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一起上吧我根本没在怕: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c

“坏了!李哥,你还说没事儿,你这儿都肿起来一个包!”

 

 

刘春钰的手摸到了前面,这猛地一碰,老李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女娃子到底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这东西能随便碰么?

 

 

老李连忙打了个哈哈:“没事儿,没事儿,我这都是老毛病了,回头我贴上几贴膏药就好了。”

 

 

他可不敢继续留在这里了,裤子里的端倪,要是让刘春钰发现了,那就不好了!

 

 

看着老李执意要走,刘春钰也只能同意,看着老李夹着腿走出去的模样,她心里还很担忧,毕竟老李一把年纪了,刚才那一下,真要是撞出个好歹,村子里还不定怎么传她闲话呢!

 

 

 

同桌放学带我去没人的地方作文【嗯啊使劲】

看着老李离开的背影,刘春钰眯起眼睛回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嘴角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

 

 

走在回家的路上,老李还在回忆刚才的美妙瞬间,兴奋地同时又觉得可惜,不过来日方长,张家就刘春钰在家,自己就守在刘春钰的家门口,一个初尝禁果的女人,那里会忍得住,到时候也许就是自己的机会。

 

 

老李正准备回家,老远就看到一个女人站在自己家门口,老李的脸色瞬间起了变化。

老李退休前在镇子里的中医院当大夫,平日里就很好心,退休之后,赋闲在家时不时的给人看看病,收一些诊金,平日里用来交租金。

 

 

老李的房东是个近四十岁的寡妇,姓蔡,村里的人当着面叫蔡姐,背着就叫蔡寡妇,别看她今年快四十了,但保养的还不错,细皮嫩肉,身材也不算太走样,对别人虽然不假颜色,但总是似有若无的勾引老李。

 

 

老李虽然五十了,但身体真的不错,还能下地干农活,长着一张方正的大脸,看起来就很精神,蔡根花一眼就看中了老李,自打老李搬进来住就开始勾搭他,可老李就喜欢小姑娘,所以一直没有同意。

 

 

“根花啊,你咋来了?”

 

 

老李立马警惕起来,这老娘们儿一直对自己没安好心,这么大早晨过来,不定有什么幺蛾子呢!

 

 

大早晨的蔡根花就穿着一条碎花的连衣裙,里面赫然是真空状态,特别是领口那一条深深的事业线,里面的东西呼之欲出。

 

 

特别是在老李面前,蔡根花总是用胳膊挤着,想要向老李展示一些什么。

 

 

可老李压根儿不好这一口,只是碍于蔡根花是房东,所以才硬忍着。

 

 

看到老李回家了,蔡根花眼睛一亮,招呼老李用着娇滴滴的语气道:“李哥,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我这胸口闷闷的,你看是不是生病了啊!”

 

 

“这个……可能是天气原因,你回家注意饮食就可以了。”

 

 

老李皱着眉头,恨不得她立刻回家。

 

 

“可不行!李哥,我看你还是给我检查一下吧,我这年纪也不小了,身边还没个人照顾,这有什么事情,可咋办?”

 

 

蔡根花抱住老李的胳膊,丰满的身躯在紧紧贴在老李。

 

 

老李强忍着从蔡根花身上传来的刺鼻香水,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如果放在以前,老李或许还会觉得享受,但是自打感受过刘春钰身上的妩媚温柔后,在让感受一下蔡根花,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

 

 

老李领着蔡根花进了门,就听着蔡根花直接把门从里面反锁上了,然后直接从后面抱住了老李,“李哥!自打第一次见过你,我心里面就好像有把火重新着了起来,怎么办?李哥,我真的忍不住了!”

 

 

老李冷汗顺着额头都流下来了,他就知道这女人穿成这样找他一定没啥好事儿!

 

 

蔡根花干脆不是勾引了,而是真正的霸王硬上弓。

 

 

这下老李是真的怕了,连连求饶:“妹子,咱们都一把年纪的人了,不兴这个了,你快把衣服穿上,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李哥,你是不是嫌弃我,因为我没有张家的新媳妇儿年轻。”蔡根花委屈的嘟囔起来,紧接着继续说,“不过李哥,我有钱啊!村子里我有五套院子,只要你愿意跟我好,这些房子全都是你的!”

 

 

“我那是从人家借把锄头。”老李赶紧辩解。

 

 

“别以为我是瞎的,老娘活到这个岁数,什么男人没有见过,你刚才从张家出来的时候,脸上都快笑出了褶子,新媳妇儿是好,可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天鹅好看不好吃啊!”

 

 

老李也有点生气了。

 

 

“你什么意思?告诉你,老子不比别人差!”

 

 

“那是,我蔡根花看上的男人能差得了么!可话说回来,新媳妇儿是好看,可比起我来,那伺候人的功夫差远了,李哥,你试试就知道了!”

 

 

一边说着,手顺着老李的腰就往下走。

 

 

本来蔡根花也没想用这种方法,但自打看到老李从新媳妇儿家走出来后,她就产生了一种危机感,所以哪怕舍出去这把老脸,也得吃了这老东西,生米做成熟饭!

蔡根花这次是动真格的了,以前虽然也有撩骚老李的意思,但从来没有这么明显过。

 

 

蔡根花的这个院子不大,就一个出口,类似于过去的那种四合院,此刻老李被蔡根花困在院子中,属实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老李虽然在竭尽抵抗,可蔡根花到底是个有经验的女人,知道怎么才能最快撩拨起男人心底的那把火。

 

 

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尚且受不住,就更别提老李这个老光棍了!

 

 

就在老李都以为自己今天可能被蔡根花强了的时候,蔡根花的电话突然响了,一看电话来人,也顾不得老李,直接就离开了院子。

 

 

老李坐在地上,摸了摸裤子,露出了一个苦笑,旋即把大门关死,生怕蔡根花在闯进来,对他欲行不轨。

 

 

给自家小菜园松了松土,已经到了傍晚,老李正寻思洗个澡上床睡觉,刚进了自家简易的洗澡棚子,老李脑海中立即浮现起了,刘春钰那动人的娇躯,身子立马有了反应。

 

 

可还没等老李洗完,就听到自家墙壁后面,传来一阵阵哗啦啦的水声和女人的歌声。

 

 

这歌声还不是来自别人,正是老李朝思暮想的刘春钰。

 

 

以前张成还没成亲的时候,老李没注意,他现在仔细一想,自己搭的这个棚子不正好在张家的澡棚子一旁么?

 

 

一想到刘春钰洗澡的样子,老李喉咙就猛地吞了一口口水。

 

 

老李把水龙头的声音开到最大,身子却靠到墙角阴湿的地方,轻轻的将其中一块快要风化的砖头取了出来。

 

 

这堵墙可算有年头了,想要悄无声息的弄下来一块再容易不过。

 

 

听着哗啦啦的水声,老李再也忍不住了,悄声把眼睛凑了过去。

 

 

刘春钰刚把衣服脱掉,她侧对着老李的视线,映照着昏黄的灯光,老李能清晰的看到刘春钰的身子。

 

 

这才是年轻女子应该有的样子,年轻白嫩,富有活力。

 

 

特别是这种看到属于别人的女人时的偷窃感刺激感,让老李的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

 

 

特别是眼前的诱人景色,让老李心头直接升起了一团火。

 

 

就在老李正看得过瘾的时候,刘春钰突然惊叫了一声,老李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

 

 

就在他刚想躲起来的时候,刘春钰的身子直接摔在了地上,一个人捂着腿,在痛苦的哀鸣。

 

 

“坏了!出事儿了!”

 

 

老李心里一下子漏跳了半拍,村子虽然不算太过偏远,可毕竟是在农村,蛇虫鼠蚁这些东西不少,还特别爱在潮湿的环境呆着。

 

 

可就老李刚准备冲进对方家中的时候,突然止步,自己就这么冲进去,岂不是告诉她我在偷看她?

 

 

正当老李犹豫不定的时候,传来了刘春钰的呼救声,老李忙站的远了一些,粗着嗓子喊道:“谁在叫啊?怎么回事儿!”

 

 

听到老李回应了自己,刘春钰这边赶紧回应:“是我啊!救救我啊!我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咬了,现在动不了了,就在侧院里!”

 

 

“等一下!我这就来!”老李这边早已急不可耐。

 

 

这也得亏是晚上,这要是让别人看到老李冲进新媳妇儿家里,村子里指不定传出什么风言风语。

 

 

可当老李冲进张家院子里,看到光着身子躺在那里的刘春钰时,视觉上的强烈冲击,还是让他的心,生出了一些复杂的念头……

刘春钰不愧是个尤物,全身犹如凝脂一般,只不过此刻瘫在地上,表情痛苦的扭在一起。

 

 

老李看的是目瞪口呆,这可比刚才偷看要直观多了。

 

 

“李…叔…救我!”

 

 

看到老李出现在自己面前,刘春钰也顾不上自己此刻没穿衣服的事情了,小腿的刺痛让她痛苦的不能自已。

 

 

“你忍耐一下啊!我先把你抱进屋子里!”老李按耐住激动,尽量让声音保持该有的冷静。

 

 

老李走过去,将刘春钰抱紧自己的怀中,嫩滑的躯体,就在自己的两掌之间,老李眼睛不自主的向刘春钰撇去。

 

 

“春钰,你怎么样?被咬到了那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