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级的公共玩具小诗有多少章|同人H文合集

她见我老猫着腰走路,眼睛往下一扫,没说什么。

我挺心虚的,一直没话说。

她也不吱声,只是喝,好一会儿一口闷了把罐捏扁一扔,才对我说;“你不打算劝我了?”

我苦笑道:“劝不动。”我大她那么多,在她面前就像小猫一样。

苏春儿一声冷哼,然后问我说:“你老实跟我说,你刚刚是不是偷窥我了?”

我吓得不行,慌忙摇手说:“没有没有,我真的是路过。”

“那你解释一下,你家里都没有饮水机,也没有水壶,你出来倒什么水?”

我哑口无言。

苏春儿见我那鹌鹑样儿,居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胸口剧烈起伏,诱得我老期待浴巾松掉,又好奇她为什么笑。

苏春儿好不容易止住笑,往上拉了下浴巾,还有些微喘的跟我说:“傻了吧唧的,你就是认了想偷窥我又怎么样?你一单身汉,要是不想女人,我都怀疑你取向不正常了。”

我忙说:“正常正常,绝对正常。”

“看出来了。”

苏春儿往下瞟我裤裆一眼,我忙捂住了,却因为规模太大而无法完全遮掩。

“韩哥,你是不是喜欢我?”

 

刚刚睡了闺蜜17岁的儿子*第二天早上巨大还埋在体内

苏春儿突然而来的话吓我一跳,我忙否认说:“怎么会。我当你是我嫂子,我敬你爱你,又哪来的喜欢一说。”

我紧张之下说错话,被苏春儿抓住把柄了,她狐媚一笑说:“哦!原来你不是喜欢我,你是爱我。”

我无语了,心想着她怎么会知道我喜欢她,我自觉平时掩饰得挺好的,胡汉升就从来没怀疑过。

苏春儿见我不说话,微微笑着,也不逗我了,突然叹口气,恳求我说:“韩哥,能借你肩膀给我靠一下吗?”

我乐坏了,还没等答应,她就伏我肩上了,一股浓郁的女人香扑鼻而来,她的秀发就贴在我的鼻子上,往下是滑嫩的香肩,我这一瞬间居然没想男女之间那点事儿,光想着她心里肯定有许多委屈,要不然也不会在有老公的情况下对別的男人投怀送抱。

我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抱她,或者拍一下她的后背,她倒好,突然离身整个儿扑我怀里抱着我,跟我说:“韩哥,你能不能抱我一下?”

她的声音带着哽咽,我哪还会迟疑,一下子就抱住她了,很用力。

发现她的身子很软很舒服以后,更是连腰身都贴了上去。她似乎感觉不舒服,挪了下身子。

 

 

她发泄够了,起身的时候浴巾往下掉,她一声惊呼又伏我怀里,脸颊发热的跟我说:“你能闭一下眼睛吗?我整理一下。”

 

 

刚刚惊鸿一瞥,仿似桃花盛开,那一抹风情已经印在我脑海里了。

 

 

我闭着眼睛回味,耳边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很冲动的想说她都让我抱了,是不是默许我扑她呢?

 

 

正想着,突然分身一紧,被抓住了。

 

 

我骇然睁眼,苏春儿粉脸晕红的看着我,说:“韩潇,你想不想搞我?”

 

 

我被吓到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

 

 

“你去我家的时候老偷偷看我,別以为我不知道。我知道你是喜欢我,因为你看我的眼神跟別人不一样。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把身子给你,感谢你喜欢我这么长时间。”

 

 

我都震惊了,女人的直觉太厉害了,但我还是说:“嫂子,你……你是想报复升哥吗?”

 

 

“这算什么报复,他都不在乎我了。我只是觉得这么多年亏待自己了……韩哥,你能別叫我嫂子吗?我比你小那么多,你以后就叫我春儿吧!”

 

 

我刚怯怯的喊了声春儿,她就拉我裤链,脸红红的说:“韩哥,你这个不是真的吧?怎么这么吓人?老胡的连你一半都没有。”

 

 

我都不知道怎么答她,她自己看到以后,嘴巴都成O型了,垂涎的看了好一会儿,就当我以为她真要以身相祭的时候,她竟给我塞回去了,后怕的说:“算了吧,我……我有点害怕,怕被你搞死。”

 

 

我前女友也说过同样的话,不过她还活得好好的,所以我不相信苏春儿承受不住。

 

 

可她都这么说了,我又不想表现得太过在乎这个,于是讪讪的说:“那行吧,你这样对升哥挺不公平的,我也不该这么做。”

 

 

“少来,別以为我不知道他在外面玩女人。不过你挺好的,他叫你去你都不去。”

 

 

看来苏春儿没少跟踪胡汉升,我惊出了身冷汗。

 

 

挺悲剧的,苏春儿居然就这么回房了,搁我在那儿挺着。

 

 

第二我被一阵急促而巨大的拍门声惊醒,不耐烦的出去开门,刚到厅门边,只听嘭的一声巨响,我的门给踹开了,就在我发愣的功夫,胡汉升冲过来一拳砸我脸上,我踉跄着摔地上,鼻血都出来了。

 

 

他追过来要踩,我连滚带爬的后退避开,怒问他说:“胡汉升,你干嘛呢?发什么神经?”

 

 

“我发神经?我发NM的神经。谁TM批准你带我老婆回家的?我当你是兄弟,你TM给我上颜色。”

 

 

我气着了,站起来指着他鼻子骂:“还讲不讲理了?你TM昨晚把老婆输给我了,我带回来怎么了?啊呸,不对,是你老婆非要跟我回家的。”

 

 

胡汉升显然还记得昨晚的事,他被我抢白得脸红耳赤的,嘴硬说:“我昨晚那是喝高了,作不得数。亏你还是我朋友,我老婆要跟你回来你就真带呀?你不会把她给我送回家去?”

 

 

“哎哟我去。喝高了?那昨晚你借我的钱是不是也作不得数了?我还送你老婆回家,她一个大活人,我怎么送?给你绑回去呀?”

“那当然,我都喝高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你借给我钱干嘛?那不是坑我吗?我就是再傻也不能一万块就把老婆抵给你啊!韩潇,认识你这么长时间,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老实说,你是不是早看上我老婆了,所以才经常借钱给我?”

擦!他居然猜到了。

我死不认账:“放NM的狗屁,我是那种人吗?我又没逼着你问我借钱,是你不愿意借別人的,我肯借给你,还是我错了?你还讲不讲道理?”

“那我不管,反正你肯定是有预谋的。我老婆呢?你昨晚有没有碰她?MD,便宜都让你占了,以后別想我再还你钱,你TM就是个骗子。”

哎哟我去,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他这是借机发挥,想赖掉欠我的所有账呢!没发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以前还觉得他人挺不错的,许是今天早上酒醒后突然灵光一闪想出这么个主意才来闹的,连求证我有没有碰他老婆都不愿意求证了。

我气得不行,正要骂回去,客房门“啪”的一声推开,苏春儿黑着脸出来,骂胡汉升说:“你闹够没有?你什么意思?拿我的身子给你抵债呢?胡汉升,你思想能不能別那么龌龊?我跟韩潇回来,不代表我愿意跟他睡,我TM就没跟他睡,你就认定了我给你戴绿帽了是吧?行,我以后就不回去了。一万块不够是吧?韩潇,我现在就拿自己跟你作价,以后我把我自己卖给你,他欠你的债就一笔勾销了。”

说完苏春儿压根不听胡汉升解释,通通通就出门了。

胡汉升其实挺怕老婆的,苏春儿那么说,他吓到了,追着出去,就没我什么事了。

我脑袋还嗡嗡的,苏春儿这话是真是假呀?要是真的,那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不就可以实现了?

我在家里傻笑了很长时间,脸疼都被我忽略了,洗脸的时候擦到伤口,疼得呲牙咧嘴的,才骂了胡汉升几句。

无意间看到衣挂上挂着条黑色镂空的女式蕾丝内内,我心里一个激灵,苏春儿刚刚出门不会是裙下空着的吧?她去上班还是干嘛去了?

我琢磨着这么长时间胡汉升也不可能再缠着她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竟给她拨了个电话过去。

嘟嘟两声后,话筒里传出苏春儿一声“喂”,似乎还带着火气。

我小心翼翼的问她说:“嫂子,你们没吵了吧?和好了没?”

“和好个屁。叫我春儿,你再喊一声嫂子,看我还理不理你。”

额!

我弱弱的喊她一声春儿,然后说:“你在哪儿呢?上班?”

“不然呢?你究竟想说什么?你打给我不会是想做和事佬吧?姓胡的那么不要脸,你不会是还当他是你朋友吧?”

依着我一惯的作风,我当然是笑呵呵的说:“升哥也只是一时生气才会说出那样的话,等他知道我们俩什么事都没有以后,对我的态度肯定不一样。”

“少来。你昨晚偷窥我,我也摸你了,咱们能没事吗?”

我叫屈说:“春儿,你可不能陷害我。我昨晚真没偷窥,摸我那是你的事,他不能把这个算我头上吧?”

“啧!韩潇,你怂不怂呀?承认跟我有事你觉得亏是吧?还说你喜欢我呢,你就是这么喜欢我的呀?”

这话我可受不住,忙说:“不亏不亏,绝对是我占便宜了。我这不是担心你跟升哥嘛!所谓宁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我就是再喜欢你,那也得在乎你的感受呀!你跟升哥肯定是有感情的,事情不到不可挽回,还是不要轻言放弃的好。”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儿,苏春儿声音突变温柔,问我说:“你承认喜欢我了?值得吗?我都给人做了十年老婆了,人老珠黄,你喜欢我图什么呀?”

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再否认就矫情了,所以我一咬呀,默认说:“值得。不管是等你十年还是二十年,都值得。你一点都不老,还跟十年前一样,像个刚出社会的小姑娘。反倒是我,这些年熬夜太多,都有小朋友管我叫大爷了。”

苏春儿噗嗤一声被我逗笑了,带着嗔意说:“你这傻大爷。”

她对待情人般的昵语让我受宠若惊,半晌说不出话,也不知道她非要我承认喜欢她是什么个意思。

“傻瓜,你打给我想干嘛?有话快点说,我等一下要忙了。”

我这才想起原意,于是问她说:“你从我家里出去,是不是直接去上班了?”

“对啊!怎么了?”

我脸颊发热的说:“我在洗澡间里发现一条女式内内,是你的吗?”

“对啊!”苏春儿说:“昨晚我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掉地上弄湿了,就没穿……嘿嘿,你是想问我有没有穿内内上班是吧?”

我:“……”

苏春儿吃吃笑道:“刚刚呀!我对面有个男同事东西掉地上,他下去捡,我故意张开腿吓他,他把头都磕破了。”

我联想到那幅画面,有点吃醋的跟她说:“我都没看过。”

苏春儿被我逗乐了,可能是引起同事注意了,她捂着话筒,我都能听到回音了,只听她小声说:“谁让你假正经,活该!”然后语气暧昧的说:“你想看我晚上给你看好不好?”

我一听,激动得不行,她的意思是还会来我家咯,我还以为她走了就不再回来呢。

“挂了挂了,领导发现了,拜拜拜拜。”

我听着话筒里的茫音傻乐,上班的路上脚步都是轻飘飘的。

一到公司我就被刘曼丽那臭女人逮着骂:“韩潇,你眼里还有没有老板?还有没有我这个设计总监?每天都迟到,你当公司是你家开的呢?”

我笑吟吟的没理她,把包往办公桌上一扔就去泡咖啡喝。

刘曼丽骂骂咧咧的找老板诉苦,我徒弟小诗跟进来撞我肩膀说:“师傅,昨晚干嘛去了?怎么叫你去玩也不去。”

我往她洞开的领口里一瞄说:“等你长大点再说,现在都没手感,怎么玩?”

小诗今年都二十二了,发育得还像初中生似的,B都不一定有。不过她身材是真好,小翘臀挺诱人的,只可惜她不喜欢穿裙子。

我总觉得臀翘的女孩穿裙子更要味道,就像苏春儿一样。

“你都不玩,它怎么会长大。”小诗跟我一样没羞没臊的。

我知道她喜欢我,不过我比较喜欢丰满的女人,又担心沾上了脱不了手,所以一直没碰她。

没多一会儿,老板打电话叫我进办公室。

他一见我就苦笑:“老韩,公司里你资历最老了,能不能给我点面子以后遵守一下规章制度?你上班老迟到总不是个事儿,为这事曼丽都找我投诉你多少回了?我又不想罚你钱,你这样我很为难的。”

我们俩是同学,他老婆还是我哥们(女的,別误会。),所以我跟他说话一点都不客气,吊儿郎当的说道:“该罚你就罚呗,我无所谓。那女人针对我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要不是因为她是你死党的妹妹,看我不削死她。你不会是想泡她吧?我可警告你,就是泡你也別让我知道,要不然我会告诉你老婆的。”

“你可別瞎说,我跟她什么事都没有。”

“没有那你让她做总监也不让我做?”

“不是跟你说了吗,她口才比你好,又是美女。女人出面跟人谈事有优势,而且你那臭脾气,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

“行吧!”我不想聊了,起身说:“今天我会把启鸣的策划案弄出来,回头你让她带小诗去谈吧,我就不去了,晚上有事。”想到苏春儿说让我看她那个我就兴奋,巴不得现在就天黑。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本想去接苏春儿的,想到我们这关系不清不楚的很尴尬,也不知道胡汉升有没有把她哄好,所以我就没去。

谁知一到家就见到苏春儿在炒菜,我心头一片火热,纳纳的问她说:“你怎么进来的?”

苏春儿瞥我一眼说:“门口的鞋里找的啊!你藏了枚钥匙在旧鞋里,我们家老胡还是跟你学的。”

我看着她的翘臀咽了下口水,问她说:“你真打算在我家这么耗着呀?”

“不然怎么样?你让我现在原谅胡汉升?那不可能。起码他得拿钱来赎我,他究竟欠你多少钱?我得逼着他把赌债还清了再谈其他的。他这人不是没本事,只是好赌成性,顾不上其他而已。”

确实,胡汉升挺牛逼的,他有个小小的工程队,专门跟广告公司合作,挺赚钱的,只是赚多少都赌输了,才显得有点落魄。

我讪讪说:“也没多少。”

“没多少是多少?总得有个数啊!”苏春儿逼我说。

没办法,我只好坦白说:“零零散散的借,到现在有二十多万了吧!”

“什么?二十多万?”苏春儿都惊到了:“他怎么跟你借的?平时在家也没怎么问我要钱啊!”

“男人嘛!要面子。”我说。

“那你也不能借那么多给他啊,都积累这么多了,你都没叫过他还债吗?”

我不吱声。

苏春儿看我一眼说:“是不是因为我?”她挺感动的样子。

我笑笑不说话。

苏春儿白我一眼说:“傻瓜。”完了脸红红的的跟我说说:“一会儿吃完饭让你看。”苏春儿那媚眼儿瞧得我都起来了。

她瞟我裤裆一眼,啐我说:“单身汉就是单身汉,一点都不禁诱。”

我叫屈说:“那也怪你太漂亮了。”

“油嘴滑舌。”苏春儿白我一眼。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资格亵玩她,靠近了对着她的翘臀下不去手,嘴欠的问她说:“你真让我看呀?那样对升哥是不是不太好?”

苏春儿负气说:“有什么不好的,他都把我输给你了,你以为他在乎我?他在乎的只是面子而已。”

我从苏春儿的语气里听出了很浓郁的怨气,很显然她言不由衷,她是希望胡汉升在乎她的,可又无能为力,只好想办法发泄,而我,就是她的出气筒。

想通这一点后,我自觉不是一个很有节操的人,所以很不要脸的试探着问她说:“那……春……春儿,我能摸一下你吗?”

“你……你想摸哪儿?”苏春儿脸都红了。

显然,她并不是一个很开放的女人,只是她心里实在积蓄了太多怨气,所以变得无所谓。

我也不说话,眼睛往她的高耸上看。

苏春儿拿铲的手一软,声音小小的跟我说:“那你轻点。”

我手有些哆嗦的顺了上去,触碰到的瞬间,那柔软的触感让我热血沸腾,而苏春儿,脸红艳得似要溢出水来。

我贴在她的后背上,隔着衣服享受,下身也自然的贴了上去。

我能感觉到苏春儿的身体在颤抖,她似乎站不稳了,紧紧的贴靠在我怀里,声若蚊吟的跟我说:“你能不能別靠那么近?我说让你摸,可没说跟你做。你那太吓人了,我害怕。”说是那么说,她的臀却在往后挺。

我说:“放心,我就靠一下。你不答应,我肯定不会碰你的。”

话是这么说了,可我的手已经不满足在外面溜达,从她衫下伸进去,抓住那饱胀的时候,我感觉到她的身体也有了反应,于是嘴贴在她耳边说:“你今天真的没穿内内上班呀?那现在是不是还空着?”

说话时我的手挤进了她的裙腰。

似乎在配合我,她缩了下肚子,我心里暗笑,却又拿出来了。

“你干嘛?”

她侧头问我,眼睛都眯起来了,显然很享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