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肉进出美女人妻老师【丝袜控的销魂艳遇双飞】

只是想来走的太急又心慌意乱,所以在我们即将错身而过的瞬间,她被进屋的台阶给绊了一下子,整个人更是发出斥满惊慌的尖叫。

 

 

“啊~!”

 

 

她这一声尖叫,可是让我瞬间就回忆起了先前她和李双刚在院子里时的动静。

 

 

那种旖旎、那种香艳,简直让我迷神而醉。

 

 

但更刺激的是,被绊后脚步不稳身形踉跄的她竟向我扑了过来。恰好我刚刚迈动步子单脚撑地,结果那具成熟媚人的胴体就重重扑进了我怀里,以至于我都没站稳,直接被她给压倒在了地上。

 

 

这一倒可是把我后背跌的够呛,重重摔在了水泥地面上,所幸没伤着后脑勺。可与此同时,我感觉到那里好像被什么绵软的东西给包住了。

 

 

我下意识的耸动了一下,想想细细感受到底是什么压着我身下,哪成想,压在我身上的徐晴竟然瞬间爆发出醉人的嘤咛。

 

 

“啊~!”

 

 

那旖旎婉转魅魂如天籁的娇吟,顿时让我失神。

 

 

我滴个老天爷啊,我到底顶着她哪了,竟然能让她发出这么迷人的娇吟……

躺在水泥地面上,我双手张开有些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候的我能切实感受到来自徐晴娇躯的妩媚与妖娆,无论是我胸膛处感受到的饱满挤压,还是身下那种温软的细微抽搐性收缩,都真切地提醒着我,此刻我梦寐以求的女神正趴伏在我的身上。

 

 

尤其是被我不经意顶了那一下子之后所唤醒的欲望娇吟,更是迷魂至深。

 

 

婚后回娘家给爸下火 耸动黑粗长白浊 最新章节

 

我多想一把将她给拥在怀里,然后掀翻她的短裙狠狠对她展开冲击。

 

 

可事实上这根本不允许,想想是不犯法的,但真要强行弄进去图一时爽,事后得关多少年?

 

 

事到临头我有些心怯,不敢纵欲莽撞行事,但女神的娇躯在我身上,如果不做点什么那也实在太亏得慌了,于是我故意地狠狠挺动着,在她那温软的娇躯上磨蹭着,直蹭的她魅声连连,娇羞不已。

 

 

“啊~!你别动,王、王军,你别动……”

 

 

我能从徐晴的动作上看到她数次想要挣扎起身,但每一次起身的力气都在我对她的猥亵下丧失殆尽,那感觉就像是碰到了武侠小说中高手的命门似的,弄一下她就瘫软无力了,这特别的刺激,让我心里极为过瘾。

 

 

此刻徐晴那张美艳可人的精致脸蛋儿上已经挂满了醉人的红晕,鲜红欲滴,娇息更是急促沉重,如同火焰在她的鼻腔内喷薄。

 

 

我甚至都能看到她那双如水涟眸中的荡漾。我想,她是喜欢这个举动的,她也有这方面的强烈需求。

 

 

以此为判断,我在她娇躯上磨蹭的愈发卖力了,隔着黑短裙去感受她性感娇躯的妩媚,去享受她能带给我的一切美好与曼妙。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大腿内侧忽然被狠狠掐了一把,那钻心的疼痛就跟拿铁钳揪着似的,当时就把我心中的旖旎念头给掐了个灰飞烟灭。

 

 

而罪魁祸首徐晴也趁机赶紧起身,眼神中斥满羞愤交加的色彩。

 

 

“王军,你太过分了!”

 

 

她的态度,好像跟我判断的不太一样啊?难道是在故意装纯良,内心中则准备着什么龌龊的念头,准备耍点小手段,强迫我对她做些什么?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可太乐意了,乐意之极!

 

 

不过事实再次给了我当头一棒槌,她迈步羞愤离开,更是要把这事告诉李双刚。

 

 

我当时就急眼了,李双刚那货还压我三个月的工资呢,万一真把这事捅出去,我特么白当三个月的牛马了!

 

 

于是我赶紧向她道歉,而且没有半分的遮掩本意。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你晴姐,我确实是故意的,这点我承认。可这事也真的不怨我,你实在太美太性感了,我从没有经历过男女之间的那种事情,而且也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女人,所以我才会忍不住做出那种放肆举动……”

 

 

在徐晴面前我连声道歉,诚挚表达我内心对她美的赞赏以及内心的小委屈,并竭力表明我是因为经受不住她性感的诱惑,所以才会作出那种过分举动。

 

 

万幸,好说歹说的,屋内这才传出她的声音,表示今天的事情暂时作罢,她也不会告诉李双刚,但让我以后规矩点。

 

 

还好,得亏劝下了,不然我那可怜的仨月工资就入了狗嘴了。只是我有些不太明白,徐晴明明很有需要,可为什么临到刺激关头却又充满羞恼呢?而且看起来并不像是伪装,言语中也充满羞恼的味道。

 

 

难道,她不是在装纯良,而是真的不想做对不起李双刚的事情,大纯似伪?

 

 

想想以前的接触,我愈发觉得这种情况极有可能。

 

 

据我之前对徐晴的接触,她是个很善良的女人,乞丐上门从不会空手走,路上骑着电动车见到讨饭的乞儿都会停下车子买些吃喝送过去。

 

 

有次我劝她,说这些都是骗人的,乞儿的身后都有成人的指使。

 

 

她则告诉我说,“我当然知道了,只是这些小孩子真的很可怜,所以我买些吃喝的东西给他,至少可以让他填饱肚子……”

 

 

念及这些事情,我愈发觉得对这个心地如容貌一般美丽的女人充满了喜欢,因而那些强迫她意愿的邪恶念头,也实在不忍心耍些手段用在她的身上。

 

 

有点乱,很纠结,明明想要得到她,却又不忍伤害她的善良,很别扭。

 

 

正在我心中别扭到如同麻花般纠缠的时候,很是突然的,屋内突然响起了尖叫声,随即更是稀里哗啦桌椅倒地的声音接连传出。

 

 

我有点懵,不知道徐晴到底在屋内做什么了,竟然会闹出这么大动静。

 

 

“救命、救命!!!”

 

 

懵然中,徐晴惊惶急切的呼救声响起,我都来不及想的身体就已经冲了进去。

 

 

当我闯进她的卧室时,发现盛放花盆的红木花架已经倒地,其上的绿萝花盆此刻也已经砸到稀碎。徐晴正窝在旁边角落里,脸色煞白毫无血色,眸中斥满惊恐,握着原本她身上那件白衬衣,指向了我背后斜下方位置。

 

 

我迅速转身望去,恰好看到有只小老鼠‘吱吱’的窜出了门口……

 

 

我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耗子。凡是住平房的,谁家还能没有这种小动物啊!

 

 

但徐晴显然对耗子的恐惧至深,窝在角落里娇躯瑟瑟发抖,以至于原本就宏伟的胸前美景,此刻在紫色大号文胸托举中,也依旧难掩颤颤之美。

 

 

她这是刚脱下衬衣想换衣服,然后就发现老鼠了,所以才会被吓到,惊慌中不小心弄倒了花架,最终才让我有机会,得以近距离观赏她仅戴一件文胸的娇媚。

 

 

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的,我身下再度向她致以最崇高的经意。

 

 

而她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点,所以原本煞白的脸蛋儿,再一次通红通红的。

 

 

我……又想要她了。

站在屋门口,我注视着窝在角落里的徐晴。

 

 

这时候她身上那件黑短裙依旧覆裹着美腿,而且因为紧张的缘故并不能让我有幸欣赏到裙内的娇媚迷人,哪怕明知道她内里是中空的。但我依旧很知足,因为她上身仅穿着一件魅紫色的文胸。

 

 

那文胸应该是无钢圈的,单独存在是很蓬松的那种,松松垮垮的毫无美感,但是戴在她的身上后,却被充盈的满满当当,而且隐隐还有些被撑破的意思。

 

 

文胸大面上是两朵鲜艳的不知名妖曳花朵,周边则是黑色的魅惑蕾丝纹络。

 

 

透过那种自带魅惑的黑,清晰可见其内侵人眼底的白皙与柔嫩,充满了无尽魅惑。

 

 

望着她胸前的娇媚,我的心头再度燃起了熊熊火焰。

 

 

那火焰催使着我的本能,让我想要将她掀翻,然后狠狠地给予她最为强烈最为疯狂的爱,但理智却又时不时地蹦出来提醒我,她是个可怜而又善良的女人,我不能强迫她。

 

 

相当的纠结,相信我内心中欲望与理智交织的纠结,就一如她先前在我房间时,明明想得到我却又不肯背叛李双刚的那种纠结。我,深深了解她的苦楚。

 

 

正在我不知该如何选择的时候,面色羞红如桃花的她赶紧双臂掩胸,原本被握着的白色衬衣也挡在了身前,不露部分的美好与曼妙。

 

 

“没、没事了,老鼠跑了,我没事了。”

 

 

徐晴羞怯的开口让我了然,她这是在下逐客令,只是没那么直接而已。

 

 

我点头应了声,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准备起身的她玉足刚刚用力撑地,便‘砰’的一下子再度摔倒,重重倚靠在了背后的桌子上。

 

 

与此同时,我还见到了她那张精致可人的脸蛋儿上写满了痛楚,纤白手掌更是捂住了左足的脚踝处。

 

 

“晴姐,你崴脚了?”

 

 

我低头凝视的询问中,她点头印证了我的猜测。

 

 

见到她又一次尝试起身左足无法发力后,我赶紧上前伸手准备搀扶她。

 

 

然而她却拒绝了我的帮助,并且眼神中带有羞涩的味道,显然是仅穿着文胸的她羞于跟我发生肌肤的接触。

 

 

“那你扶着我的手臂好了,借力到床上去坐下。”

 

 

在我伸手当出人形拐杖后,她这才扶着我的胳膊,勉强坐到了床上。

 

 

不过看起来她依旧很痛苦,甚至还愈发强烈,额头上都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在她垂腿坐在床上后,我蹲在了她的身前,更是动手握住了她的左脚。

 

 

“晴姐,我父亲生前是村里的推拿先生,多少我也懂些手艺。崴脚这件事情可大可小,重则成为跛子,轻者也要几天不敢触地,我帮你检查下。”

 

 

嘴上说着这些的事情,我心中没有半分旖旎,甚至可以说是极为庄重。因为我没有骗她,我所说的都是事实。想来她也是见到了我的凝重,所以轻轻应了声。

 

 

将那只白皙嫩足握在手中后,纵是心中没有旖旎,我也依旧感受到了那只嫩足的温润与柔软,皮肤白皙温润如玉,指甲圆润光亮,脚心的肌肤嫩的如同婴儿的小屁股,甚至连脚后跟处都没有半分死皮,完美的如同一件艺术品。

 

 

如果不是需要检查脚踝伤处的话,我想单是这只脚就足够我把玩欣赏许久。

 

 

收起微微泛起的涟漪,我赶紧仔细帮她检查。

 

 

还好,经过检查发现只是轻度的位移而已并不严重。

 

 

当然了,这种情况去医院的话少不了正骨贴膏吃药休息几天,但在我这却算不得什么。

 

 

于是我搬了把凳子,将她的左腿搭在了我的腿上,在她的脚踝处开始施展老爹留下的推拿手艺。

 

 

只五六分钟的工夫,徐晴就感受到了明显的效果。她惊讶的告诉我说,竟然感觉到脚踝的伤处疼痛减缓了许多,并且赞美我推拿的手艺真的很不错。

 

 

我知道她之前肯定是心怀对我占她便宜的猜忌,所以这赞美声声中才会带有一股致歉的味道。不过我并不介意,我更希望通过这件事能让我跟她之间拉近距离。

 

 

事实上随着推拿的继续,我们也确实展开了闲聊的话题。只是闲聊的内容比较少,而且她始终拿白衬衣捂着胸前,场面确实有些不太适宜于聊天。

 

 

尤为重要的是,因为她一条腿在床一条腿在我膝上的缘故,导致裙底洞开,所以我能够清晰看到她那两条光滑修长的美腿,甚至都能看到大腿内侧的白皙。

 

 

但很可惜的是,由于凳子较高的缘故,我无法望见更深处也是更媚人的美好。

 

 

心泛涟漪,口上忍不住的也就生了旖旎。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