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尤物扶着巨龙用力撞击,白领的悲哀至

    这年头,会依照古礼走的太少了,很多礼仪已经失传。

    严如山道:“只是备不时之需。”

    “好吧。”问再多又有何用呢?感念他的细心和心意就好了呀,“盒子里装的什么?”

    “一块儿手表。”

    钟毓秀微微颔首,突然眼神一怔,道:“手表?”

    “对,一块儿手表。”

    “你这可真是.......送到他心坎儿里了。”傅向北刚想让狗蛋帮忙做一支手表,这边,严如山已经送出了一块儿新手表。

    严如山笑声清朗,“我说的也是你送的,他一个孩子,手里肯定是没手表的;即便他家世再好,有些原则性的问题,傅家不会犯。过早给孩子配备手表并非好事。一块儿手表一百多两百,甚至几百几千。傅家要是给一个孩子带出去,那就成了炫耀,同时,这块儿手表在傅向北手里,他也会成为一个另类。”

    “我明白。”钟毓秀反问:“那你还送手表给他?”

    “正好看看他的心性,若是能想的周全些,说明他心思灵活,懂进退,知好歹。”不将手表大刺刺戴出去,不引人注目,不会引得别人将他当作不合群的人;或是从手表上得到虚荣心作祟的追逐,那说明这个孩子可以放心教。

    ------题外话------

 文学

    今天一章,明天不知道能不能更新,想休息一天;这几天被环境影响总是睡不沉,头脑不灵活了,码字很吃力。明天要是没更新,大家就别等了,么么哒~~

===https://www.AiyyzX.com/第784章 通俗物===https://www.AiyyzX.com/

“糟了。”

    严如山停下脚步,“怎么了?”

    “有事忘了问师父。”这下她没法随意出门,亲自去找师父是不可能了。

    “什么事?”

    “让向北跟着师父学几手按摩功夫。”事儿堆积起来,她就给忘了,“这事儿闹的。”

    严如山抬手抚平她紧蹙的眉心,“没事的,明天给师父打电话说明;不过,傅向北真能行?他不仅要在学校学习,还要跟着你学习,他还有时间跟着师父学?”

    钟毓秀点头,“他会安排好自己的时间,作为一个有天赋的天才,合理安排自己的时间是最基础的学习。”

    一个连自我都无法控制的人,想让他学的多好?至少无法学到顶尖。

    “好吧,你说行就行。”严如山能说什么?徒弟是媳妇儿的,身为天才中的战斗机,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钟毓秀心里有事,跟他走进大厅,只盯住儿子们乖乖睡觉;便让王大丫和龚招娣抱去洗澡了,她则是坐在沙发上将事情撸上一遍,该做的都在做了,只差跟师父说傅向北的事儿,还有问候师父。

    等孩子们洗完澡,大家排队洗,洗完就各回各的房间睡觉。

    一.夜好梦。

    醒来又是悠闲陪儿子的一天,白天有钟毓秀带着,顺便教儿童启蒙读物,蒙学系列《弟子规。》

    没错,他们学习快,如今开始学习《弟子规》,较之傅向北自己学习,他们学的更顺畅。

    晚上等傅向北回来后,钟毓秀顺便给他一起讲蒙学的基本必读书籍;一考察才知道这孩子是个有心的,悄悄在学蒙学书籍了,虽然之前没学过,不妨碍他从头开始学。

    “那你能看得懂吗?”

    “有一些不太懂,连蒙带猜的能明白大概的意思。”好在这些年读的书不是白读的。

    钟毓秀点头,“不懂随时来问我。”

    “明白的师父,我有翻字典解译。”

    “你心里有数就很好。”将地方让出来,让他来带三个孩子,“你教着他们看看,我去给你太师父打个电话。”

    “好的。”

    傅向北接手了钟毓秀之前的位置,并且,把他们禁锢在身边;三个孩子对傅向北不算陌生,又是在自个儿家里,随时能看到他们。有人带,还有人陪玩,他们倒是放的开,傅向北教他们就学什么。

    对他们来说,记忆不会产生混乱,脑子自动分区,学到的知识点分开储存自然不会产生混淆的时候。

    钟毓秀拨通徐院长办公室的电话,对面只响应了两声便接了起来。

    “师父,是我,毓秀。”

    “是你啊!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

    “来问问师父昨天回去后睡的可还好?”钟毓秀侧身靠在电话桌上,身体自然舒展。

    徐院长乐呵呵道:“好,我现在的睡眠还算不错,你家昨天的饭菜好吃,我都多吃了半碗饭;回来到现在还没饿,人老了,消化系统不如你们年轻人了。”

    “这好办,买点消食的吃吃,或者您给自己开点健胃消脾的药喝几幅。”还不行,她再想办法。

    老人家的肠胃确实比年轻人弱很多。

    “吃过了,也开药调理过了,就那样吧;我这肠胃还算可以了,比下放的时候好,能吃能喝的。”不能多吃是真的,每顿七分饱是最佳状态。

    钟毓秀笑道:“您每顿喝一碗米汤,米汤养肠胃,对肠胃没有负担。”

    “我一个人吃饭,基本上跟着学校食堂走,上哪儿去找米汤去呀?”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怜。

    “您可以跟食堂里的大师傅说一声,请他帮忙留一份米汤,不是什么难事的。”大食堂吃的是大锅饭,全部要用甑子蒸才能蒸熟,因为太多;而在用甑子蒸饭之前要将米饭和米汤分开,这期间能取出米汤。

    这些米汤多是食堂的人分了,或是当作猪潲水卖给养猪场;没人要也是倒了。

    “没必要,请人帮忙又是欠人情。”老人家最怕的就是欠人情,宁愿用钱解决,也不要欠人家的人情。

    “不过是每顿一碗米汤,没那么严重;我这边现在不能随意出门,不然,让人给您送都行。”钟毓秀沉思片刻,出主意,“一碗米汤您给两分钱,钱货两讫,不存在欠人情的说法。”

    给钱了,那就不是什么人情的事了。

    徐院长点头,“知道了,你这孩子是越发啰嗦了,你这会儿给我打电话来是有其他事吧?”

    “对,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师父您。”既然答应了徒弟,那就得做到,“向北这孩子想向您学习按摩手法一类的东西,您看您那边能让他每日过去跟着学学吗?”

    徐院长道:“行啊!只要他有心,我就教;每天中午或者晚上来学校找我就成,周六周日去医院找我。”

    “明白,那明天等他放学了,我让人带过去找您;让他认认路,以后才好找地儿。”

    互相关切几句,挂断电话。

    钟毓秀松了口气,“严大哥,明天让顾同志去接向北吧,接到人了直接送到师父那边;师父带了班,晚上会上晚自习,过去的时候给顾同志一些钱和票,让向北就在医大食堂跟着师父吃饭。”

    “好。”严如山微微颔首,朝她招招手。

    钟毓秀走到他身边落座,视线落在傅向北身上。

    “向北,明天在学校门口等顾同志,他会带你去找太师父的。”

    傅向北扭头笑了笑,“好的,师父;不用您和师公给钱啊票啊的,我找我爷爷要,他老人家平日里在大院里,有钱都没地儿花,正好有我替他花了。”

    “你呀。”没拒绝,有些事情,傅向北心里有数那是最好不过的;少年和青年所需要考虑的事情是不一样的,少年可以吃喝玩乐,啥也不管。长到青年后,那就必须得担起家事儿了,钱财收入合理分配。

    而一个天才若是连生活不能自理,钱财不能分配,那便注定在经济方面会有很多欠缺。

    这份欠缺,若是找个好对象,可能会改善;若是找的对象有异心,那是要载大跟头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