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月陪房东睡3天|—边摸—边做—边叫

算来算去,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啊!
她初尝禁果,那连着两晚都让她那么难忘,所以这会儿,她更是尽情撩拨我,那丰满的xiōng脯,正摩擦着我的xiōng脯,那两条纤长有ròu的大腿正缠绕在我的身上。

她的身材依然还是那么好,只不过,自从今天见了她爹之后,我觉得她更有一番滋味。
就好像个小媳fù一样,倒是让我觉得很意外。
“话说,你是怎么被你爹发现的?”
突然想到这一点,我狐疑的问道。

 文学

她爹和她男女有别,又不可能去窥探她一个女儿家的秘密,现在被发现了,难道是她妹妹秋淑君说漏了嘴?
这倒是不无可能,毕竟那丫头初经人事,不懂什么隔墙有耳,开起玩笑来,被她爹听见了,也并不是什么意外。
但是,秋胜男摇头了,很明显,我的猜想并不对。
“别提了,今中午,我爹让我耍一套她新jiāo给我的拳法,他越看越不对劲,看我胯骨变宽,两腿之间的缝隙也变大了,他就猜出一二了,后来,他bī问我,你知道我的,我肯定死活不会出卖你,可是……”
我明白了,她没说不假,但是秋老爷子是个老狐狸,他只要偷偷地调查我一番,就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今天也是我不打自招了。
如果我死不承认的话,老爷子也没证据断定是我破了秋胜男。
“不对呀,那晚,你爹不是以为你和赵公子发生过关系了吗?他怎么还会怀疑?”
我下意识的一愣,难道说,那个赵公子不守信用,全都摊牌了?
“别提了,那家伙那晚受了重伤,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却让我爹看出了端倪,这两天就一直盯着我,想找出蛛丝马迹,今天你算是倒了大霉了!”
我也暗暗留下冷汗,到底是人老成精,套路起来,真是给老母猪带xiōng罩,一套接一套。
“那你说说,你爹和龙爷什么恩怨?”

 

终于问到了我最好奇的点,他爹为什么要我对付龙爷,他自己不行吗?
可是,话问到这儿,秋胜男竟然没说,还躺在床上,用小脚提了提我的pì gǔ。
“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全都告诉你!”
“嘿,你个小sāo蹄子!”
被她如此撩拨,我可彻底不客气了,我解开她的衣服,笑道:“sāo蹄子,翻过来!”
后入,我喜欢这个姿势。
所以,我已经把话儿顶进了她温润的sāo洞上,她也马上双眼迷离,表情痴迷道:“啊……好大……顶到人家的huāxīn了……啊……快动起来……”
我也不客气了,掐着她的柳腰,狠狠地撞击在她的pì gǔ上。
我能感觉的到,我体内的真气依然是充盈着的。
而且,我很郁闷,我竟然又要泄了。
这***的,我才刚chā了百十来下,就要泄了?
就算她不认为我阳痿,我都会认为自己阳痿了。
郁闷,真他娘的郁闷,如果我再不突破,恐怕下次想再做这种事都难了,鱼水之欢都享受不了了,还叫***什么龙虎秘术?
突然,我的下身一哆嗦,竟然又泄了出来。
已经不止一次了,嫌我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我盘膝坐在床上,还是一点突破的迹象都没有。
“我去?武华,你耍我的吧?怎么这么快就泄了?”
秋胜男也不敢相信,在她眼里,我是那种做一两个小时都不嫌累,而且还生龙活虎的男人,可是今天,未免太反常了吧?
我也很郁闷,就解释道:“胜男,其实我这几天已经不止一次这样了,自打我突破到化内为真的境界后,我几天内就把真气充盈了,以至于我每次再做的时候,真气就会以精华的形式排出体外,导致我泄的这么快。”
这听起来很像是一套歪理,可这的的确确是实话。
“我懂了,就是说,你现在丹田里真气已满,就像是水桶,装满了水就不能再装了,是吧?”
秋胜男不愧是学武的,竟然理解的这么快。
她又拍了拍我的脑袋,笑问道:“兄die,那你有没有想过,和我做之前,把内力耗尽,在跟我做的时候,最起码需要一小时才能恢复吧?”
听到这话,我下意识的一拍脑袋,暗骂道:“卧槽,我可真傻逼,竟然连这个都没想到!”
“你现在想到也不晚啊,快,趴我身上做一万个俯卧撑,每次都要吻到我,但绝不可以用下面的弟弟碰到我!”
说着,她用卫生纸把我的话儿围了起来,还用她扎头发的皮筋给我包扎起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的话儿受过什么伤,还需要包扎一样。
“好啦,看,这家伙终于不狰狞了,乖,姐姐是在帮你呢,一会儿等你哥把真气耗尽了,姐姐让你进姐姐的sāo洞洞好不好?”
“好!”
秋胜男简直太会演戏了,她竟然自问自答,跟我的话儿唠起了嗑,真是太奇葩了。
“快做啊!”
都怪我,非要开什么情趣酒店,现在倒好,秋胜男不止从哪找到了一根小皮鞭,竟然一鞭子抽在了我的后背上,疼得我龇牙咧嘴,这姑娘下手真是没轻没重啊!
我是敢怒不敢言,都怪我提前没想到这个办法,现在倒是受到了折磨。
“快点,亲我……”
我在她身上趴着,双手硬挺着,每一次俯身向下,都要亲到她的小嘴。
我发现这样消耗真气真是太慢了,直到我发现了一个秘密,瞬间豁然开朗。
我试图把真气注入到话儿上,提高了他的硬度,我的双手忽然背在脑后,用话儿发力,一起一落,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新金瓶梅里的桥段,西门庆用话儿练就俯卧撑,那真的不是梦。
而且,我还做了几百个。
没多一会儿的功夫,我的双鬓流出了冷汗,看来,真气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怎么样了?”
见我停下来了,秋胜男也心疼起我来。
知道我刚才用话儿做俯卧撑,肯定消耗了很大的体力,这要是一下一下这么有力的顶进她的洞里,她早该gāocháo迭起了。
我的确有些累,可我还没累到像病人一样。
可能是秋胜男太急,也可能是她关心我的身体,她竟然主动解开包扎在话儿上的卫生纸,还把皮套解开,上面竟然有几道红色的勒痕,这可把秋胜男心疼坏了。
她轻轻地套动了几下,见皮ròu间还是有勒痕,她伸出小香舌,轻轻地tiǎn舐着勒痕,还哄着它说道:“乖弟弟,疼了吧?姐姐给你tiǎntiǎn,舒服了没?”
“没有啊,那进姐姐的洞洞泡泡温泉好不好?”
他继续问道,好像真的在跟我的话儿对话。
她疯了,真是疯了,即便是在情趣酒店,也不必把我晾在一边,和我那不会说话,只会来回进出的话儿聊的这么嗨吧?
有时候我真怀疑,她到底是喜欢我的人,还是喜欢我的大家伙。
“好啊,那姐姐让你泡温泉!

第二天一早,秋胜男已经去武术协会忙活了。
至于我,则是躺在宾馆里。
这时,周通又给我打了电话,语气好像不太对。
“华哥,你回来一趟,家里好像要出事了。”
我一听,也急忙说道:“nǎinǎi的,哪又出事了?”
我真是醉了,为什么自己当初要走上这条路,现在三天两头出事,自己这个大哥当的,简直是又当爹又当妈,伺候的这帮妥妥当当不说,还得保护他们的安全。
挂断电话后,我洗了个澡,换上衣服,朝着倾城夜总会就去了。
当我到了夜总会的时候,里面还是很冷清,因为这个时间,也不是正常营业的时间。
周通等人正坐在大厅,喝着酒,聊着天。
“华哥,你来了!”
见我回来,周通马上把位置空出来,还给我点上根烟。
我翘着二郎腿,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沙发上,然后叹了口气问道:“出什么事了?”
“华哥,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黑虎帮嘛!”
周通提了起来,我也想起来了,当初不就是因为黑虎帮挑事,周通这边才缺个大哥嘛!
“记得啊,可是,这黑虎帮当初不就跟你半斤八两,现在咱们可是收服了整个东街,纹豹那边二百多人,还打不过一个黑虎帮?”我分析的又不是没道理,一个小小的黑虎帮,至于这么害怕嘛?
听我这么说,周通饥饿忙解释道:“华哥,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咱们现在地处西街,现在黑虎帮大肆造谣,说我们要立棍,亡齿han,收服完东街,下一个就是西街,现在他们正脸合着怎么对付我们呢!”
“呦呵,有点意思!”
我心里一乐,我还没找他们,他们就来找我了。
一开始,我还寻思让大家缓几天再说,现在听他这么一分析,有道理啊!
我们地处西街,为什么不把西街的场子也纳为己有?
“那西街现在谁说了算?”
我笑眯眯的问道,有点道理,既然昨晚秋家老爷子都bī我加快速度了,我也是该多扫几个场子了吧!
“是泰山,那家伙人高马大的,非常好色,仗着自己一个能打二十几个,就横行霸道,几年间就成了西街第一大帮,他本来是不打算管的,后来一听黑虎帮挑唆,现在已经打算对付我们了!”
我一听,顿时笑了,这泰山听起来就很猛啊!
一个打二十几个,不晓得能不能打得过我呢?
“老方法,周通,去给我查查他有没有喜欢的女人,最好是雏儿,最近给我憋坏了!”
我有点尴尬,再不突破,我就废了。
所以,我想让周通帮我查查,找那种不用负责任的女孩。
“有啊,泰山的妹妹,是个小太妹,人称雏凤,不如,我们从她身上下手?”
我一听就来了兴趣,竟然叫雏凤,难不成真是个雏儿?
“你怎么知道她是雏儿?”
我下意识的一愣,我指名道姓要的是雏儿,他哪来的自信?
一般混社会的女生,不早就把第一次jiāo出去了吗?
“华哥,你是不知道啊,泰山把她妹妹当宝儿养着,让她随便吃,让她随便玩,但就是不许jiāo男朋友,有一次,一个富二代撩了她妹妹,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高位截瘫,你说吓人不?”
这倒是挺唬人的,汇源市富二代不少,一般混子多少给点面子,不敢惹。
敢打富二代的泰山,看来的确很爱她妹妹啊!
“华哥,你看照片,水灵不?”
这时,周通给我看了下她的照片,我下意识的一愣,别说,她真的还真漂亮,萝莉范儿十足啊!
“你怎么有她照片?”
周通这小子真是个百事通,竟然连照片都给我准备好了。
“华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她这是在某平台上直播,粉丝破十万呢!”
直播?”
我下意识的一愣,那泰山好歹是西街扛把子了,肯定捞了不少油水,难道她妹妹还缺钱?
“是啊,她直播特别火,我平时也没少看,也是她的迷弟之一,要是能吻上她的小嘴,那我少活十年都乐意啊!”
周通那样子,可以说是非常贱了,他排第二,就没人敢排第一了。
他那一副痴迷的样子,就说明他把雏凤当成是偶像看待了。
“她几点直播?”
我狐疑的问道,既然周通这么喜欢她。
那我就当场把她泡到手,让这小子羡慕去吧!
“现在就直播呢啊,听说明天是她二十岁生日,所以她今天放出消息,谁给她刷礼物刷满意了,就答应出来约会,那可是和女神约会,我一辈子都不敢想呢!”
周通真是贱死了,难道这就是暗恋?
他好歹也是个大哥,什么样的女人没玩过,为什么非要痴迷于一个雏凤,她真有那么美吗?

“兄弟,你别激动,现在直播里的滤镜功能真的很强,说不定现实社会真是个丑bī呢!”

我真想给他拉回来,一开始还以为他是逢场作戏,故意夸张,现在一看,这家伙是真喜欢雏凤啊!
这时,周通把平台打开,指着里面正在唱歌的美女说道:“华哥,你看她这像是丑bī嘛?”
我仔细一看,这女孩长的真心不错,尤其是那银白色的头发,那小脸嫩的像婴儿一样,那声音甜的让人心里发麻,怪不得周通这么喜欢她!
“哎,不对啊,你不是说有一次约会的机会嘛!那应该好多人刷bào了屏幕,为什么礼物这么少?”
我下意识的一愣,难道她没这么受宠,还是说根本没人想约她。
“别提了,你说道上谁不知道泰山,那家伙凶悍的一批,谁要是敢对他妹妹下手,那肯定腿打断,腰打折,xià tǐ给你打骨折,

所以说,即便是她放出这样的消息,也没人敢约,就今天这礼物,是最少的,平时都有人刷飞机轮船呢!”
我打眼一看,周通的余额里还有五万多。
我也没客气,反正不是我的钱,我当即点开五十艘轮船,刷了出去。
“嗖嗖嗖……”
屏幕上全是轮船划过,海风呼啸的声音。
“卧槽,华哥,你……”
周通发现的有点晚,还一脸的惊讶,估计是心疼他的五万块钱。
很快,弹幕也铺满了,上面还写着:
“卧槽,哪个不知死活的刷了这么多礼物?”
“他竟然想约我们雏凤大小姐?”
“日了狗,让我看看是哪个鳖孙子……”
最后一个分明有敌意,竟然直接骂我是鳖孙子。
很快,一条私信发来,竟然真的是雏凤,他的大v号发的气泡都不一样,竟然还是语音。
“小哥哥,你要约我吗?”
那声音,是真尼玛甜,甜到骨髓里了,光是这声音就差点让我shè了。
这个女孩一定能让我突破,就她了,这么甜的声音,用来唠嗑真是可惜了,如果用来叫床,那一定爽死了。
“咳咳!”
“是啊是啊,美女今晚有时间吗?”
为了不让她以为我是个猥琐的大叔,我故意正色了一下声音,这才发了出去。
“当然有啊,小哥哥,你都是我的两年粉儿了,以前的故事你不会没听说吧?你不怕我哥嘛?”
她貌似还在担心我,还故意提醒了我一下。
“不怕不怕,只要能和美女见上一面,就算我被腿打断,腰打折,xià tǐ给我打骨折,我都毫无原因,我愿意躺在医院里,继续给你刷礼物,刷到你冲我笑为止!”
哥也不是没跑过妞,说起sāo话来自然也是一套一套的。
“好啊,那今晚我们在大世界广场见面,小哥哥,我好想见见你啊!”
这声音真是甜到骨髓了,我急忙恢复道:“好,今晚我在那儿等你,我左手拿一朵玫瑰花!”
……
当晚七点,我准时出现在大世界门口,而周通段宇等人则是坐在旁边的车里,随时等待候命。
在大世界广场等了好久,我都有点烦闷了,这小妞该不会耍我的吧?
“啪!”
有人拍了我一下后背,这还得了?
竟然敢偷袭老子。
“回首~~~掏……”
我的手什么都没抓到,但是被纱制的布料给缠住了,那小裙子竟然被我穿透了。
偷袭我的是个女孩子,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身材特别好,小脸是当红的蛇精脸,十分白嫩,头发是金色的,烫的大波浪,酥胸微微隆起,不是很大,像两团小ròu包子。
小腹也很平坦,但是下面的裙子,却被我活活的掏了一个洞,正好摸到了里面那薄薄的内裤。
“对……对不起……”
我认出来了,她不就是今天平台上直播的雏凤嘛?
“你流氓!”
她急忙向后一缩,捂住被我掏坏的裙子,生怕春光乍现。
“那个……美女,你误会了,我以为有人要偷袭我,所以……”
“你别解释了,我以为和我见面的会是个风流倜傥的帅哥,可你竟然是个流氓,我……我走了!”
她刚要走,却被我从后面抱住。
“美女,我……我真知道错了,你别怪我好不好?”
第一次挨得她这么近,我发现她身上真的好香,简直沁人心脾。
这不是香水味儿,这是体香,是沐浴露的香气。
“你……你放开我啊!”
她还在挣扎,这时,我才发现,我的手正捏在她的ròu包子上,那么软,那么嫩,竟然还没传xiōng罩,那应该是带着rǔ贴呢,因为我摸了半天,都没找到那小ròu揪。
“我放开你,那你不要走好不好?”
我现在和流氓没什么差别,这种行为,连我自己都觉得可耻。
“好,我不走!”
她拗不过我,只好答应了。
于是,我松开了手,正过她的身子,正看到那俏脸绯红,低着头都不敢看我了。
这小脸就像硅胶的充气娃娃一样,简直太可爱了。
“美女,刚才真是误会,正好我们在大世界商场门口,我带你进去买衣服吧?”
我试图邀请她,没办法,她的衣服坏了,又不能离开,只能换一件衣服了。
她答应我了,正打算朝着大世界走,我却发现,后面跟着两个跟屁虫,应该是泰山不放心他妹妹,所以派人盯着呢!
“我要那件!”
刚到商场,她就看到展台上的裙子,所以上去就是一指。
我下意识的一愣,妈的五位数的裙子,八万多。
没办法,谁让我把人家裙子掏坏了呢!
“买!”
反正我兜里有一张银行卡,是范倾城给我的,里面有五十多万,就当是范倾城资助我泡妞了。
很快,服务员来了,还递给了她。
“我去试试看!”
雏凤拿着衣服进了试衣间,而我打眼一看,又看到了那两个跟屁虫。
在他们之后,还有两个人,正是周通和段宇。
二人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出来这俩人是跟着雏凤得了。
于是,段宇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膀,笑道:“兄弟,跟我到这边聊聊?”
“你……你们想干什么?”
他们刚想挣扎,却看到那闪亮的刀子正顶在自己的后腰上,这要是一刀下去,就算不死,那肾也该被捅坏了。
“嘿嘿,那是我们老大在跟你们家小姐约会,我们这种局外人就不要打扰了吧?”
说着,段宇和周通推着二人,缓步离开了商场。
我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暗笑,泰山啊泰山,你说你怎么能派这两个怂包来保护你妹妹,真是太好笑了,看来,今晚我是有福气了,如果顺利的话,一定可以把这个丫头拿下。
突然,试衣间里传来了喊声:“啊……有老鼠啊……”
我下意识的一愣,机会来了。
我冲了进去,还没看清什么局势,就见只穿着三点式的雏凤突然跳到了我的身上,两腿盘在我的腰上,胳膊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两团小ròu包正扑在我的脸上,还好不算太大,这要是大一点,估计要把我捂死了。
要知道,她可没带纹xiōng,只有rǔ贴,所以那白嫩的ròu包子正紧紧地贴在我的脸上,上面还带着那醉人的香味,我真想啃一口,尝尝什么味。
“老鼠在哪呢?”
我憋的难受,急忙问道。
“在脚底下,刚才我就感觉毛茸茸的东西碰到我了,你快帮我看看……”
我急忙低头一看,下面哪有什么老鼠,分明是一个毛茸茸的宠物仔,是店家放这儿垫脚的。
“我说大小姐,那不是老鼠,那是垫脚的垫子,要不,你先下来?你这样诱惑我,我怕我忍不住在试衣间把你给办了!”我有点无奈,不是我不是人,是她太诱人了。
她低头一看,确实是个垫子,她的俏脸又红了起来。
真可爱!
“对……对不起……”
她急忙从我身上下来

,却无意间碰触到我硬挺着的话儿。
她的小屁屁碰到了我的兄弟,让我的兄弟猛地一颤,把我宽松的运动裤顶的更大了,简直就是个巨大的山包。
“你……你这是随身携带的武器?”
说着,她深处白嫩的小手,蹲在椅子上,轻轻地摸了起来……
“我……”
我刚想提醒她,可她的小手太嫩了,触摸上来的感觉简直又柔又嫩,我爽极了。
她越摸越来劲,我的话儿甚至动了几下。
“我的天,还会动……你这到底是什么宝贝儿,快让我看看……”
说着,她就要掏我裤兜,想摸摸里面到底是什么。
我急忙拦住她的手,笑道:“想知道吗?那你今晚跟我去开房,我把我的家传武器给你看,它可是很灵xìng的呦!”
“真的假的?”
她竟然还信了,一脸的狐疑,完全忘记自己现在还穿着三点式跟我对话呢!
“当然了,实话告诉你,我开武馆的,我就是前几天把田森仁藏打败,上了报纸的武华,我家传武器专治女人,你要不要试试?”
这丫头好像真挺天真,我说什么她信什么。
她又问道:“真的假的?”
“我骗你干嘛,你没在报纸上见过我吗?我很能打的,一个打十个不是问题!”
这倒不是我吹牛bī,我打十个还真不成问题,以我现在的实力,放倒百八十个混子跟闹着玩似的。
“你就吹吧,你再厉害能有我哥厉害?我才不怕你呢,我跟你去酒店,反正有我哥罩着我,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这可能就叫盲目自信吧!
她哥从小把她当个宝儿养着,谁也不敢欺负她,导致她对她哥无比崇拜,认为她哥能罩她一辈子。
但是,今天算她倒霉,遇到了我,足够她吃亏的!
很快,衣服换好了。
付款之后,我们出了商场,直奔附近的酒店。
她可能是对我下面的“武器”太好奇了,上电梯的时候,见四下无人,她还故意摸了摸我的下面。
这可把我给撩的浑身燥热了,一会儿玩起来,一定要把这丫头伺候舒服了,要不然的话,她该回去跟她哥告状了。
很快,我们进了房间。
我是真没想到,前台小姐误会我们俩的关系了,竟然给我们开了一间情趣酒店。
一进门,她就迫不及待的说道:“快,让我看看你的‘武器',到底是什么,还会动?”
我面色一暗,笑道:“那我就给你看看!”
我还没动,就见她的小手顺着我的裤兜伸了进来。
“咦?什么都没有啊!”
她又摸了几下,发现裤兜是空的,还疑惑的问着我。
“那么重要的东西,我肯定不能踹在兜里啊!”
于是,我解开裤绳,打算掏出来给她看。
可是,她突然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还骂道:“你流氓,你把那么重要的东西放裤裆里,万一让我看到你的下面怎么办?”
“大小姐,不是你要看的吗?”
我有点无奈,她看的不就是我的话儿嘛?
“我才不呢,你骗人,你掏出来给我看,我怕看见你肮脏的东西……”
“……”
我无语了,合着她没那么清纯,知道男人和女人不一样。
“我要给你看的,就是我下面的家伙啊!”
我无奈的解释给她听。
“你骗人,男人的家伙哪有那么大,你下面一定还有其他东西!”
她捂着眼睛,却留出一条缝隙,显然是想看看是什么。
“嘿嘿,那我就证明给你看,我的就是这么大!”
说着,我把裤子拉了下来,那话儿挣脱束缚,就像是一条巨龙一般,上下昂扬,青筋暴起,显得十分狰狞。
她更害羞了,把眼睛捂起来,死活不看。
“你看看啊!”
我故意走进了几步,却看她把眼睛捂得那么严,小脸还红扑扑的。
“我真没骗你,你看看啊……”
情趣来了,既然是情趣套房,当然要干点有情趣的事了。
我端着我的话儿,轻轻地碰触在她的小嫩脸上。
还传来轻轻地“啪啪”声。
“你……你无耻……”
她向后翻滚,躲到床里面,把被子裹在身上,生怕我扑上去。
这时,她的手拿开了,眼睛却不老实,紧紧地盯着我拿硕大的话儿。
她狐疑的问道:“我去,你这是驴的家伙吧?”
“真的这么大?”
她缓缓地爬过来,十分好奇,还壮着胆子,轻轻地摸了一下。
“我去,看不出来,你的家伙真的这么大啊?”
她的嘴已经张开成了“O”型,我真想插进去让她尝尝。
“要不,你尝尝什么味?”
我xìngfèn极了,这小妞还是雏儿,一定能让我突破,但是,我又不喜欢强上,那样的话,和畜生就没有什么分别了。
“我才不信你呢,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她似乎明白接下来发生的事会有些暧昧,所以小脸有些绯红,甚至不敢抬头看我,我们才仅仅第一次见面,就互相看了对方的私密,对我来说,太刺激了。
就是不知道她觉得怎么样,我对我的话儿尺度很满意,只要她想试试,那我一定把她伺候的舒舒服服,让她yù罢不能,就是不知道怎么引导她。
于是,我提上裤子,笑眯眯的说道:“跟你开玩笑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