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还要给我,快点|薄靳言和简瑶的第二次

看着她走到座位那边收拾课本,朝班外走去,当时,我就在想,她要真被开除,我也不念了。

 

我正在胡思乱想,班门口却传来高瑞霞微微发冷的声音。“你怎么来了,你来干什么?”

 

我抬起眼望去,教室门口站着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雍容华贵,脖子间挂着一条比筷子还粗的金项链。

 

“小霞……”女人柔声道。

 

“让开。”高瑞霞冷声道,见女人不让开,直接撞了过去,把女人撞的后退了几步,朝外快速走去。

 

女人焦急的看了眼高瑞霞离开的背影,说:“赵老师,我一会再来找您。”说完,她快速的朝着高瑞霞追了过去。

 

我没忍住,也追了过去,在楼道那边,听见了争吵声。

 

“小霞,你别这样好么?”女人哀求道。

 

“呵,别在我面前装可怜,你喜欢钱,那就去找你的大老板,我和你没任何关系。”高瑞霞猛的推开她,手里的课本洒落了一地。

 

这个女人直接撞在了墙壁上,红着眼道:“在怎么说,我也是***啊!”

 

***!我以为她是高瑞霞小姨呢!因为这个女人看起来太年轻了,和我妈比起来像是小了十来岁。

 

“你是我妈?”高瑞霞停下身,继而猛的转过身来,一步跨到她跟前,大声呵斥道:“你还是知道你是我妈!当初你那么狠心丢下我和我爸,想过我是你女儿吗?你还有脸说你是我妈!”

 

 文学

“我……”她张着嘴,眼泪夺眶而出。

 

“够了。”高瑞霞大声呵斥,猛的甩开她,走了。

 

我望着眼前的一幕,只愣了片刻,便了追了出去。

 

我大喊了几声,高瑞霞却越跑越快,一直跑出了校园,我一直追到校园外那片待开发区,才看见,她坐在马路牙子上,将脸埋在双腿上。

 

“霞姐,你……没事吧!”我小声喊了一声,知道她心情不好,我想拍拍她后背,却又把手缩了回来。

 

“滚!”她喝道。

 

“霞姐,我滚不好,要不交我呗!呵呵……”我想逗她开心,还呵呵笑了两声,后来,她抬起眼,紧紧皱着眉头,我才知道,其实这并不好笑。

 

看着高瑞霞,清丽的阳光落在她的脸上,折射出点点晶莹,她居然哭了。

 

我忽然有点心疼她,这么一个大大捏捏的女孩子,原来也有这么脆弱的一面,或许,她的大大捏捏,只是为了掩饰内心中的脆弱。

 

“霞姐,你别伤心了,有什么好伤心的嘛!”我说。

 

“你懂什么?滚……”她不耐烦的冲着我叫道,甚至扬起手想打我,只是始终没有落下来。

 

我苦涩的笑了笑,微微叹了口气,说:“其实,我一出生我爸就死了,你没妈,我没爸,是不是很巧啊!你别伤心了,你那么恨她,就该开开心心的活着,让她看看。”

 

听到我这么说,她居然愣了一下,目光奇特的盯着我,然后忽然站起来,说:“对,我为什么要哭,我要活的开开心心的,比她过的更好。”

 

“嗯!”我在旁边直点头,深深吐出一口气,望着天,不知道我爸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其实我也好想他。

 

“臭小子,那你给姐说说,今天早上的账怎么算。”我还在发呆,突然,高瑞霞就扯住了我的耳朵皮,疼我龇牙咧嘴,我哭丧着脸说:“霞姐,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听到我这么说,高瑞霞哼了一声,勉为其难的松开手,瞅着我那,表情要多嫌弃有多嫌弃的说:“你知道不知道,你那臭死了,让老娘闻了一夜……”

当时我整个人都懵逼了,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她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哎……”高瑞霞深深叹了口气,一脸鄙夷的说:“臭男人就是臭男人,你多久没洗澡了。”

 

她脸上的表情要多嫌弃有多嫌弃,我好无语,隔着裤子也能闻到臭的吗?

 

我也没在想这些无聊的事情,想到高瑞霞被开除,我心里有点亏欠,说:“霞姐,那你被开除以后打算怎么办啊!”

 

“姐早就不想念了,这下刚好自由了。”高瑞霞一脸轻松的表情,斜着眼睛瞅着我道:“姐走了以后,别在让人欺负,听见没,别尽丢姐的脸。”

 

“我……”我心里一阵感动,不知道该说什么?“霞姐,你为啥对我这么好啊!”

 

“姐只是看在你平时挺听话的份上,帮我买东西,你可别误会。”她拍拍我的肩膀说:“姐走了,没事记得想姐。”

 

她消散的一个转身,踱着步子往前走去,看着她的背影,我好想追上去,挽留住她,可是心里又生出一丝无力感。

 

我能怎么办?校长和赵媛雅开除的高瑞霞,我有什么能力改变?

 

我在那站了好久,看见高瑞霞的身影彻底消失,这才慢慢往学校里走去。

 

在教学楼前,刚好碰见高瑞霞妈和赵媛雅在说些什么,因为是上课期间,我没敢呆在那边,就往班里走去。

 

一上午我都在发呆,中午放学时,我正要去吃饭,王震跑过来跟我说,李子杨转校了。

 

这个本来对我而言算是很不错的消息,这会却因为高瑞霞被开除,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我轻轻点了点头,便和王震往学校食堂走去,刚好碰见了王东他们三个。

 

虽然我们昨晚才认识,可因为高瑞霞的原因,我们现在一点也不陌生,几个人坐在一块。

 

我把高瑞霞因为我被开除的事情说出来以后,王东就安慰我不要太自责,说霞姐也不想看见我现在这个样子。

 

我勉强笑了笑,暂时将那些烦心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因为我也改变不了什么。

 

一下午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因为李子杨已经转学,我也不担心他在找李可欣的麻烦。

 

可就在下午放学,一个挺漂亮的女生很突然的跑到我们班门口大喊着我的名字。

 

我奇怪的走出去,因为我好像并不认识这个女生,问她是谁,找我什么事情。

 

她焦急的也没说她叫什么名字,就对我说:“沈耀,你赶紧去东阳网吧,你姐被李子杨那群人堵住了。”

 

“艹!”我大骂了一声,根本没来得及问什么其其它的,飞奔向东阳网吧!

 

东阳网吧离我们学校不是太远,走路也就十几分钟路程,我一路跑过来,只用了五六分钟。

 

跑到东阳网吧门口的时候,发现网吧对面那片荒地上围了一群人,我赶紧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砖头,朝那边跑去。

 

挤开人群,我便发现了李子杨,他的脸还肿的和猪头一样,身后跟着一群陌生的面孔,还有一个女生,头发有些凌乱,不是李可欣还能是谁。

 

“李子杨,你干什么?”看着李可欣被欺负,我急忙就想冲向李可欣,把李可欣给拉出来。

 

可他们反应很快,立马有一个男生揪住了李可欣长长的头发,疼的她一叫。

 

“沈耀你来干什么?你走啊!”李可欣冲着我叫,可我能走吗?

 

她一个女孩子,被十几个男生欺负,就算是陌生人,我也做不到视而不见。

 

“叫***啊,臭婊子。”李子杨抬手一巴掌,‘啪’的一声甩在李可欣的脸上,顿时,她白暂的小脸印出一个巴掌印来。

 

李可欣睁着一双眼大眼睛,瞪着李子杨,吐出一口血水。

 

我看的心里一疼。“李子杨,你放了她,有什么事情你冲我来,和她无关。”我咬着牙,无数的情绪堆积在胸口,恨不得冲上去咬死李子杨。

 

“凭什么?”李子杨鄙夷的看着我。“现在高瑞霞已经被开除,我刚才已经打听到她回家了,现在还有谁能帮你?”

 

我心里一沉,本来还想用高瑞霞威胁一下李子杨,现在看来是行不通了。

 

看着李可欣被他们几个人揪着头发,我心里一疼。

 

“你看……这样可以吗?”在众多诧异的目光的中,我举起手里的砖头,狠狠砸在了自己的脑袋上,鲜血四溅。

 

“沈耀,你干什么?你傻啊你。”李可欣眼睛一红,骂我没用。

 

可我能怎么办?

 

“艹,你TM的当老子是吓大的?”李子杨冷笑的望着我,我毫不犹豫的又给了自己一砖头,血,流的更凶了。“现在够了吗?”

 

四周看热闹的人很多,却没用一个人出手帮忙,只是静静的观望,或彼此议论,或脸上带着一丝看戏曲般戏谑的表情。

 

我立在场中喘着粗气,感觉双耳发鸣,隐隐间,我仿佛听见李可欣对着我骂,骂我没用,骂我蠢蛋,哭着我对着我说:“你要是在这样,就不要叫我姐,从我家里滚蛋。”

 

“你不是狂吗?”李子杨走上前来,一只手揪住我的头发,一只手在我脸庞上重重拍打。

 

我死死的咬着嘴唇,感觉牙齿咬碎了落在肚子里,李可欣让我还手,可我能吗?

 

“艹!”李子杨用膝盖撞在了我的肚子上,疼我全身痉挛,蹲在了地上,他顺势一脚将我踹翻,一只脚踩在我脸上。“沈耀,要不是有高瑞霞罩着你,你算什么?”

 

那一会,李可欣哭的好凶,看见她哭,我鼻子一酸,差点没忍住也跟着哭了,可我还是忍了下来。

 

我就是觉得心里有点酸,自己这么没用,连保护李可欣都做不到。

 

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人群外一阵骚动,紧跟着传来一声大喝。

 

“李子杨,我草泥马。”

 

王东领着一群人,如狼似虎般的扑了过来。

 

李子杨急忙放开了我,他不傻,王东带来的人明显比他多,他转身就跑。

 

至于李子杨带来的那群人,见李子杨都跑了,也乱了,一个个朝四面八方跑去,而王东领着一群人追了过去。

 

我躺在地上,感觉天旋地转,一双温暖的手臂,将我紧紧的搂在怀里。

 

那一会,我感觉她的怀抱好温暖,心里充满了温馨。

 

她就那样抱着我,眼泪吧嗒吧嗒往下落,滴在我脸上,哭着说:“你好傻……”

我也觉得自己挺傻的,可谁让李可欣和蒋姨对我那么好呢!见到她没事,我心里一点也不后悔。

 

那两砖头,我将自己砸的挺重的,现在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感觉脑袋晕乎乎的,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太清楚,晕倒在了李可欣怀里。

 

只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身子,架着我一直往前走。

 

我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再次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病床上,头上缠着绷带,血也止住了,李可欣坐在我身边。

 

她见我醒来,激动的说:你没事吧,头还疼吗?

 

我摇摇头,看见她这么关心我心里暖暖的,觉得自己挨这两砖头不冤。

 

我问她后来怎么样了。

 

李可欣也不太清楚,我想了想打算给王东打个电话问下情况,李可欣让我好好休息,电话还是她替我打出去的。

 

打完电话后,已经快放学了,已经下午五点多,李可欣去买了饭菜,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喂我吃饭,那长长的秀发悬在胸前,当时的我,心里有一种悸动,想将这个女人抱在怀里,一辈子和她长相厮守。

 

“可欣姐……”我忍不住张口喊道,她抬起眼,问我怎么了?我张开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深深吐出一口浊气,没敢说。

 

我就是有点怕!

 

虽然和李可欣有些暧昧的事情发生,但那更像是一种打打闹闹,我怕和她说出那样的话以后,她会生气,甚至从此不理我。

 

见我这样,李可欣还有点不高兴的嘟着嘴,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嘛,我嘿嘿笑了笑,没想到她居然当场发彪。“笑什么笑,看你伤成什么样子了。”

 

她努力装出一副很生气的表情,可她的眼神却出卖了她,我能看出来,她很关心我。

 

为了不让她担心,我笑着说:“我没事。”

 

“你是不是傻啊,有你这么拿砖头往自己脑袋上砸的么?”她咬着牙,心疼又气愤的望着我。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嘿嘿笑了两声,虽然听见她骂我傻,可我心里还和吃了蜜一样。

 

“还笑。”她气的扬起手想揍我,却没处下手,手就那么悬在半空,警告我说:“以后别这么傻了?听见了没。”

 

“可欣姐,你舍的打我吗?”看见她这样子,我有点得意。

 

“谁说……我舍不得了。”她咬着一排白灿灿的小米牙,恨恨的在我脑门上弹了下,我故作惊讶的啊了一声,说疼死我了。

 

我没想到,她居然反应那么大,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俯身看我脑袋上的伤口,担心道:“你没事吧,我去叫医生过来。”

 

当时我都懵了,因为她的动作,领口敞开一个大口子,露出白花花的一片,一股淡淡的奶香味扑鼻而来,见到她转身就要走,我一伸手,就把她给拉住了。

 

四目相对,房间里的似乎有种蠢蠢欲动的情调,在慢慢升腾。

 

当时我就在想,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这个女人,我们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但没有任何血缘,蒋姨也曾开玩笑似的和我妈说过,将来要把李可欣嫁到我们沈家,可我一直不敢去想那些,因为我觉得配不上她。

 

可现在,看着她,那颗本该死寂的心,却再次燃烧了起来。“可欣,我……”

 

“答应我,以后别这么傻了,好么?”她柔声道,坐在床边,用手抚摸着我的脸庞,夕阳的晚霞,赤红若火,落在她俏美的脸庞上。

 

那一瞬间的美,竟让我不禁痴呆,不掺杂任何欲望的希望占有她,长相厮守。

 

“沈耀。”我还在发呆,房间外,忽然传来一道声音,紧跟着,四道身影直接走了进来。

 

王东望着眼前的一幕,嘿嘿一笑,用手摸了摸鼻子,对着我一眨眼说:“好像来的不是时候,要不我们先出去吃个饭?”

 

“我只是看看他伤口有没有事情。”李可欣有些尴尬的辩解了一句,急忙把手从我脸上移开,走了出去。

 

我微微叹出一口气,可是看见王东、韩世超、李强以及王震来看我,心里还是很开心。

 

看着王东他们走到我跟前,坐在床边,我笑着说:“东哥,你们没事吧!”

 

“没事。”王东摆摆手,一只手拍拍我的腿,看着我说:“倒是你,怎么样了?”

 

“我也没事,挺好的。”我嘿嘿笑了笑,王东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这就家伙也真够狠的,对自己下手都这么猛。”

 

“沈耀,说真的,我现在才知道霞姐为啥说你是她小弟,就连我都开始佩服起你了。”韩世超很认真的说。

 

我有点无语,我也没承认过自己是高瑞霞小弟啊!看韩世超这小子的表情,好像做一个女人的小弟还很光荣似的。

 

我没纠结这事情,问李子杨后来怎么样了?我担心事情闹的太大,到时候又连累了他们四个。

 

“跑了。”王东吐出一口气,本来想抽烟来着,结果看了看我,又把烟给放下去了,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苹果,泄恨似的咬了一口。

 

“玛德,这次算这孙子跑的快,不然抓住这小子,我废了他。”李强有些不甘。

 

“耀哥,虽然李子杨跑了,可是他带来的那些人,一个没跑掉,都被打成了猪头,嘿嘿……”王震咬着一个苹果,喜滋滋的插了一句嘴。

 

我感激的看了他们四一眼,心里很是感动,我担心他们又去找李子杨,于是说:“东哥,李子杨我自己亲自去找他算账,这事你们别插手。”

 

“小耀,你可想清楚,李子杨这家伙可不会和你单挑。”王东皱了皱眉头。

 

韩世超他们也劝我别冲动,其实我想的很简单,就是用自己的实力,和李子杨好好打一架,他那么对李可欣,我不亲手揍他一顿,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知道东哥,我心里有数。”我点点头,听见我这么说,王东也不在说什么,在我肩膀上拍了两下,说有需要直接告诉他。

 

后来,我们又聊了很多,都是在听他们再说怎么揍那群瘪三,一直聊了一个多小时,因为晚上还有晚自习,王东他们就走了。

 

临走之前,还不忘让我在这好好休息,说到时候来接我出院。

 

我心里暖洋洋的,有这么一群兄弟的感觉,真是好。

 

王东一群人前脚离开,我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一看,是那个‘两腿之间、罪恶深渊’给我发来的信息,她竟然说……

她给我发了个信息,说今天没时间,明天晚上见面。

 

我现在才想起来,今天晚上约了‘两腿之间、罪恶深渊’,要不是她发信息给我,我都忘记了。

 

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我说没事,那就今晚再见。

 

她没回我信息,我也没追问下去,一直在捉摸着怎么找李子杨报仇。

 

等到李可欣回来,我才收敛了心神,当时天也不早了,我说:“可欣姐,你去上课吧!”

 

她皱了皱眉头。“你一个人在这没事么?”

 

“没事的。”我笑了笑。

 

她摆摆手,拿起一个苹果,一边削皮一边说:“我还是在这看着你,心里放心些。”削完皮,她把苹果递给我,笑着说:“吃一点。”

 

“嗯!”我心里暖暖的,接过苹果咬了一口,甜甜的,可更甜的却是心。

 

吃过苹果的时候,我和李可欣聊着天,只是她一直心不在焉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一样。

 

她没说,我也没问。

 

一直到晚上十点,李可欣才催促我睡觉;那晚,她一直陪在我身边……

 

第二天早上,她要去学校上课,临走之前嘱咐我在这好好呆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相关文章