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靓美人妻柳莺;将她的脚趾轻轻含入口中

李晓峰的身子猛地一震,还有什么比一个女人在耳边温柔的说这种话更能触动心弦的呢?

“好。”李晓峰郑重其事的点头说道,他心里火热,听着耳边张玉兰的轻声细语,大脑一片空白,心里想的各种海誓山盟的话到了嘴边却只剩下一个干巴巴的‘好’字,可他的脸色还有语气却是无比的认真。

被他那火热的柔情所包裹,张玉兰最后一丝戒备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怀里抱着李晓峰,整个人已经沦陷,心里也做好了被李晓峰占据的准备。

但看李晓峰真的是什么都不懂,只能开口说道:“晓峰,你还不会,嫂子教你,你别动就好了。”

李晓峰一听,赶紧躺在床上不敢动了,那傻样子,倒是让张玉兰有些想笑。

张玉兰怎么说也是人妇,自然十分熟练,李晓峰就被动的享受着。

这是李晓峰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正值青年,脑子里自然也脑补过这些东西,但他万万没想到,真正体验到的时候,感觉竟然如此美,简直要上天了!

五年了,五年的时间张玉兰也压抑的太久了,终于等到这个机会,她的感觉也出奇的好,仿佛一个被点燃的汽油桶,熊熊的火焰燃烧着。

李晓峰是第一次,没过多久就早早听了,但也许是感觉来了,又憋了二十几年,身强力壮的李晓峰恢复速度是嗷嗷块,往往歇了不到几分钟就又恢复了,一晚上的时间,李晓峰几乎都没歇着,张玉兰是又惊又喜。

这两人忙会了一晚上,李二虎却也没歇着,他虽然喝大了,但是想着自己的媳妇儿正和李晓峰在自己的床上翻滚,他是睡意全无。

心里好奇之下,隔一会儿就要去观望观望,但可惜的是,这乡村的老房子,窗户都是砂纸的,啥也看不到,门缝倒是宽,却没正对着床,啥也看不到。

李二虎听着耳边张玉兰在房间里时不时传来的一声一声叫声,心里是猫爪般的难受,这场面可比他之前想象中的要激烈太多了。

 

嘿我的小媳妇|你下面真紧真爽

回到柴房,想着自己有这么一个如花似玉妖精般的媳妇儿,自己却没办法享用,耳边听着李晓峰和张玉兰闹出来的动静,他却只能苦兮兮的缩在柴房里空流泪,心里对王德彪的恨意就更加强烈了。

如今李晓峰帮了他留了种,他最大的心愿也算了了,做事也能肆无忌怠一些,想着李晓峰不过才第一次就能把张玉兰弄的哭天喊地得,那是不是可以让李晓峰帮自己报仇呢?

他脑子里一个疯狂的想法躁动着,一让李晓峰帮自己报仇,让他睡王德彪的女人刘蓉。最好天天给王德彪戴绿帽子!

不过他也知道李晓峰胆小,不敢招惹王德彪,既然如此,就只能多给他点甜头,让他在自己媳妇儿张玉兰身上好好学习学习怎么弄女人,到时候给王德彪戴绿帽的时候也能更加顺手一些。

反正李二虎的目的是借种,这一次两次的没准还种不上,那就多来几次好了,他就不信把李晓峰这小子喂饱了他还不配合自己。

就这样起起伏伏声音一直持续到了早上四五点,李晓峰终于累了,张玉兰也是气喘吁吁,脸色带着异样的鲜红,没想到自己守了这么多年的身体,第一次开张就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张玉兰很是满足。

李二虎又去观望了一次,发觉里面已经没了动静,这才悻悻的回到了柴房,心想李晓峰这小子真能够折腾的,这可比他自己当年还能用的时候厉害太多了!

想着想着,李二虎就在柴房一张临时休息用的小床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而李晓峰和张玉兰则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相拥而眠。

天刚蒙蒙亮,李二虎当先起床了,他脑子里老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睡的也不踏实,索性直接起床了,原本家里是张玉兰做饭的,但想着昨晚他们两个肯定累得够呛,只能是李二虎做了。

简单做好了早饭,李二虎走到两人房前直接推门而入,眼前的一幕让李二虎登时瞪起了眼睛。

没想到两人也早早就醒了,此时此刻,两个人还在做那个事情,自己这一清早冒冒失失的进来叫他们吃饭还真是打扰到了。

李晓峰和张玉兰两个人这会正玩得开心呢,哪里注意到门口进来个人,依然是我行我素,玩的正兴起。

李二虎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折腾了一晚上了,李晓峰这才休息了两三个小时,又这么猛了?再说自己的媳妇儿张玉兰,平日里看着挺正经的,没想到骨子里竟然是这样的人!这个样子,就连李二虎当初都没试过!

李晓峰和张玉兰这会才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似乎房间里多了个人,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正看到李二虎一脸错愕的站在门口,正在动作的人戛然而止,刚刚还热闹的房间,安静的可怕,场面瞬间变的尴尬下来。

倒是李二虎最先反应过来,神色平静的说道:“没事,你们忙,一会儿过来吃早饭。”

说完,李二虎又夺门而出,顺带着关上了房门。

张玉兰本是借着李晓峰早晨那一股子硬劲儿想再享受享受,没想到被李二虎这么撞破了,两人都没了心情,张玉兰掐了李晓峰一下就从床上下来,匆忙穿好衣服两人就出了门。

厨房里,李二虎刚吃完就看到两人过来了,笑呵呵的打招呼道:“昨晚睡的好吗?”

张玉兰一张俏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倒是李晓峰镇得住场面,神色略显尴尬的点了点头:“还好,还好。”

“那行,我也吃完了,还要下地干活儿去,你们先吃饭吧。”李二虎当然也觉得气氛有些古怪,决定先缓一缓再说。

等李二虎离开之后,李晓峰才放下心来吃饭,要是李二虎在的话,他还真是有些放不开了,经过一晚上的折腾,两人都饿了,李二虎做的饭味道不怎么样但也被两人迅速的消灭干净了。

吃饱喝足,李晓峰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张玉兰则起身洗碗去了。

她身子伏低,双手在洗碗池里刷洗着,优美的身姿在李晓峰的眼前摇摆晃动,李晓峰登时又食指大动,忍不住起身从背后保住了张玉兰的身子,正好两个人贴在一起。

张玉兰吓了一跳,赶紧扭动身子说道:“呀,你干嘛,这大白天的,家里要是来人了怎么办?”

可她不动还好,一动,弄的李晓峰更加舒服了。

“俗话说一天之计在于晨,表哥也等着抱孩子不是。”李晓峰一脸坏笑的说着,身体的动作更大了。

张玉兰瞪了那么多年,现在就像是火药桶,一点就着,被李晓峰这么一弄,身体就朝后倒去。

因为是白天,张玉兰不敢太过放肆,贝齿死死的咬紧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喉咙里发出一阵咕哝咕哝压抑的轻喘。

就这样,一个小时的时间又过去了。

李晓峰终于心满意足,嘴里哼着歌将张玉兰的碎花长裙整理了一下,张玉兰气喘吁吁的,身子还一阵发软,嗲怪的瞪了李晓峰一眼说道:“你怎么这么猴急,大白天被人撞到了嫂子以后还怎么见人?”

李晓峰嘿嘿干笑两声,说道:“那兴致来了哪里能挡得住,再者说了,以后我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机会了,当然得把握住。”

看他傻乎乎的样子,张玉兰心里也是好笑,反身躺在了李晓峰的怀里,手掌摸索着他的脸蛋嘴里说道:“傻蛋,哪有一次就能怀上孩子的,二虎也知道这个理儿,你还是有机会的。”

“真的?”李晓峰眼前一亮,双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

张玉兰顿时吓了一跳,这李晓峰怎么这么厉害啊,生怕自己再控制不住,赶紧推开他嗲怪道:“死晓峰,玩不够是吗?这可是大白天,不许再来了,下次你晚上来,你虎子哥肯定不会说啥,嫂子还给你。”

从李二虎家回来之后,李晓峰倒头就睡,折腾了一晚上,他得补个回笼觉才行。

迷迷糊糊睡到下午,李晓峰刚刚醒过来,正躺在床上愣神,忽然听到门外有人喊着:“晓峰,在家吗?”

李晓峰正想答应,听出这声音是王德彪的媳妇儿刘蓉。

这妮子天天跑自己这边来,是想干嘛呢?

想着自己表哥就是被她老公给祸害了,让李二虎抬不起头做人,现在李二虎对自己这么好,自己是不是要帮他做一点事情呢?

李晓峰想着眼眸内立马涌动起一缕精芒,本来想答应的,但见到刘蓉探头进来,李晓峰想瞧一瞧刘蓉要干嘛?就故意眯着眼睛装睡,还故意把自己被子掀开露出一点。

刘蓉进门探头一看,发现李晓峰正仰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着了。

她楞了一下,这大下午的怎么还睡上觉了。

又尝试着唤了几声,但却依旧不见李晓峰答应,她壮着胆子走过去紧挨着李晓峰的身子坐了下来,当即瞧见李晓峰那露出的身体,身子骨立马浮起一片燥热。

同时一股淡淡的馨香传到了李晓峰的鼻子里,身上的香水味道都让人心头一阵躁动,李晓峰立刻回想起了昨晚和张玉兰的战斗。

不知不觉的,他脑子里直接将刘蓉替换成了张玉兰的样子,想想这刘蓉水蛇般的身体,李晓峰的小腹登时窜出一团邪火。

刘蓉看着李晓峰身体动了一下,顿时惊呼了一声,乖乖,这也太厉害了!

刘蓉红着脸愣愣的看着,再扭头看看李晓峰,发现他依旧双眼紧闭,鬼使神差的,她竟伸出白皙的小手朝那伸了过去,李晓峰猝不及防之下差点没忍住喊叫起来。

这刘蓉还真是胆大!

不过这也正随了李晓峰的意思,那样的话,给王德彪戴绿帽子有戏,也算是给李二虎报仇了。

这刘蓉可是附近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大美人,属于天生媚到骨子里的那种女人,活脱脱一个妖精,李晓峰以前早就有所心动了,只是碍于王德彪在村里头势力一直也没敢逾越。

只是现在想着为李二虎报仇,李晓峰也胆大了,更何况这本身就是刘蓉自己主动的。

刘蓉完全被李晓峰给吸引住了,胆子是越练越大的,这会完全不在乎李晓峰会不会惊醒过来,李晓峰被弄的叫苦不已,醒也不是不醒也不是,时间就在他纠结中慢慢地过去,刘蓉呼吸也慢慢粗重起来,不知不觉间,竟哼唧了一声。

李晓峰心头好笑,心道明明是你在逗我,你自己哼唧个什么劲儿?

想了想,李晓峰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刘蓉吓了一大跳,赶紧撒手,转过头死死的盯着李晓峰,正看到李晓峰‘悠悠’的醒了过来。

“你醒了……”刘蓉的脸色略微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李晓峰睡眼惺忪的看了看刘蓉,疑惑的问道:“蓉姐,你怎么在这里?”

“啊,奥,对对对,我……我身体不舒服,想让你再给我看看。”刘蓉有些做贼心虚,吞吞吐吐的说道。

李晓峰点了点头,侧面看向刘蓉,她今天穿着紧身短裙,上身是白色修仙T恤,许是因为王屠夫有钱,这刘蓉也会打扮,看起来丝毫不像是乡村妇女,反倒像是城里的时尚女郎。

她长长的头发随意的垂落在身后,目光往下,他的身体紧紧的挨着李晓峰的腰,身体传来的温度让李晓峰忍不住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

他心里狂呼着:娘咧,这种人间极品要是睡不着,可真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原本还有些犹豫不决的李晓峰瞬间在心里决定下来,这刘蓉,必须睡,哪怕不是为了帮李二虎报仇也必须睡,就算是冒着被王德彪发现的危险也值了!

“想什么呢?你还不起床,大下午的睡什么觉。”刘蓉看李晓峰躺在那里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她更虚了,急忙开口说道。

“昨晚太累了。”李晓峰下意识的说道,随后坐了起来。

“昨晚?昨晚干嘛了这么累?”刘蓉疑惑的问道。

李晓峰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倒也不惊慌,想了想,他嘴角微微上扬,调笑着说道:“蓉姐,实不相瞒,我昨晚梦到你了。”

“啊?梦到我啥了。”刘蓉诧异的看着李晓峰问道。

“梦到蓉姐成了我的媳妇儿,我们在床上做羞羞的事情。”李晓峰装着胆子说道,也权当是试探了,如果刘蓉生气了,那他大可以说是开玩笑,如果没生气的话,那就精彩了,不过看刘蓉刚才进来的动作,应该是不会出现后者那种情况的。

果然,刘蓉一听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死晓峰,你胡说什么东西,好端端的怎么还梦到和我……和我……”

“因为蓉姐长的漂亮啊,十里八乡的,我还从来没见过比溶解长的好看的。”李晓峰想当然的说道,这话可是实话,发自肺腑的。

有句话说得好,叫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刘蓉听着李晓峰夸赞自己,心里也是甜滋滋的,再加上她本身就对李晓峰有意思,这段时间隔三差五的过来瞧病就是为了接近李晓峰,现在听到李晓峰这么说,心思顿时活络开来。

“花言巧语的,以后要是看上哪家姑娘,那姑娘肯定架不住你这张嘴。”刘蓉伸手亲昵的掐了掐李晓峰的鼻子说道。

李晓峰嘿嘿一笑,忽然双手保住了住了刘蓉,不等她反应过来,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说道:“我现在就看上一个人姑娘,那就是蓉姐,那蓉姐,你招架得住吗?”

虽说刘蓉对李晓峰有意思,但这进展也太快了,几天前李晓峰可还一本正经的,忽然就这么大胆的抱住了她,刘蓉有些不适应,下意识的挣扎扭动了几下身子,但李晓峰却没有丝毫松开的意思。

“你这是干嘛。”刘蓉佯装怒意的说道。

李晓峰以前不懂,昨晚和张玉兰那事之后可真是有种醍醐灌顶,开了窍的感觉,自然知道刘蓉不是真的生气了。

他看刘蓉没有生气,胆子也更加大气起来,一边把手朝刘蓉伸去,一边嘴巴凑到刘蓉的耳朵边柔声细语道:“蓉姐,那王德彪五大三粗的有什么好,他不懂你,我懂,你是女人,需要疼爱,我会好好疼你的。”

耳朵是刘蓉身体一个十分敏感的部位,此时被李晓峰柔声细语的说了一阵,半边身子都像被电击了一样,一下朝李晓峰倒去……

李晓峰倒也不着急,心想已经到了这份上了,拿下她还不是迟早的事情,于是继续软磨硬泡的说道:“蓉姐,你就答应我吧,给我一次,让我好好的爱你一次。”

“不…不行,这大白天的,你……你快放开我。”刘蓉心里也有那想法,也不大声叫喊,只是小声的怒斥。

李晓峰当然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开,嘴里强硬的说道:“我就不放,蓉姐,我是真的喜欢你,很早以前就喜欢了,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我,喜欢我,就给我一次好吗?”

“说什么,谁…谁喜欢你。”刘蓉脸色微微一僵说道。

“你不喜欢我?那你为什么之前趁我睡着的时候偷偷的碰我那里?”李晓峰嘴角微微上扬,得意的说道。

刘蓉眼睛慢慢的瞪大,终于反应过来之前李晓峰实在装睡了。

她一瞪眼睛,伸手狠狠的拍了一下李晓峰的胸口,嘴里嗲道:“好你个死晓峰,你之前竟然在装睡!”

李晓峰顺势一把抓住她拍打自己胸口的手,嘿嘿一笑,嘴巴就凑了过去。

被李晓峰如此直言不讳的戳破了她,刘蓉似乎也放开了些,不再那么抗拒,回应起李晓峰来。

不过这刘蓉和王德彪平日里还是有那方面的生活的,自然也不会像张玉兰那么渴,她是属于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张玉兰是很多年都没试过那事,像是狂风暴雨,十分刺激,而这刘蓉不一样,更像是细水长流,随随便便一个动作都轻柔的让李晓峰浑身颤抖。

两人的渐渐有了感觉,刘蓉也完全放开了,不再拘谨,但正在两人打算直接相向的时候,忽然门外有人喊道:“晓峰,晓峰在家吗?”

两人齐齐的一愣,随后双双脸色大变!因为这声音,赫然就是刘蓉的丈夫王德彪的。

妈呀,这个时候王德彪来干什么?不会是发现自己和刘蓉的事情了吧?可是天地良心啊,李晓峰就算是和刘蓉有什么事情也是今天才刚刚有点苗头的,该做的事都还没来得及做,这要是被发现了,真是赔到姥姥家了。

刘蓉也是吓得花容失色,这王德彪的占有欲很强,当初刘蓉嫁给他只是因为他有钱,感情什么的并不深,所以平日里就喜欢瞄着村里的男人们,也只有李晓峰一个人入得了她的法眼,这要是被撞破了,她也惨了。

门外的王德彪看李晓峰不答话,再次喊了一声,这才听到里屋传来李晓峰的声音:“在这里。”

王德彪顺着声音进了屋子,忽然一愣,诧异的看着一旁坐在板凳上的刘蓉,惊讶道:“媳妇儿,你大清早的在这干什么?”

刘蓉神色痛苦,一只手捂着肚子一边说道:“早上出来遛弯,忽然肚子疼,就来找晓峰抓点药,看看是怎么回事。”

王德彪眨了眨眼睛,扭头看向李晓峰,此时的李晓峰正一脸平静的在一旁的中药柜子前面忙活着,不多时出来,手里拿着几个药包递到了刘蓉的手里,同时嘱咐道:“蓉姐放心,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肠胃消化不好,这些药你拿回去每日一包熬药喝,三天就没事了。”

“是吗?没大问题真是太好了,谢谢你了。”刘蓉客气的说道。

王德彪眼底的意思狐疑这才消失,开口道:“你身子不舒服怎么不告诉我。”

“我那不是出了门才感觉不舒服么,正好离晓峰家也不远,就来看看了。”刘蓉神色依旧‘痛苦’的说道。

“好了好了,看你难受的样子,那你拿着药先回去吧,我和晓峰还有点事情说说,药钱我一会儿就给了。”王德彪点了点头说道。

刘蓉如蒙大赦,脸上却没表现出什么,乖巧的点了点头,带着药出门去了。

留下李晓峰一个人有些紧张,这王德彪把刘蓉支开不会是要胖揍自己吧?这家伙是屠夫,平日里能徒手杀野猪,持刀杀牛的人,李晓峰完全打不过啊!

要不怎么当初的李二虎都不是王德彪的对手呢。

“彪…彪哥,你有事找我?”李晓峰壮着胆子问道,脸色都有些不自然起来。

刘蓉走了,王德彪的脸色立刻就阴沉了下来,抬起头来看向李晓峰,神色凝重,这神态更是让李晓峰心里一阵没底。

“晓峰,你老师告诉我,你嫂子怎么样?”王德彪问道。

“啊?”李晓峰心头一跳,心想,完了完了,真的被发现了,他咬了咬牙说道:“嫂子长得很好看。”

王德彪一懵,无语道:“你这不是废话么,我王德彪的媳妇儿附近十里八乡的哪个女人比得上,我问的不是这个,我问的是,你觉得她的身体怎么样?是不是有什么状况,你老实告诉我。”

李晓峰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王德彪:“彪哥,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王德彪超外面看了看,发觉不会有人偷听他们说话,这才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唉,你也知道,我和你嫂子结婚好几年了,到现在都没生出个娃来,我就想着是不是你嫂子身体有什么问题不能生娃。”

李晓峰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不过心里还是感觉有些好笑。

李二虎是被王德彪一家踢爆了卵蛋不能生育的,这王德彪竟然也不能生育,可他又是什么原因呢?

“嫂子的身体我检查过几次了,没什么问题。”李晓峰如实的说道,这话倒是没有欺骗王德彪的必要。

王德彪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起来,如果说刘蓉的身体没毛病的话,那是不是有毛病的就是他王德彪了?

“晓峰啊,你赶快给我检查检查,看看我身体怎么样。”王德彪急切的说道。

“行,那我给你看看。”李晓峰点头说道,既然王德彪不是来捉奸的,他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一番检查之后,李晓峰的脸色变得更加古怪起来,果然没错,有问题的不是刘蓉,而是王德彪!

看李晓峰神色凝重,王德彪显得很是紧张,急忙问道:“怎么样了?”

“彪哥,你的运气不太好,有问题的果然是你。”李晓峰叹了口气说道,虽然他脸上都是愁容,但心里却乐开了花,李二虎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估计得兴奋的蹦起来。

“啊?”王德彪脸色大变,猛地站起身来,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晓峰:“真……真的是我?”

李晓峰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谁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王德彪这厮噗通一声直接跪了下来,跪在了李晓峰的面前,脸色凄苦的说道:“晓峰啊,你可一定得帮我啊。”

村里民风朴实,传宗接代的观念本身就很严重,这一点从李二虎求李晓峰借种的事情就能看得出来,巧合的是,李二虎的死对头王德彪家里也是一脉单传,这王德彪自然也是着急的很。

李晓峰神色有些为难,因为在他的检查之中,这王德彪的身体可是出了大问题的,凭李晓峰的手段,完全没有治愈的可能性,但就在李晓峰打算说实话的时候,他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

李晓峰话锋一转说道:“彪哥也不用担心,虽然的确是你身体的问题,但却不是什么大问题,我能治好,我给你弄些药慢慢调理一下就好了。”

王德彪闻言是一阵大喜,兴奋的看着李晓峰问道:“真的?我的病真的能治好?”

“当然,彪哥不相信我的医术吗?”李晓峰眉头一皱不满的说道。

“不不不,我信,我信。”王德彪急忙开口说道,生怕自己说错了话得罪了李晓峰不给自己治病了。

“嗯,那就好,不过有一点得彪哥你自己考虑,就是治疗你这个病的药材有点贵,我这也没有,我回头要去县里收购一下,你看你愿意治么。”李晓峰沉吟着说道。

不管怎么说李二虎都是自己表哥,被王德彪这货踢爆了蛋蛋,李晓峰怎么着也要收回点利息才行,况且,这王德彪平日里的为人也不怎么样,欺负了不少的乡亲们,李晓峰这么做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不用考虑,我愿意,我愿意,需要多少钱你说就好。”王德彪赶紧说道,他有钱,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叫问题,当然不用考虑。

“那行,回头我去趟县里,看看那药材现在什么行情,回头我报价给你。”李晓峰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大有一种‘医者父母心’的感觉。

“好好好,这样,我今天身上没带钱,就这点,你先拿着,就当是零花钱,药材的钱咱们以后再另算。”王德彪心里开心,爽快的把兜里的零钱掏出来塞到了李晓峰的手里。

李晓峰‘勉为其难’的接了过来,点头道:“彪哥都这么爽快了,我也不婆婆妈妈的,那我尽快去一趟县里,彪哥不用着急,你的病没问题的,能治好。”

“好,那就摆脱兄弟你了。”王德彪兴冲冲的说道,随后美滋滋的回家去了。

李晓峰看着手里刚才王德彪给的零花钱,竟然还不少,用来改善一星期的伙食都没问题了。

想了想,李晓峰揣在兜里,跑去了李二虎家。

此时接近傍晚,李二虎正好下地回来,在院子里洗漱了一下就看到李晓峰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晓峰,这着急忙慌的干嘛呢?”李二虎笑呵呵的问道。

不远处正在洗菜的张玉兰也看到了李晓峰,心里顿时一阵热乎,和李二虎结婚好几年了,昨晚被李晓峰开垦了一下,张玉兰竟然有一种热恋中的感觉,一天不见到李晓峰竟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虎子哥好,嫂子好。”李晓峰和两人打过招呼,然后对李二虎说道:“虎子哥,你跟我出来一下,我和你说点事儿。”

看李晓峰神神秘秘的,李二虎也有些好奇,和张玉兰说了一声两人出了门。

蹲在路口一个石磙上,李二虎给李晓峰发了根烟,自己也吧嗒吧嗒的喷云吐雾着才问道:“啥事你说。”

“你昨天不是和我说你怀疑王德彪的媳妇儿刘蓉看上我了吗?”李晓峰四下看了看,然后才贼兮兮的问道。

“是啊。”李二虎想当然的说道:“怎么忽然说起这个了?”

“今天,那刘蓉来找我了,我觉得也是,那刘蓉真的是看上我了!”李晓峰兴奋的说道。

李二虎眼前一亮:“快和我说说,怎么回事?”

一提起关于王德彪的媳妇儿看上别人的事情,李二虎整个人都亢奋了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李晓峰将下午和刘蓉之间发生的事情和李二虎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哦?有这种事?”李二虎兴奋的听着,尤其是听到刘蓉头摸着进入李晓峰的房间主动帮他弄的时候,李二虎就显得更加兴奋了:“这还真是看不出,刘蓉还有这种想法,这就对了,她铁定是看上你了,哈哈……天助我啊!”

不过这说着说着,李二虎又有些疑惑起来,问道:“那既然你们都那样了,你有没有睡了刘蓉?”

这才是最关键的,睡了刘蓉,那就是给王德彪戴了绿帽了,这才李二虎期望看到的。

“那倒没有。”李晓峰摇了摇头说道,李二虎神色一黯,有些失望道:“你咋着点血性没有,都那样了你还不睡了她?是不是昨晚那时间太长,今天没存货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