的解开她的口子,终于真空了。
这回,她的酥xiōng更加róuruǎn,那种手感简直美极了。
没多一会儿的功夫,她就变成了赤luǒ的羔羊,在我面前一丝不挂,显得那么娇媚。
她本就是个风韵女子,看起来就是那么有味道,再加上她平时就打扮的那么的xìng感,现在让我看到她的私密地带,更是有些喘不过气来了,换句话说,这具身体,我能玩几十年,都不可能腻。
“武华,我好yǎng,求你……求你干我!”
范倾城撩拨着自己的身子,手不自觉的就放在了私处,正在那绒毛间搓动。
此等诱惑,是个男人就忍不了啊!
“翻过来!”
只见她撅着她的大白qiàotún,正暴露着她迷人的私处,等待着我的进入。
我也没客气,提qiāng上阵,就进入了她的身体。
本就有些湿润的她,现在被我这么突然进入,倒是没觉得疼,反而一股sāo水流了出来。
“啊……顶到huāxīn了……不要……不要再顶了……”
范倾城开始浪叫起来,身子也随着我的顶撞而乱颤,她放肆的浪叫,简直旁若无人,也不知道这里的隔音好不好,会不会被人听见。
如果被人听见,想想她这么一个平时高冷xìng感的老板娘,现在这么浪叫,应该会被人笑话吧?
“倾城,你个小sāo货,你可真浪!”
我拍着她的肥pì gǔ,尽情的享受着那无与lún比的kuài gǎn。
“我就是sāo货,快gànsǐ我这个小sāo蹄子吧,求求你……快把我玩坏吧!”
她平时那么强势,那么有风韵,在别人面前,也从来都是姿态万千,xìng感高贵,可是,在床上,她却显得那么娇媚,十分希望别人践踏她的尊严,在这一刻,仿佛她就是一条母狗,等待着男人的满足。
借着我们之间的摩擦,我也拼命地汲取着她的纯yīn之力,她是纯yīn女子,自然比其他女子给我带来的帮助要大,和她做了这么久,我感觉我的真气更加精纯了,似乎距离突破,也仅仅只有一步之遥了。
可是,这一步,我却怎么都跨越不了。
“啊……我不行了……要尿了……”
“噗呲!”
一股热流喷洒在床单上,她喷潮了,小腹正在抖动。
我没跟她客气,正过她的身子,又顺便施展了一套老汉推车。
她正沉浸在gāocháo的余韵之中,现在身体也正是最敏感的时候,也正是我汲取纯yīn之力最满足的时刻。
我快速的在她体内进进出出,我也来了感觉,我感觉我体内的真气越来越涨,我必须马上泄出来,要不然我也会bào体而亡。
“我要来了,倾城!”
我急忙提醒道。
范倾城也一阵狐疑。还惊讶道:“今天……怎么这么快?”
“我收不了了……”
一瞬间,我泄在了她的身体里,今天是我最快的一次,二十几分钟,就不行了。
“武华,你怎么了?怎么感觉你不在状态?”
可……可能是意外吧!”
我并不想跟他解释我修炼的事,毕竟,我说了他也不懂。
刚才我是不得不泄,真气聚集的越来越多,而我却没有那么大的丹田,没那么大的承受能力,所以,必须转换成精华泄出来,要不然的话,就会bào体而亡。
一瞬间,我也陷入了纠结之中。
三天,整整三天,我都沉浸在范倾城的温柔乡之间,有时还去找找丈母,可是,每次都必须马上泄出来。
导致她们还以为我年纪轻轻就得了早泄,我也很郁闷,再不突破,恐怕都无法在进行床笫之事了。
就在这一天,周通找到了我。
“华哥,纹豹那边貌似有消息了,咱们去东街走一趟吧!”
周通向我禀告道,看来,纹豹的伤养的差不多了,是时候该宣布把东街jiāo给我的事了。
我也知道,做了这么多,修炼那么久,还不是为了能够在道上能混的更好。
既然东街那边已经有消息了,也是时候该面对了。
很快,我和段宇,以及周通小胡,开车去了东街。
说来也够打脸的,好歹我现在也算个大哥了,竟然连一辆能拿的出手的车都没有,还得开范倾城的法拉利,让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是傍富婆的小白脸呢!
东街,依然那么热闹,加之这是夜晚,简直可以说是热血沸腾,多少俊男靓女都在这里疯狂舞动着自己的身躯,沉浸在灯红酒绿的社会里,嗨个不停。
但是,东宫ktv里,却显得十分安静。
因为此时,里面聚集了二百多人,都是纹豹的小弟。
刚刚走进大厅,我就觉得气氛十分不对,因为里面的人全部冷着脸,似乎都不说话。
“华哥!”
此时,纹豹被两个小弟搀扶着,走到了我面前。
看起来,他的伤并没有好多少,应该是刚能下床,就叫我过来了。
“伤好的怎么样了?”
我也假装关怀,还故意探了探他的脉搏。
的确,脉象还是很紊乱,看来我断定的没错。
我笑着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而周通也很懂事,还给我点了一支烟。
我打量了周围一圈纹豹的小弟,都是虎视眈眈,似乎对我还带着一丝敌意。
“怎么着?你们还想对付我不成?”
我厉声问道,同时,一拍茶几。
茶几本来就是玻璃做的,被我这精纯真气一掌拍下去,当即碎成了玻璃渣子。
“华哥,有件事我不明白!”
纹豹沉吟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似乎有点想对我下手,却又不舍得的意思。
“我表弟宋天鹰得罪了您,他是该死,可他已经被你废了双腿双脚,你为什么还要杀他?”
纹豹一句话,倒是把我吓了一跳。
刺杀宋天鹰,那不是让秃子刘去干了吗?
难不成,他这么个孬种还真把事办成了?
“什么意思?”
这时,一个被折磨的不chéng rén样的人被扔在了地上,被打的血ròu模糊不说,就只剩下一口气了。
“他,是你派去文山医院的吧?”
纹豹质问着我,这倒是让我无话可说。
我相信,秃子刘是个窝囊的人,被纹豹这么bī问,他肯定全把我jiāo代他的事一字不落的全都抖落出来了。
“呵呵,你是为了这事找我来的?”
我终于明白了,怪不得他这么急着找我来,是来找我报仇的?
我笑了,他貌似没有摆清自己的位置啊!
我刚要站起身,却见一把黑洞洞的qiāng口顶在我的脑门上,是灰熊,他应该早知道我会动手用纹豹来做威胁,所以,他眼疾手快,提前把qiāng掏出来,想控制住我。
可是,我没怕!
反而笑的更大声了,我看着纹豹,笑问道:“纹豹,你是不是没有摆清自己的位置?”
“怎么说?”
纹豹狐疑的问道,看得出来,他很纠结,似乎也不想对我动手。
“你表弟宋天鹰,只不过是被我挑断了手脚筋,可我老婆现在已经躺在医院里,成了植物人,我的本意就是要杀了他,那天,你打算chā手,本来我也该杀了你,可我见你有情有义,大是大非能分得清,我才救得你,我帮你平息了帮里的内斗,我救了你一命,你他娘的就这么对我?”
我说出了心里话,只希望纹豹能分清是非,别因小失大。
“我……”
果然,他犹豫了,不知该作何解释。
我捏住了枪口,对准自己的脑门,冲着灰熊大喊道:“开啊,你***倒是开枪啊!”
灰熊也犹豫了,他的手在打哆嗦,我真怕他把qiāng给按走火了。
“灰熊,把qiāng放下!”
还好,纹豹在这一刻想通了,他制止了灰熊这疯狂的行为。
我又重新坐回了沙发上,从周通那又拿了根烟。
点上之后,我深深地叹了口气,笑问道:“我不想听你的废话,我只想知道,你许诺的还算不算数!”
我相信纹豹应该分的清,他今天要是跟我死磕到底,我也不在乎。
以我和段宇的身手,打得过这些人或许有些难,但是想逃之夭夭,脚底抹油却很容易,只要我们能活下来,他纹豹就不得好死,每时每刻我们都能让他生不如死。
“华哥,我……我错了,你救过我,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我刚刚是被气昏了头,一时糊涂!”
相对于那纨绔,不懂人事,无恶不作的表弟,他更愿意相信眼前的救命恩人,这就是大是大非,他今天想对我动手,无非就是面子上过不去。
但是,我救过他的命,他对我下手,那就是恩将仇报。
幸好,他还看得清大是大非。
“我宣布,从今以后,东街所有属于我纹豹的场子,都归华哥所有,我们走……”
纹豹知道,这是他的承诺,所以,他想遣散这些小弟,让他们回家过安生日子。
“豹哥,这……”
下面的小弟也愣住了,尤其是灰熊,他觉得很不甘心。
眼看着纹豹已经被人搀扶起,即将要走,我却拍了拍他的肩头:“当初,你可不是这么答应我的啊!”
“你……你还想怎么样?”
纹豹下意识的一愣,他以为我不光要夺了他的场子,甚至还想要了他的命。
“我记得当初你说过,如果你挨过这一关,你就跟我混,怎么?说话不算话了?”
我的脸上

放出笑意,很真诚的看着他,也是想让他加入我们。
纹豹身子猛地一颤,可能是伤口有些痛,他又重新坐回到沙发上。
他颤巍巍的问道:“华哥,我……我刚刚差点要了你的命,你还想让我跟你混,你就不怕我……下次还对你动杀心?”
“哈哈!”
我笑了,我狂放的笑了。
“你觉得我会因为这件事而记恨你?那你就错了,大错特错!”
我拍了拍他的肩头,头顶着他的头,低声道:“那天,我留你一命,是因为你有情有义,濒死边缘还不忘了让我留你姘头一命!”
“可是,我今天……”
他刚要解释什么,却又被我顶了回去。
“今天我相信你,是因为你看得清大是大非,你知道是我重要,还是你那纨绔表弟重要,你能把救你一命的恩人,和有点血缘关系的亲戚分清楚,证明你以后都不会背叛我,我说的对吗?”
杀人要诛心,jiāo人,同样要jiāo心。
我相信,经过今天这件事之后,纹豹一定会铁了心跟我。
“好,华哥,我跟着你混!”
纹豹很开心,死了表弟还笑的那么开心,说明他和宋天鹰好像没多么好的关系。
灰熊也赞成道:“华哥也救过我一命,我也愿意跟着华哥混!”
“我们也愿意!”
周围的小弟们都一齐喊道,毕竟,到了这个地步,谁都不愿意掉队。
终于,我的势力又进了一大步。
“你回医院养伤,过几天,我和你图谋大事,这段时间,东街的场子,就暂由灰熊打理吧,我看他跟你混了这么久了,也是个憨厚忠心的人,那天他要是也反水,别说是我,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啊!”
我拍了拍灰熊的肩膀,也笑呵呵的说道。
“华哥,谢谢你看重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很快,大家又开始吃吃喝喝起来。
当天夜里,我喝的醉醺醺的,却意外地接到了一个电话。
“你***谁呀,大半夜的给我打电话?”
我喝醉了酒,天老大,我老二,我谁也不怕。
可是,这个人,我还真得罪不起。
“我是秋处机,秋胜男的父亲,有些事,我想找你聊聊!”
说实话,听到这个名头,我酒醒了一半。
秋老爷子深夜给我打电话,这还能有好事?
难不成我和秋胜男的事情被她看穿了?
这还得了?
这老家伙该不会是想把我约去,无声无息的杀了我吧?
“伯父,你……你找我有事?”
我下意识的说话有些吞吞吐吐,说不怕那是假的。
人家可是武术界的泰山北斗,应该早就踏入修炼界了,而且,他们家住的可是山庄,势力一定不比那个所谓的龙爷差,他还是想对付我,那还不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我在秋茗茶庄等你!”
我还没搭话,电话已经挂断了,看来,这老爷子是非要见我一面了。
酒精麻痹着我的脑袋,到现在还晕晕乎乎的。
本来我就打不过那老家伙,再加上身体不适,我死亡的几率就更大了。
于是,我把电话拨去了秋胜男那里,谁能想到,她早不关机,晚不关机,偏偏这时候关机了。
难不成连秋胜男也被关押起来了?
早就听说秋老爷子家教严格,不通世事,我本身就有妻子,现在又和秋胜男暧昧在一起,他一定是察觉到什么了,要不然的话,肯定不会这个时间邀请我。
怕只怕,秋胜男什么都坦白了,现在她爹找我,就是让我来算账的。
鸿门宴,光是听着就要人命啊!
我硬着头皮起身,坐上车,到了所谓的秋茗茶庄。
秋茗茶庄距离秋月山庄并不远,也是秋家的产业,之所以不把茶庄开在闹市,原因有两点,茶庄茶庄,要的就是一个清净,有人喝茶,有人聊天,也有人在这里打牌。
而且,到这里来玩的人,普遍都是达官贵人,家里有点生意的,要不然还真来不起这地方。
刚踏入茶庄的第一步,我就被一个服务员叫住了。
“先生,几个人,需要包间还是大厅?”
她很热情,以至于我没舍得打断她。
直到她期盼着我回答,呆呆的看着我时,我才回应道:“有人约,是秋老爷子,不知道他在哪个房间?”
“你……你就是老爷要找的人?”
服务员一阵狐疑,脸上有些不自然。
“有什么问题吗?”
我刚问,她就要跑开,我急忙追了上去,还从钱包里掏出了五百块钱,递到她手里,笑道:“美女,这儿有五百块钱,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怎么样?”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哥,你别为难我了!”
见她这么慌张,我更是无语了。
到底什么事能把她吓成这样,我更好奇了,于是,我又掏出了五百,递到她手里,笑道:“美女,你就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就行,我绝对不会出卖你的!”
“这……那我就告诉你吧!”
服务员终于有了松口的意思,她低声的说道:“我今天看见老爷竟然绑着小姐进的茶楼,小姐被她五花大绑的关进了包间,我当时也好奇,就在门口偷听了一句,说什么‘一会儿他来了,非要活活剁了他不可……',他说的人,该不会就是你吧?”
她还学出了老爷子的语气,看来,她没骗我。
这***还有的说,当然是脚底抹油,走为上计啊!
可是,我前脚刚要离开,却听后面传来了那上了年纪的咯痰声:“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要走,难道不是找老朽喝两杯的?”
此话一出,我知道,凉了,这回彻底凉了。
这个声音,我太熟悉了,刚才在电话里,虽然就这么两句,但是他的音色实在是太好识别了,我一听就知道是他。
我转过身,笑道:“秋老爷子,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您果然很健朗嘛!”
他在打量我的同时,我也在打量着他。
他穿着一身中山装,虽然显得很老气,但绝对不好惹,这就和穿西服的张晋一样,只有他打别人的份,没有别人敢打他的份,现在这老爷子的身板,依然挺硬朗,而且走路很轻盈,很明显,他功夫不浅啊!
“呵呵,年轻人到底是年轻人,竟然这么不懂礼节,来看望老朽,竟然连个礼物都没带!”
他的声音不大,但明显是说给我听的。
我***……
我真想骂娘,这是我不带嘛?
是他大半夜的打电话叫我来,我能来就不错了,还得给他准备礼物?
我没接话,只能硬着头皮跟在他身后。
这第一印象就不怎么样,看来,我和秋胜男的事,应该也完蛋了。
但是,他的眼中竟然没有杀气,倒是让我有点惊讶,他没打算对我动手?
进了包间,我当时就傻眼了,此时,秋胜男果真被五花大绑的扔在地上,嘴上还堵着一块破布,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被绑架了呢!
我急忙上前,解开了秋胜男嘴上的破布,疑问道:“胜男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武华,走,快走……”
她用脑袋顶我,想让我走,不让我管她,难道出什么事了?
“咳咳!”
这时,秋老爷干咳一声。泯了泯茶,笑问道:“走?哪有那么容易,武华,我问你,你从什么时候和胜男发生关系的?”
“我……”
他真的把我问懵了,我急忙看向秋胜男,想和她对对口供。
“快说!”
被他这么一呵斥,我虽然有点紧张,但却不怕了。
一开始,我是挺害怕他的。
可是,后来想想,我死不死无所谓,重要的是秋胜男会不会因此得罪了他爹。
现在想想,既然如此,是男人就该负点责任,大不了横竖就是一死。
“十天前,我和田森仁藏比武的那天晚上,我和胜男发生了关系!”
我说出了实情,也昂首挺xiōng的看着他。
终于不再紧张了。
“年轻人,你先别激动,我调查过你,你成家了,而且,你老婆在几天前出事了,为了报复仇人,你在东街杀了不少人,就在今晚,还收服了东街,我见你是个苗子,所以,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秋老爷子品了一口嘴里的茶,笑吟吟的说道,脾气倒没我想的那么臭。
“什么事?”
我还是打算婷婷,既然我在他口中说的这么棒,就一定有他要利用的价值。
“你和我闺女发生了关系,我本该杀了你,你欠我一条命,但是,如果你帮我办了一件事,我可以既往不咎,还可以把胜男许你做妾,但若你办不成,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听到这话,我下意识的一愣,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妾不妾之说?
“别卖关子了!”
我实在有些好奇,所以就急切的问道。
“你倒是挺急,那我就不卖关子了,我知道你已经踏上不归路,可在汇源市,这条路上的东道主是龙爷,我给你半年时间,你把他给我扳倒,如何?”
我真没想到,秋老爷子会说出这种话来。
他跟龙爷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半年,恐怕有些难,但我相信,很快我就会和这老家伙jiāo手。”
我知道,龙爷一个月就会找范倾城一次,现在距离下次圆月,只剩下不到二十天,到时,我必定会得罪龙家,处境一定会很艰难。
“好,有志气!”
他可能还不太明白,以为我是真的很爱秋胜男,认为是因为这个,我才这么急切的去和龙爷jiāo手,他没把我当成是疯子就不错了。
“那可以放开她了嘛?”
我一指秋胜男,觉得很气愤。
哪有这么当爹的,他这完全就是把他女儿当成是筹码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